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男上女下 >第056章偷窺徐丹鳳

第056章偷窺徐丹鳳 (1/2)

小說名稱《男上女下》 作者:柴刀穆  更新時間:2013-11-14 01:25  字數:3323

劉麗出奇的安靜,好像沒注意到王騰投來的目光一樣,只顧著埋頭嗑瓜子,臉頰緋紅一片,兩隻腳懸掛在床沿上晃悠著,也不知道在想什麼,直到孟媛輕輕的推了她一下,她才慌亂地看了一眼王騰,旋即又把視線移到自己手上的葵花殼上。..

「那個……那個……」支支吾吾的,只顧著臉紅心跳,劉麗堵在嘴邊的話怎麼也說不出來。她這麼久沒有和王騰相處,想和王騰去開房的,雖然她是王騰的二姐,可這種話又怎麼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出來?

而且劉麗對孟媛實在是太了解不過了,別看這個身著黑色風衣、腳踏高跟鞋的美女閨蜜一副弱女子的形象,可追男人那是一等一的好手,只要孟媛看上的男人,就沒一個能逃得脫她的惑魅。

劉麗早就注意到孟媛看王騰的眼神閃著飄忽不定的光芒,王騰真要和孟媛去了宿舍,那還不被吃了去,所以,劉麗哪裡捨得讓王騰去自己的寢室睡覺?

可現在有什麼辦法?她要是不同意,那不就是不自信?

電光火石間,劉麗的腦海里不停的閃過各種各樣的念頭和假設,終於,她才紅著臉說:「你想去就去,問我做什麼?」

「就是嘛,別總什麼都問你二姐,看把你二姐給憋得都發燒了!」冰雪聰明的孟媛和劉麗相處了幾年,哪裡不知道劉麗的心思,於是故意打趣,說著還要伸手去摸劉麗的額頭。

劉麗一巴掌把孟媛伸來的手給打回去,不懷好意的說:「我看你才是發騷了呢!」

看到幾人決定下來,徐丹鳳不放心孩子,只能不好意思的乾笑著說:「這樣,你們幾個去睡,我就在這裡和孩子湊合著睡。」說著這話的時候,她的眼神瞟了眼王騰,捉摸不透的眼神里透著絲絲的不舍。

劉麗和孟媛也都知道徐丹鳳說的是事實,總不能徐丹鳳和她們去學校睡覺,而把剛剛滿月的孩子一個人丟在病房裡,這要是被哪個手腳不幹凈的給撞到,保不準第二天孩子就沒了。於是,兩女頓時就開始犯愁,畢竟如果徐丹鳳不去,王騰肯定也不好去的,總不能他一個大男人留著徐丹鳳這個女的一個人守孩子不是?

果然,徐丹鳳話剛說完呢,王騰就說:「丹鳳姐,你和我二姐她們去休息,我在這守著。」

「這怎麼行?」徐丹鳳面露尷尬之色,忙推說,「你能幫我把孩子送到鎮醫院,我已經很感激了,怎麼好意思讓你幫我熬夜守孩子?」

「……」劉麗和孟媛對視一眼,紛紛苦笑。

一直拖到差不多晚上十二點,看到大家都困了,王騰終於不舍的下了決定:「二姐、孟媛姐,你們還是回去休息,明天還得上課的!」

劉麗和孟媛沒辦法,只得戀戀不捨的回去,臨出門前,孟媛用一種玩笑的語氣對王騰說:「王騰,有時間我想讓你二姐帶我去你家玩,你歡迎不?」

「啊?」王騰吃了一驚,他倒是歡迎啊,可家裡就一鋪床,難不成晚上幾個人一起滾床單?這讓他更加堅定了趕緊蓋新房子的決心,心說,一定要在孟媛去家裡之前蓋起新房子。

「這麼吃驚?」孟媛的柳眉微微一蹙,以為王騰是不願意,心裡頓覺失落,說話的語氣也酸楚了起來,「難道不歡迎啊?」她好看的眼眸里,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失落,這還是她第一次在異性面前吃癟。

「不是不是……」看到孟媛神色變化,王騰忙說,「我是在想到時候怎麼款待你呢!要不我在村頭放鞭炮接你?」

「放鞭炮幹啥?你當我要嫁給你啊,美得你!」王騰的一句玩笑話,頓時吹散了孟媛心裡的失落,孟媛心說,看來是自己太敏感了。她臨走的時候笑得很開心,好看的臉頰上洋溢著濃濃的甜蜜,這種感覺是她從未在其他異性身上感受到的。

趁著孟媛和王騰說話的當口,劉麗就靜靜的站在門口,她只是和徐丹鳳說著告別的話,沒有看王騰一眼,可是滿腦子都是王騰說話的聲音,即使她再怎麼刻意不去看王騰,可眼睛裡全是王騰的樣子。這一刻,她真的好想和王騰單獨相處。可是自己是王騰姐姐,有些話又如何能說得出口?暗暗的嘆了口氣,她將滿心的希望寄托在了明天。

明天是個很玄妙的時間名詞,可能睡一覺睜眼就到了,也有可能永遠也不會來。

「二姐,孟媛姐,你們路上小心!」當王騰在鎮醫院大門口和兩女告別的時候,不知道怎的,劉麗抑制不住的感覺到鼻子酸澀,還沒來得及勸自己不要哭呢,眼淚已經不爭氣的滑過她的臉頰。

那一刻,劉麗失去了所有的理智,連手腳都不聽使喚,一下子就撲倒在了王騰的懷裡。

王騰也是心中一動,將他女神般的二姐緊緊抱在了懷裡,他把額頭壓在劉麗的頭上,聞著劉麗頭髮絲里的香味,感受著劉麗胸前的柔軟緊緊的貼在自己的胸口,讓王騰覺得彷彿又回到了當年那個下雨天的玉米垛子里。

許久許久,兩人才戀戀不捨的分開,一個是穿著土鱉的農民子弟,一個是美得讓男人流口水的妙齡女孩,不知羨煞了多少來來往往的路人。

王騰伸手親昵的擦拭著劉麗臉頰的淚水,說:「二姐,在弟面前還哭,不怕我笑話?」

「撲哧……」一下子被王騰逗得笑起來,劉麗抓起王騰的衣服就使勁的擦拭臉頰上的淚花,鼻涕眼淚口水蹭了王騰的衣服上到處都是。

「那我回去了?」剛剛哭過的劉麗猶如雨後的蘭花,嬌滴滴的,看上去越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