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男上女下 >第074章空手套白狼(二)

第074章空手套白狼(二) (1/1)

小說名稱《男上女下》 作者:柴刀穆  更新時間:2013-11-21 21:17  字數:2494

「是啊,孟叔叔!」劉麗說話的語氣自有一種甜膩,軟綿綿的,聽得孟自強滿臉堆笑,精氣神也好了不少,這個丫頭,實在是太惹人疼愛了。..

不過,孟自強看到王騰和李八斤的時候,神色就微微一變,言語中頗有幾分生分的問:「這兩位是……」

幾年前李八斤是在孟氏建築公司旗下的建築隊工作,不過後來去了外省打工,現在回到孟氏建築公司旗下的建築隊也就幾個月的時間,孟自強在家中幾年,早已忘了李八斤是誰。

看到孟自強的言語不對,劉麗忙站起來說:「孟叔叔,這位是我弟弟王騰,這位是我們村的李八斤。」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擔心王騰不受孟自強的待見,劉麗說話的時候,急得滿臉緋紅,看上去越發的動人。

「哦,這樣啊!」孟自強的臉色稍稍緩和了一些,但對王騰和李八斤這兩個穿著老土的人的態度還是不溫不火。

王騰是個自來熟的性格,才不管孟自強看得起看不起自己,一臉熱情的說:「孟叔叔好!我這次來多有唐突,不知道打擾到孟叔叔沒有?」

「哪兒的話!你們這些年輕人能來看我這個老頭子,我高興還來不及呢。」孟自強沒想到王騰說話竟然有些文化水平,一點也不像他認識的那些只知道悶頭干體力活的農民,說話的語氣也軟和了不少。

如此你來我往的,這一老一少竟然就閑聊了差不多半個小時,談話的內容更是從菜市場的白菜引申到奔月工程。

旁邊的幾個根本就插不上話,李八斤傻愣愣的看著王騰,劉麗則一臉的痴迷,聽得如此陶醉,可一向性格大大咧咧的孟媛就受不了了,她忍不住問王騰:「你不是說要買我們家孟氏建築公司的證照的嗎?」

「嗯?」孟自強微微一愣,看王騰的眼神多了幾分奇異的神色。

王騰尷尬的笑笑,心說,這個孟媛真是個大嘴巴,本來他是準備先和孟自強套近乎的,既然孟媛都說了,王騰也不好再藏著掖著,索性開門見山:「孟叔叔,我這次來確實是為了孟氏建築公司的證照,不知道孟叔叔是個什麼想法?」

「蒙氏的證照嗎?」孟自強說話的同時,眼睛把王騰上上下下又重新給掃視了一遍,彷彿是要重新認識眼前這位穿著老土、但極擅言談的年輕人,氣氛有瞬間的僵硬,大約過了差不多十秒鐘的樣子,孟自強忽然開口說,「一百萬!」

「啥?」李八斤騰的一下從沙發上站起來,他一輩子也沒聽過這麼多錢,就是想都不敢想,瞳孔驟縮的他說話都是顫抖的,「一……一……一百萬……這是要命哪……」

「咳咳……」王騰反應卻鎮定得多,就好像沒聽到孟自強說話一樣,神色不改。

其實他這時候心裡也是異常的驚訝,不過他非常清楚這時候的氣場很重要。以前讀書那會經常一個人單挑幾個人,他就是憑著這種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的氣場屢戰屢勝。

「對於孟氏建築公司的發展潛力來說,一百萬一點也不多!」王騰也是沉默了差不多半分鐘的時間。在這半分鐘的時間裡,孟自強的眼睛不動聲色地停留在他的臉上,就好像在等著看王騰的笑話一樣。

「……」聽到王騰說一百萬不多的時候,孟自強頓時有些氣悶,這哪裡是一個買家該對賣家說的話,這應該是王騰嫌多的時候他孟自強的話?猝然被王騰給搶了話,孟自強頓感無語,心說,你這是來充胖子的?索性不再理會王騰。

王騰話剛出口,眼神忽然一冷,臉上戲謔之色非常的明顯,他繼續說:「不過,這一百萬是在孟叔叔還能站在工地上的時候,是孟氏建築公司當年最輝煌的時候!」

「你……」王騰這話再具體不過了,也的確戳中了孟自強的軟肋。如果他還有精力繼續經營孟氏建築公司,又何必急著出手?而且在此之前,已經有幾個買家和他談過,但最終雙方的意見都沒能達成一致。

可總這麼下去不行啊,孟自強的身體一天天的垮,公司也跟著一天比一天衰敗,如果再不出手,到時候證照根本就值不了錢。所以,為了賣證照的事情,孟自強天天躺在輪椅上唉聲嘆氣的。

「王騰,你太過分了!」看到孟自強一臉的豬肝色,孟媛一陣心疼,忍不住就開口爆粗,「你這是存心來羞惡我們父女倆的?」

「孟叔叔!」王騰根本就沒理會孟媛,繼續看著孟自強,一副很認真的神情,「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在我之前,一定還有其他人和你談過購買證照的事情!」

「……」孟自強再次無語,這王騰是神仙還是妖精,怎麼次次都能說中他的要害?他長長的舒了口氣,然後沙啞著嗓子說,「我現在可以肯定你有能力接手孟氏建築公司,但是買證照也不是幾句嘴皮子的事情,那種空手套白狼的伎倆我這個老頭絕對能分辨得出來。我現在就想聽聽你給的籌碼是不是能誘惑我。畢竟,沒有錢,談什麼都是白搭!」

「這個我自然清楚!」王騰點點頭,繼續說,「說實話,我不是商人,商道那一套一套的爾虞我詐和虧盈策略我是一概不懂,我這次之所以要買孟氏建築公司的證照,完全是為了村裡人著想,為後代子孫著想。相信孟叔叔也聽說過咱杏花村不通路,就是因為不通路,所以村裡窮,窮得祖祖輩輩都是農民,甚至到現在,村裡照明的還是煤油燈!我的老父親,那個一輩子起早貪黑、臉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一輩子勞勞碌碌,去世的時候連棺材都沒得錢買,就一個木箱子裝著就下了土……」說到這的時候,王騰的聲音已經開始哽咽,微紅的雙目好像是一隻受傷的猛虎。

劉麗鼻子也是一酸,坐在王騰身邊的她忍不住抓著王騰的手,她的手心軟軟的,溫熱溫熱的,讓王騰心裡不由一陣感動。

「要想富,先通路!」他繼續說著,「咱村裡這次好不容易有了這種機會,身為杏花村的一名農民,我覺得我可以做的,一定要盡全力!」

「我當然不是那個能把太行、王屋夷為平地的愚公大聖,將來我的子子孫孫也未必能堅持下去!但是,我的拳頭和力氣,甘願為此耗費畢生!」說話間,王騰把兜里揣著的八萬塊輕輕放在茶几上,「我的目的是修路,孟叔叔的目的是盈利,所以,我的籌碼就是我用四十萬買斷孟氏建築公司的證照,在以後的經營過程中,虧本是我的,盈利的話,我們二八分!至於公司的財會,完全由孟叔叔來掌控!」

「這個籌碼,夠嗎?」一口氣說完後,王騰看向孟自強,把最終的決定權交到了孟自強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