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男上女下 >第064章一夜暴富

第064章一夜暴富 (1/1)

小說名稱《男上女下》 作者:柴刀穆  更新時間:2013-11-16 11:39  字數:2532

雖然還沒到真正收成白朮的時節,但所謂物以稀為貴,很多種植戶為了能賣個好價錢,都會提前收成。

劉一手的想法估計也差不多,他下到地里,拿起地上的鋤頭就挖了一根,他雖然上了年紀,看行頭也不像是莊稼漢,但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是個鋤地的好手,鋤頭在他的手裡就好像有了靈性一般,一鋤下去就把一塊白朮挖出來,而且一點也沒有損壞到白朮。

被劉一手挖出來的白朮約莫有大拇指粗細,不算大也不算小,看到這個白朮,劉一手微微搖頭,旋即又挖了一根,這塊差不多有巴掌那麼大小,劉一手暗暗點了點頭。

王騰奇道:「劉叔,你幹啥呢?」

這時候劉一手已經把鋤頭放下,他撿起幾塊挖出來的白朮,說:「白朮已經成熟了,怎樣,你要不要賣給我?」

賣,王騰當然想賣,要不然憑他一個人,能不能找到銷路都很難說,而且即使能找到銷路,從地里挖出來,再費時費力把白朮運到山下,這工程,他想都不敢想。王騰估摸了下,如果自己去找銷路,賣白朮的錢起碼有一半以上要花在運輸上,畢竟沒有誰比他更清楚從杏花村下山的路有多難走,別說車子開進來,就是人下山都很費勁。可以想像王騰僱人把一麻袋一麻袋的白朮扛下山的花銷。

所以,當王騰聽說劉一手是要來買白朮的時候,他就開始在心裡盤算著這筆生意該怎麼談下來。所謂親兄弟明算賬,更何況王騰是那種半點虧都不會吃的人,雖說劉一手對他有恩,而且還和劉明全關係很好,但畢竟一碼歸一碼,而且為了這塊白朮地,劉明全不知道費了多少心思,王騰怎麼也不可能讓劉明全的付出和收穫不成正比的。

因此,當劉一手主動提出要買的時候,王騰就說:「劉叔,我賣肯定是想賣給你,但是具體也要談談價錢怎麼的,我可不能虧了你。」

「臭小子!」劉一手指著王騰笑罵道,「我倒想聽聽你想和我怎麼談這個不讓我虧的價錢!」

「這樣,天色也不早了,要不咱回村裡坐下來慢慢談?」王騰說著,生怕劉一手不願意似的,又對劉艷說,「姐,待會把咱家的大母雞給宰了,再燒幾個好菜,讓劉叔下酒!」安排好了飯菜,王騰才又對劉一手說,「劉叔,你看……」

「好小子,走唄!」劉一手對王騰從來都是笑臉相迎,好像天生就喜歡王騰一樣。

聽到劉一手答應到家裡談,王騰心下大喜,忙在前邊領路,一路上,王騰問了劉一手很多關於白朮方面的問題。

諸如白朮的畝產量、市場價等等,劉一手也都一一解答給王騰聽。

按照劉一手的說法,白朮的畝產量很不好估量,好的一畝能產五六百斤,差得一畝也就七八十斤,至於白朮的市場價,也和畝產量一樣不好估算,好的能賣幾十塊一斤,差點卻只能賣幾塊。

然後,劉一手又說了他對王騰家白朮的估價:「以我的眼光來看,你這白朮估摸著畝產量應該在兩百斤以內,至於價錢嘛,我最多能給十塊錢一斤。」

「啥?」聽到劉一手這麼說,王騰當時就不樂意了,原本一臉笑容的他一下子站在原地,說,「劉叔,你當我是賣白菜呢?」

「小子,別那麼沖嘛!」劉一手見王騰一臉的不樂意,也沒生氣,仍舊溫文儒雅的說,「你不是說要回去談談嗎?怎麼,現在就不想談了?」

「……」王騰暗暗在心裡把劉一手咒罵了一遍,這才一臉不爽的繼續帶著劉一手往山下走。

很快,幾人就到了王騰家。

王騰搬了兩根凳子出來,和劉一手一人一根面對面坐下,劉艷和徐丹鳳則進屋裡燒菜做飯。

「劉叔,不是我不賣給你,你剛才出的價也太低了?」王騰苦著臉,很有些不爽的說,「你別以為我不知道,就我家這白朮,在市面上最起碼也得二十多塊錢一斤的。」

「哦?」劉一手聽王騰這麼一說,頓時來了興趣,「你聽誰說的?」

「不瞞劉叔,我前不久曾拿著我家的白朮去鎮上的農牧局問了專家,都說我家的白朮長得好。」王騰為了能估價,可是花了好些功夫讓趙大錢出馬,才把這價格給估出來的。當時農牧局有心想把王騰家的白朮給銷出去,這樣也算是鎮農牧局做出的業績,可惜杏花村的路實在不方便,找了好幾個大賣家人家都不願意,這事也就不了了之。

「你小子是人精?居然還想到找農牧局!」聽王騰這麼說,劉一手不禁讚歎了一句,但旋即就笑著說,「我說的十塊錢是你凈賺!你要不信,我給你算算?」

「你……」王騰臉上的肉不停的跳動著,看劉一手的眼神也多了幾分凝重,的確,這筆帳他不是沒有算過,單說要把那百多畝的白朮從地里挖出來,要是他一個人來,累死了也幹不成。那就只能僱人,而僱人的話,這筆錢就不知道得花多少,另外,還需要人力把一麻袋一麻袋的白朮從山上背到村裡,又要從村裡背下山,再從公路上打車到鎮上。想一想,這是多麼費時費力費錢的事?

王騰當然想到了這些,只是他覺得不甘心,明明可以賺一大筆的,可就因為交通問題,自己就得少賺一半,這讓王騰莫名的失落。

「看樣子你也算過這筆賬的?」將王騰的表情看在眼裡,劉一手又說,「要不你再考慮考慮?」

王騰沒有再說話,他看著遠山埋劉明全的方向,良久良久,他忽然說:「十八塊錢一斤,少一個子我寧可讓它爛在地里!」說這話的時候,他全身都在哆嗦,坐在凳子上的他眼珠子里有一絲淚花閃現。

看著王騰,劉一手也是沉思了許久,才終於說:「咱先擬個合同,然後你隨我去鎮上拿定金!」

……

當即,王騰從屋裡拿來紙筆寫了份合同,雙方簽字後,連飯也顧不得吃就徒步下山,到鎮上已經是晚上。

劉一手開著拖拉機在一家銀行門口停下,沒一會從銀行出來的時候,他手裡提著個黑色的塑料袋,袋子里裝著四四方方的東西,看上去沉甸甸的。

「這是十萬的定金!」劉一手將塑料袋遞給王騰,「剛從銀行里取出來的,你要不要存進去?」

此時王騰的心已經跳到了嗓子眼,身體到處都在顫抖,說話是說不清楚的,只得搖搖頭,然後伸手接過那將近三斤重的黑色塑料袋。

下一刻,他抱著塑料袋轉身就往回跑,比兔子還快,邊跑邊哭,邊哭邊跑。

到家門口的時候,也不知是晚上幾點了,他急匆匆推開院門,然後猛的一下子跪倒在地上,仰頭扯著嗓子哭喊:「爸,咱家一夜暴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