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男上女下 >第077章劉麗的胸脯

第077章劉麗的胸脯 (1/1)

小說名稱《男上女下》 作者:柴刀穆  更新時間:2013-11-21 21:17  字數:2426

摟著懷裡半遮半掩的孟媛,感受著孟媛身上夾雜著酒精的體香,尤其是那只有一條白色小內褲包裹著的渾圓,王騰的褲襠就忍不住一陣躁動,不知不覺,他下面那個堅挺的東西已經抵在了孟媛圓鼓鼓的臀瓣上。

見孟媛不再掙扎,湊在她耳邊的王騰又輕聲說:「孟媛姐,我放開你你不要叫,可以不?」說這話的時候,他乾涸的喉嚨一陣顫抖,按在孟媛小腹的手情不自禁輕輕動揉了一下,孟媛的身子非常的柔軟,王騰的手只輕輕的動了一下,平坦的小腹就微微塌陷,就好像孟媛故意吸氣的一樣。隔著裙子,王騰可以摸到孟媛小腹上的肚臍眼。

本來喝了酒渾身就燥熱,這時候王騰又是抱著孟媛的,男人特有的氣味讓孟媛感覺有些窒息,暈暈乎乎的她聽王騰說要放開她,忙輕輕的點頭,鼻息中發出近似於夢囈的話語:「嗯!」

見孟媛點頭答應,王騰心裡好一陣失落,要是孟媛不答應,他就可以多抱抱這誘人的胴休了。但是現在劉麗趴在飯桌上,而李八斤就躺在沙發上打鼾,雖然李八斤距離劉麗的身體最起碼也有差不多一米的距離,可王騰還是覺得心裡不是滋味,他現在就想著先把劉麗扶去睡覺。所以,孟媛點頭答應後,他就輕輕把捂著孟媛的手拿開,但放在孟媛小腹上的手卻怎麼也捨不得移開分毫。

「耍流氓呢?」哪知道孟媛一獲自由,立馬就返身一拳打在王騰的胸口,低聲罵了句,然後就往裡屋跑去。

「……」孟媛撒丫子跑動的時候,兩隻手捂著臀瓣子,動作異常的別捏,可即便如此,那兩條修長的美腿和大腿根部的白色小內褲還是被王騰看得一清二楚。

此時的王騰捂著剛才被孟媛打了一拳的胸口,眉頭緊鎖,看上去一臉的痛苦。當然,孟媛一個姑娘家,倉促中的一拳當然不會對王騰的身體造成多大的傷害,而真正讓王騰覺得心裡失落的,是因為孟媛當時打了王騰後的眼神。

王騰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漂亮的孟媛眼裡的恨意會那麼讓人心酸,就好像兩人有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似的,那種陌生的眼神,讓王騰很有挫敗感。

從大姐劉艷開始,不管是初戀趙紅酥,嫂子沈青青,人妻徐丹鳳,哪一個不是手到擒來?可為什麼到了孟媛這裡就不行了呢?而且王騰雖然對孟媛有那種心思,但當時真的只是怕吵醒劉麗才會捂著孟媛的嘴巴的,造成的身體接觸那純粹就是生理反應。

看到孟媛輕輕把卧室的房門關上,王騰的心裡一陣失落,但旋即又下定了決定,有一天,一定要讓孟媛心甘情願成為自己的女人。

偌大的客廳里靜悄悄的,滿桌的狼藉,劉麗一個人趴在飯桌旁,她的睡相非常的文靜,趴在桌旁的她規規矩矩的,就好像一隻乖巧的小貓咪,一頭如雲的長髮披散在肩頭,身上那件白色的T恤給人一種鄰家女的清純感。

因為趴在桌上,胸前飽滿渾圓的鼓脹壓在桌沿上有些變形,隨著她的呼吸,兩團綿軟輕輕的跟著一上一下的浮動。

王騰這時候剛剛睡醒,酒勁還沒去,腦袋暈沉沉的,走路也有些不利索,他在屋裡晃蕩一圈,看到客房後,才搖搖晃晃著準備扶劉麗去睡覺。

站在劉麗的身旁,王騰就聞到劉麗身上散發出來的酒味,混合著劉麗身上好聞的香味,王騰感覺心裡怪怪的,彷彿褲襠里的東西又漲了不少。

他彎腰去扶劉麗的時候,一隻手扶著劉麗的胳膊,一隻手伸向劉麗的胸前,本來是準備把手伸到劉麗的腰腹的,哪知道迷糊中竟然一下子就把手按在了劉麗的胸脯上。

頓時,一股綿軟肥碩的舒暢感覺自王騰的手心傳遍全身各處,他的手一陣顫抖,忙滑到劉麗那團渾圓的下方,借著酒勁,一鼓作氣把劉麗給扶了起來。

劉麗剛被王騰扶著站起來就醒過來,不過她現在還是暈沉沉的,迷迷糊糊看到扶自己的王騰,她忍不住喊了聲:「弟!」旋即整個人都貼在了王騰的身體上,「我好睏哦!」

「姐,堅持住,我現在就扶你去睡覺!」劉麗整個人好像沒有骨頭一樣躺在王騰的懷裡,口鼻壓在王騰的臉頰上,溫熱的呼吸扑打在王騰的臉頰上,她的胸口這時候完完全全就貼著王騰的胸膛,身上那件T恤也滑到了腰際上面,王騰的手完全就是放在劉麗光滑的肌膚上的。

這種耳鬢廝磨的誘惑讓王騰心裡撲通撲通跳個不停,要是懷裡的人換成別的任何女人,他當時就忍不住要干那男上女下的事兒。

好不容易,又是捱著踉踉蹌蹌的身體,又是壓抑著內心的**,王騰終於把劉麗給弄到了床上。

劉麗剛剛被王騰扶著躺在床上的時候,衣服凌亂,衣角差不多都滑到了胸口,隱約可見渾圓的內衣罩子。王騰不敢多看,忙把劉麗的鞋子給脫了,看到劉麗那雙精緻的腳板,王騰有過短暫的失神,但現在最重要的還是趕緊離劉麗遠遠的,要不然天知道待會會發生什麼事。所以,王騰脫了劉麗的鞋子後,就匆匆忙忙給劉麗蓋上被子,被子里只露出劉麗天使般的面孔,其他的全部都蓋得嚴嚴實實的。

看著劉麗即使熟睡也能讓人著迷的臉蛋兒,王騰長舒了一口氣,口中喃喃自語的說:「姐,好好休息!」說著就轉身準備出門。

哪知道剛走了沒幾步,躺在床上的劉麗就開始說夢話:「渴……好渴……弟……弟……姐好渴……」她說話間,已經一腳把蓋在身上的被子給踢翻,看那架勢,應該是想起床。

王騰一陣頭疼,忙又走到床邊,兩手壓著劉麗的雙臂,說:「姐,你醉了,哪能起來啊,好好躺著,我去給你拿水來喝!」

聽到王騰的說話聲,劉麗雖然是微閉著眼的,但還是乖巧的點頭,人也不再像剛才那麼胡亂的動來動去的,她安靜地平躺在床上,因為兩條手臂被王騰壓著,胸前的兩團綿軟就顯得格外的碩大,被衣服包裹著的兩隻脹鼓鼓的饅頭好像要呼之欲出一樣。

而且兩手壓著劉麗手臂的王騰這時候呈半彎腰的姿勢正對劉麗,距離劉麗最多不超過二十厘米的距離。

如此近距離看著劉麗胸前的波濤,王騰只覺得口乾舌燥,尤其是看到劉麗微閉著雙眼的時候,他就在心裡暗暗的想:「反正姐是閉著眼睛的,我親一下她也不好說什麼的?」想到這裡,他就忍不住將頭埋向劉麗那雙正在隨著呼吸而上下浮動的胸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