|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男上女下 >第090章三十塊干一天

第090章三十塊干一天 (1/1)

小說名稱《男上女下》 作者:柴刀穆  更新時間:2013-11-27 11:46  字數:2505

?感覺到王騰的手隔著內衣罩子壓在自己的胸脯上,劉艷就呼吸急促起來,全身酥軟,忍不住輕輕靠在了王騰的身上。網

內衣罩子剛剛套在劉艷胸脯上的瞬間,王騰就好像是從劉艷的後面抓住了那兩團綿軟一樣,雖然說隔著內衣罩子,但就是因為這樣,他才越發的興奮。兩手抓著劉艷的胸脯,他忍不住輕輕揉了揉,劉艷挺拔渾圓的胸脯頓時就有變形的跡象。而與此同時,劉艷也輕輕的哼了一聲:「嗯……」

她的呻吟溫柔得能融化任何男人的堅持,也就是因為這一聲輕吟,王騰的手忍不住一抖,原本準備給劉艷穿上內衣的他不禁將內衣罩子丟在地上,旋即雙手抓著劉艷胸前的兩團綿軟,五指猶如和麵糰一樣揉搓著那兩隻渾圓鼓脹。

「弟……」劉艷輕輕的掙紮起來,她抓住王騰的手,五指無力的按在王騰的手背上,似在抗拒,更似在給王騰助力。同時,她原本靠在王騰懷裡的身體也輕輕的晃動起來,胸脯輕輕的朝王騰的雙手迎去,好似要掙扎著離開王騰的身體。

劉艷這種欲拒還迎的嬌媚舉動更是讓王騰興奮,他非但沒有放開劉艷,反而更加賣力的揉搓那兩團柔軟,與此同時,他騰出一隻手慢慢朝劉艷的下身移去。

滑過劉艷平坦的小腹,王騰的手就從劉艷的肚臍處伸進了劉艷的褲襠里。他能清晰的觸摸到劉艷小腹下的絲絲毛髮,毛絨絨軟乎乎的。

因為緊張,劉艷褲子里的肌膚有些濕潤,就好像是剛剛洗過澡一樣,王騰愛不釋手,在她小內褲的邊沿不停的撫弄。

「嗯……」興許是酥麻難耐,抑或是在迎合王騰,劉艷輕輕踮起腳尖,好讓王騰的手能摸到更深的地方,而與此同時,她扭頭迎上王騰正在吻她耳垂的唇,兩人的唇舌緊緊的交織在一起,發出一陣陣吧滋吧滋的聲音。

劉艷踮起腳尖後,王騰的手就很順利的伸到了她的大腿根部。隔著劉艷身上那條被肥臀撐得圓鼓鼓的小內褲,王騰伸出食指在劉艷的大腿根部輕緩的摳弄起來,小內褲褲底已經開始濕潤,一道有姆指來寬的凹陷緊緊貼在劉艷的大腿根部,王騰食指扣動的同時,大拇指撐開內褲褲底,順著小內褲的縫隙就伸進了小內褲裡面。

「啊……嗯……不要……」感覺到王騰的拇指已經就逼近自己的粉色長河,此時正在那濕漉漉的河堤邊遊走,劉艷的呻吟聲就開始變得急促起來,全身毛孔開合,整個人不停的顫抖著,雙腿更是忍不住緊緊夾住王騰的手。

王騰對劉艷很溫柔,被劉艷這麼一夾,他的手動起來就有些困難了,但是剛剛伸進劉艷小內褲里的大拇指還能動,大拇指好像探入劉艷大腿根部的蛇,晃動著靈活的身體,在劉艷那條濕漉漉的粉色長河河岸邊四處遊走,劉艷的下面非常的濕潤,偶爾大拇指輕輕一壓就能進入那條粉色長河。

被王騰這麼挑逗,劉艷覺得下面越來越熱越來越癢,索性輕輕張開緊閉的雙腿,整個人躺在王騰的懷裡,她的晴欲已經被挑起,此時的呼吸急促而清晰,口鼻間不停的發出哼哼唧唧的嚶嚀。

王騰見火候已到,那只在劉艷胸脯上撫弄的手就伸向劉艷的腰間,輕輕一拉,把劉艷身上的褲子給脫到了膝蓋處,與此同時,他一路順著劉艷的背脊往下親吻,他每吻過一個地方,都要重重的吮吸,然後就會在劉艷潔白的肌膚上留下一個深深的紅色印記。

感覺到王騰快吻到自己的腰臀處,劉艷配合的撅起肥臀,身子向前傾,兩隻手扶著床沿,呈弓形背對著王騰。

這個姿勢使得劉艷那還被小內褲包裹著的臀瓣子非常的豐盈,王騰的手撫摸上去的時候,又軟又滑,他摳著內褲的褲頭,一邊往下拉一邊吻上去。

等小內褲被脫到劉艷的膝蓋處時,王騰的舌頭已經壓在劉艷的臀瓣子之間,他雙手掰開那兩瓣緊緊貼在一起的肥碩,指頭滑過那道縫隙間,儘是濕潤滑膩的雞蛋清。

王騰急匆匆脫了褲子,挺著面前那早已硬得不行的東西就從後面進入了劉艷的身體里。

「啊……」興許是因為劉小美不在家,劉艷的聲音放得很開,絲毫沒有一絲一毫的壓抑,當王騰的那個東西進入她的粉色長河的瞬間,她雙腿忍不住一下子夾緊。

本來這種從後面進入的方式已經讓王騰覺得劉艷的粉色長河非常的狹窄,劉艷再這麼猛的夾緊雙臀,王騰頓時就有一種想要噴薄的衝動。

王騰忙長舒了一口氣,極力剋制著要飛入雲端的感覺,他雙手掰開劉艷兩瓣夾緊的臀瓣子,然後開始一進一出的在那條粉色長河裡縱橫馳騁。

……

這一夜,姐弟倆也不知折騰了有多久,大床被弄得咯吱咯吱的搖晃,好像要散架一樣,兩具胴休不知道疲憊一般,瘋狂地索要著彼此的身體。

終於,伴隨著王騰一聲低沉的悶吼,屋子裡頓時安靜下來。

劉艷光著身子仰躺在床上,全身滿是晶瑩的汗珠,她彷彿累得連呼吸的氣力都沒有,微閉著雙目,胸前的兩座高聳一上一下浮動著,猶如快要坍塌的高山。

次日一早,天還沒亮,王騰又和劉艷在床上經過一番雲雨,姐弟倆才戀戀不捨的起床。

今天是挖白朮的第一天,匆匆吃過早飯,王騰就牽著家裡的騾子,和劉艷一起去往白朮地。

遠遠的,王騰就看到白朮地里圍著好多女人,三三兩兩的圍在一起說笑,這些女人都穿得花花綠綠的,不時有鬨笑聲傳來。就好像山上的黃鶯鳥,一片鶯鶯燕語。

劉艷看到那些女人,無不得意的對王騰說:「怎樣,這些人可都是你姐雇的,厲害吧!」

看到劉艷那精緻的臉頰,王騰真想湊上去吻一口,但有這麼多人在,他膽子再大也不敢,只能悄悄的說:「我姐當然厲害了。」

兩人說話間,已經來到白朮地,一眾三十多個村裡的女人看到劉艷,都紛紛打招呼。眾人寒暄了一會,劉艷就站到一處高地上說:「姐妹們,感謝你們能來幫我家的忙,昨天說好的三十塊錢干一天,你們放心的干吧!我現在先教你們怎麼挖白朮,大家都仔細的學,要是挖壞了可就不值錢了。」說著,她拿起鋤頭下地開始演示挖白朮的種種技巧。

王騰被晾在一邊,昨晚實在太累了,到現在還渾渾噩噩的,閑著無事,就找了塊陰涼的草地躺下打盹。哪知道躺下來還沒一會功夫,遠遠就走來一個女人。

眯著眼的王騰看到來人是春花,心思就開始活絡起來:「她不在地里挖白朮,來找我幹什麼?」跪求分享

最少錯誤請到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