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男上女下 >第048章干架

第048章干架 (1/1)

小說名稱《男上女下》 作者:柴刀穆  更新時間:2013-11-11 08:19  字數:2686

ahref=target=_blank/a+快速找到本書夜晚的百花鎮可不像杏花村那樣寂靜,華麗的霓虹燈掛在街邊的綠化樹上,明亮的路燈把整個百花鎮照得跟白天似的。ahref=target=_blank/a+快速找到本書

來來往往的人群穿著各色華麗的衣服,尤其是那些三五成群從王騰身邊走過的女人們,鎮上的女人們穿得比杏花村的可大膽多了,看著那一雙雙雪白雪白的大腿,王騰有些不自在。尤其是自己穿了一身很有些土鱉的破舊衣服,因為經常下地幹活,屁股上兩道暗黃色的泥巴印子更是讓那些從他身旁經過的女人們避開。

來到師範中職學校校門口的時候,那些來來往往的年輕男女更是像看怪物一樣對王騰指指點點。

「老公,那土鱉怎麼穿成這樣?」一個依偎在男友懷裡,打扮得很妖艷的女孩指著王騰小聲譏諷,她穿的一身仿冒名牌長裙下,胸部平平的,絲毫沒有女人天生應該具備的誘惑,而且因為常年化妝,滿臉的皮膚到處都是芝麻點,唯一出眾的就是她肥大得近乎畸形的兩瓣臀肉,撐得長裙鼓脹鼓脹的。但是,這個女人實在太瘦,瘦得都皮包骨頭了,所以,屁股越大,越是顯得她長得丑。

最讓王騰噁心的是,她的男友這時候一隻手就放在她的屁股上,時不時會捏一把,那男的也就和王騰一般年齡,長得賊眉鼠眼的,王騰心說,老子要是換一身衣服,就你那慫樣還在這泡妞?而且你泡就泡吧,還整個跟人妖似的。

經女友一指,男的也注意到王騰,當他發現王騰確實長得比他帥時,他就有些不爽了,不過看到王騰的一身穿著,他頓時又覺得自己高大偉岸起來,對王騰嗤之以鼻,然後玩笑似的對他女友說:「寶貝,小聲點,農民一會該打你屁股了。ahref=target=_blank/a+快速找到本書」

「啊喲,噁心死了!」女友說著,撒嬌的往男友身上貼,胸口本就平平的,這麼一貼,好像沒胸似的。

王騰把兩人的話聽了個一清二楚,心裡咒罵著,你姥姥的,農民怎麼了,你們祖宗三代以上全他娘的是農民。

「老公,要不你把他趕走吧,挺礙眼的。」女孩撒嬌的說,她叫任綺麗,師範的學生,和王騰的二姐劉麗一級。她的男友劉天是她的同班同學。任綺麗看中劉天家裡有些錢,而劉天看中任綺麗那雙大屁股,今晚劉天就是準備帶她出去開房瀉火的。

聽任綺麗這麼說,劉天為了表現,就說:「那你可看著!」說完,他痞子味十足的擋住王騰的路。

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王騰挺單純的埋著頭想要避開劉天,哪知道劉天把王騰的忍讓當成軟弱,見王騰埋著頭,他更是囂張,一手搭在王騰的肩上,歪著嘴說:「農民,你要進我們學校,幹什麼呢?」

「找人!」王騰瓮聲瓮氣的說,看了看劉天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手指雪白,一看就是那種靠著家裡好吃懶做的蛀蟲。

「找人,找什麼人?」劉天趾高氣昂的說,「咱師範沒你要找的人!」說這話的時候,他料准了王騰就是個剛進城的農民,於是有些輕描淡寫的說,「快滾吧!」

「嗯?」聽到滾字,王騰眉頭微微一皺,不禁咬緊牙關,陡然,他抬頭瞪視著眼前的男人,森然的吐出幾個字,「你滾!」說這話的時候,本來平日里眉清目秀的他眉頭翹起,尤其嘴角那抹善惡難辨的淺笑更是變得異常的扎眼。

「……」看到王騰突然表現出來的氣勢,平日里欺軟怕硬的劉天忍不住喉頭一陣蠕動,不禁乾巴巴的吞了口口水,放在王騰肩上的手也不忍不住鬆了松。但是斜眼看到一旁興奮,正等著看王騰被趕走的任綺麗,劉天強裝鎮定,梗著脖子硬氣的說:「怎麼說話的,還懂不懂禮貌?」不過這話明顯沒有了之前的戲謔和上位者的底氣。

「滾!」王騰似乎根本就沒聽到劉天說的話,嘴角再度上翹。他這一次的說話,就好像是從腹腔發音的,低沉有力。

「你……」聽到王騰根本就沒有半點退意,劉天越發的覺得心裡玄乎乎的,為了保住氣勢,他原本搭在王騰肩上的手忽然用力抓住王騰的肩膀,「草,別跟老子裝!」

感覺到劉天抓向自己的肩膀,王騰心中發狠,猛然飛起一腳,正中劉天的腹部。

「啊喲!」感覺到腹部一陣鑽心的疼痛,劉天站不住,一下子就仰躺在地上,「你……你你……還打人……」

這一刻,他終於意識到自己惹了一個很棘手的人物,在他的眼裡,王騰就是個瘋子,哪個農民會這麼動不動就打人的啊?王騰顛覆了他對農民的認識。

就在劉天被王騰一腳踢翻的瞬間,周圍頓時湧來一大堆人,大多都是師範的學生,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也有幾個男的認識劉天,看到校友被揍,這些男的不約而同將王騰圍了個水泄不通。

「你誰啊,怎麼還打人?」幾個男的指著王騰問,他們人多,有五六個,也沒把王騰放在眼裡。

原本見劉天被打而躲得遠遠的任綺麗這時候看到這麼多認識的出來幫忙,渾身的潑辣勁就迸發出來,她沖入人群,指著王騰惡狠狠的說:「農民,你敢惹打我男朋友,老娘今天和你不死不休。」她的聲音尖利,比杏花村的那些潑婦都更讓人厭惡。

「滾開!」王騰冷冷一笑,看都沒看幾人一眼。

「喲呵,還罵人呢!」任綺麗仗著有後面的五六個人撐腰,一隻手直接指到王騰的腦門,尖聲尖氣的說,「你爹媽怎麼生你……」

「啪!」任綺麗還沒把話說話,王騰已經一耳光打在她的臉上,硬生生把她的話更堵在了喉嚨口,「不準罵我爸!」王騰森然的說,原本還冷笑著的臉一瞬間陰沉到了極點。

「啊……」任綺麗被一耳刮子打懵了,一聲尖叫,然後就呆愣愣的站著,良久,她的眼淚滾滾而來,忍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出來:「哇哇……嗚嗚……」哭聲很像是牛在嚎叫。

「你……」圍觀助威的幾個男的哪裡想到王騰竟然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打任綺麗,都是一愣,隨即感覺到面子都丟光了,王騰這哪裡只是打任綺麗,分明是在打他們幾個五大三粗的男人的臉。

「哥幾個,削他!」不知道是誰先說了一聲,然後,六個男人各自開始挽衣袖,一副立馬就要群毆王騰的樣子。

「怎麼回事?」就在這時,人群外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這聲音不大,而且給人那種平平淡淡如沐春風的感覺。但是,圍觀的眾人聽到來人說話,紛紛後退,尤其那幾個準備群毆王騰的男人更是心中一凜,忙讓開道。

頓時,王騰看到一個穿著白色運動裝的男生,一米九的樣子,不胖不瘦,臉好像刀削的一樣,菱角分明,尤其是男生的眼睛,銳利得就好像是山頂的雄鷹。看到這個男人,王騰不禁一愣。

柴刀穆VIP群32327358

ahref=target=_blank/a+快速找到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