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男上女下 >第047章五百塊

第047章五百塊 (1/1)

小說名稱《男上女下》 作者:柴刀穆  更新時間:2013-11-11 08:19  字數:2470

ahref=target=_blank/a+快速找到本書開拖拉機的是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五十歲以上的樣子,滿頭的白髮,但是精神卻極好。ahref=target=_blank/a+快速找到本書他看到前方攔路的王騰,他遠遠就開始減速,最後在距離王騰近十步的地方停下。老人看到王騰懷裡抱著的嬰兒,又看到王騰和徐丹鳳一臉的焦急,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二話不說,指了指拖拉機的車廂:「快上車!」

看到老人那幹練的樣子,王騰一愣,這個老人真是像極了他記憶中的一個人,在老人讓他上車的時候,他頓時感覺眼睛濕潤濕潤的,好多話哽在脖子,愣是只說了一句:「哦!」然後就拉著徐丹鳳上了拖拉機的車廂。

拖拉機再次開動,看著王騰懷裡那個臉頰緋紅的嬰兒,他也知道事情緊急,拖拉機一開動就一溜煙朝鎮上狂奔而去。

一路上,誰也沒有說話,老人顧著開車,王騰顧著看路,而徐丹鳳的眼睛緊緊的盯著王騰懷裡的嬰兒。

一直到拖拉機停在鎮醫院門口,王騰都只是一門心思的抱著嬰兒往醫院大門跑,徐丹鳳也是一樣,跟在王騰的後面,因為穿的是毛線織的拖鞋,跑起來很不方便,從山上下來的時候她就脫過一次,這會見情況緊急,又把拖鞋脫了,光著腳跟著王騰。

老人看著王騰和徐丹鳳飛跑的樣子,眼中閃過一絲奇異的目光,彷彿是回想起自己的當年。正當他準備開車離開的時候,他忽然看到王騰把嬰兒拿個徐丹鳳抱著,然後,王騰那小子就撒丫子折身跑回來。

「叔,謝謝你!」王騰在老人的面前深深鞠躬,「救命之恩不敢忘。ahref=target=_blank/a+快速找到本書」

「啊……哈哈……」老人先是一愣,旋即大笑,「年輕人,不就是個順風車嘛,不至於的。」說完,他已經發動拖拉機。

見老人要走,王騰忙又跑到車頭攔著:「叔,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怎麼?你要報答我?」看著王騰一臉的認真,老人饒有興趣的問。

「我……」王騰聽老人這麼說,本來是打算說是的,可一看到老人那近乎戲謔的眼神,他就只能把話哽在脖子口,他很清楚自己現在的狀況,徐丹鳳的小孩馬上就需要治療,自己是拿不出半毛錢的,張大拿每天遊手好閒的,徐丹鳳估計也不會有什麼錢,而且即便有也是徐丹鳳的,和他王騰半點關係都沒有,可是,現在沒有不代表以後就沒有,王騰心中一緊,忍不住脫口而出,「等我哪天發跡了,會這麼做的。」

「那好!」老人眼前一亮,忍不住拍手叫好,「告訴你名字也無妨,我叫劉一手!」

「劉叔,我記住了!」王騰默默記住老人的名字。

「好了,我該走了,你媳婦還在等著呢,快些治孩子吧!」這個叫做劉一手的老人努著嘴看了看站在鎮醫院大門口焦急的徐丹鳳。

「劉叔,你誤會了,她不是我媳婦的!」王騰聽劉一手說徐丹鳳是自己的媳婦。

「那不重要!」劉一手眯著眼,很有些老奸巨猾的笑笑。

「……」王騰本來還想解釋的,但現在不是談這些的時候,得趕緊把孩子送去看病才是眼前最重要的事情,而且他已經知道老人的名字,所以,他就尷尬的笑笑,然後揮手和劉一手告別。

看著劉一手開著拖拉機離開後,王騰才急匆匆回到鎮醫院大門口,看了看徐丹鳳一臉的疲憊和焦急,王騰忙接過徐丹鳳懷裡的孩子,當先就進了醫院大門:「進去吧。」

掛了號,然後就是漫長的排隊等待。好不容易排隊讓醫生診斷好,天都快黑了。

果然不出王騰所料,徐丹鳳全身上下就五塊錢,而且還有幾張一毛的,把孩子送到病房輸液後,王騰全身上下五百多塊就打了水漂,看著坐在病床陪護嬰兒的徐丹鳳,再摸摸自己兜里僅剩的三十多塊錢,想著明天的治療費,他有一種窒息的感覺。尤其是忙活了一天,到現在油鹽不沾,滴水未進,他一蹲在地上,就感覺飢腸轆轆的。心說,徐丹鳳肯定也餓壞了。

沒辦法,王騰站起來對徐丹鳳說:「丹鳳姐,你先陪著孩子,我去打飯來吃。」

「我不餓呢!」徐丹鳳聽王騰說要去買飯,忙從床沿上站起來,其實她現在已經快餓暈了,一天都在奔波,怎麼可能不餓?但是一想到王騰之前拿出去的五張紅通通的紙幣,她就覺得有愧,要是再吃王騰的,她一個女人,能拿什麼報答?慌亂的避開王騰的眼睛,唯恐王騰發現她說謊似的,她埋著頭,說,「真的,要餓了,你就去吃吧。」

「都累了一天,怎麼會不餓?」王騰哪裡看不出徐丹鳳在說謊,不由分說,扭頭就出了病房。

「唉……」看著王騰離去的背影,徐丹鳳微微嘆了口氣。看著病房裡其他五鋪空落落的床鋪,徐丹鳳莫名的傷感起來。想著王騰之前抱著自己的孩子就往山下跑的樣子,她的神情有那麼一陣的恍惚,她甚至偷偷那王騰和張大拿來比較,如果當時是張大拿在家,他會這樣不顧一切的抱著孩子下山嗎?

她連連搖頭,不是不知道,而是覺得張大拿非但不會這麼做,可能還會一腳給自己送來,然後惡狠狠的說:「怎麼連個孩子都照顧不好,還不趕緊背兒子去醫院?」這不是徐丹鳳要抹黑自己的男人,而是相處久了,是人是鬼都認清了。

「可惜……」徐丹鳳重重的嘆息了一聲,然後又看著病床上熟睡的嬰兒。

當初要不是自己被人拐賣到這大西南的山中,張大拿要不是強要自己的身體,今天就不會有這個孩子的出生。所以,在懷孕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她恨極了這個孩子,恨極了張大拿那個強纖犯,她當時甚至想過趁張大拿睡著的時候一菜刀把他的腦袋割下來,再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

可慢慢的,自己的肚子越來越大,女人與生俱來的母性慢慢在心底萌發,她心裡的狠心就被打磨得平滑無棱,孩子出生後,她終於不得不為了孩子認命,把自己的後半生交代在杏花村,交代給張大拿。

出了鎮醫院,王騰輕車熟路的朝鎮上唯一的師範中職學校走去,他現在唯一的救命草就是自己的二姐劉麗,一邊走,他一邊盼望著,但願二姐手頭有些錢吧。

的朋友都進群32327358吧,讓我沾沾人氣。

ahref=target=_blank/a+快速找到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