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男上女下 >第026章窗外的眼睛

第026章窗外的眼睛 (1/2)

小說名稱《男上女下》 作者:柴刀穆  更新時間:2013-11-02 09:55  字數:2931

ahref=target=_blank/a+快速找到本書當時劉小美埋著頭在屋裡做作業,筆在紙上寫得嘩嘩嘩的。ahref=target=_blank/a+快速找到本書小姑娘一臉的心事重重,她時不時會放下手中的筆看看屋外,儘管屋門早就被劉艷關上,可她似乎能透視似的,每次抬頭都是一陣嘆息。

劉艷坐在一旁縫補衣服,她的手纖細靈巧,銀白色的繡花針在她的二指間好像有生命力一樣,針頭插進她手裡的那件內衣罩子的布料里,復又扯著線頭鑽出頭來,很快,本來她手裡那件斷了內衣帶子的胸罩就被她縫補好。

劉艷當時的心裡存著王騰,想著那天夜裡王騰在被子里瘋狂撕扯她內衣帶子的樣子,她的心裡就不禁砰砰跳個不停,身體的某個部位也發生了明顯的變化,一股春潮自她的雙腿間湧出。

「弟待我真好。」劉艷一臉的滿足,心裡甜滋滋的。

躲在屋外窗前的劉二爺這時候眼睛瞪得圓圓的,眨也不眨的盯著劉艷手裡的那件內衣,光是看那內衣罩子,劉二爺就覺得自己一隻手根本抓不完,不禁想像起劉艷胸前的飽滿來。

他甚至還幻想劉艷等會睡覺後忘記把門鎖上,等到劉艷睡著了,他就摸進屋裡,然後悄悄把劉艷身上的衣服褲子脫個精光,他已經打算好了,到時候不管劉艷醒來願不願意,自己都要埋頭在她胸前的白肉上面不停的吮吸,同時用身體壓住劉艷的下半身,提起自己的那個東西插進劉艷的大腿根部。

想著想著,劉二爺竟然感覺到自己的下面硬邦邦的。

這時候,屋裡的劉小美又重重嘆了口氣:「唉,哥怎麼還不回來?」

「傻丫頭!」劉艷親昵的摸了摸劉小美額頭的劉海,說,「你哥又不是小孩子,會回來的,明天還要上課,你快些上床睡覺去。」

本來依著劉小美的性子,她是說什麼也要等王騰回來才願睡覺的,但她知道今天家裡的騾子被偷了,那可是大事,她心想,哥八成是在外面找騾子呢,我可不能添亂。ahref=target=_blank/a+快速找到本書

乖巧的她歪著腦袋想了想,對劉艷說:「姐,你說哥能把咱家被偷的騾子找回來嗎?」她眨巴著大大的眼睛,心裡充滿了期待。

劉艷笑了笑,說:「相信你哥!」

「那我去睡覺了。」聽了劉艷的話,劉小美就好像吃了定心丸一樣,合上桌上的書本就爬到了床上。

因為天氣悶熱,劉小美上了床就開始伸手脫衣服,她外面穿的是校服,輕輕一扯拉鏈,頓時裡面就露了出來,竟然只穿了一件乳白色的抹胸內衣,因為煤油燈的光亮昏暗,白花花的肌膚和乳白色的內衣差不多就混為一體,讓人第一眼覺得她身上好像沒有穿內衣一樣。

雖然她現在只有十二歲,但是身體越發的發育成熟,胸脯嬌小玲瓏,但是圓鼓鼓的,最起碼也有巴掌大小。

劉小美脫衣服的時候是背對著窗戶的,雖然劉二爺有心想偷窺小妮子的美麗身體,但是由於角度和位置問題,不管他怎麼做,都只能看到劉小美光滑的背脊。

看著那晃眼的背脊,他本就硬得不行的下面就越發的難受,不得已伸手抓住自己的那個東西,隔著一條褲子,他也能感覺到那裡滾燙滾燙的,這樣他躲在窗外急得就好像是無處拉屎的野狗。眼睜睜看著脫光上衣的劉小美扯被子蓋在身上,又看到被子里的劉小美動了好幾下,然後把她下身穿的校褲放到枕頭上,劉二爺就是閉著眼睛也能想像得出劉小美穿著小內褲蜷縮在被子里的樣子。

圓鼓鼓的臀肉被小內褲包裹著,雖然不能看到劉小美小內褲的顏色,但是一想到小內褲褲底那道一指來寬的縫隙,劉二爺就有些抓狂。

劉小美上床睡覺後,劉艷就放下手中的針線活,托著腮幫子等著王騰的歸來。

她的兩條暴露在燈光下的大腿白膩得能流出水來,寬大的褲腿蓋住大腿根部以上的部位,讓躲在窗外偷窺的劉二爺一陣的意動。終於,劉二爺大著膽子輕輕推了推關著的門,竟然沒鎖,他頓時就欣喜不已,但劉艷沒睡他也不敢進去,於是就蹲在窗前等劉艷上床睡覺。

也不知過了多久,劉艷只覺得眼皮沉重,她苦苦撐了好久,終於還是忍不住埋頭趴在桌上睡著了。

窗外那雙飢渴的眼睛看到劉艷終於趴在桌上,一顆心頓時就活絡起來,兩隻手甚至都在顫慄不已。他大著膽子摸到屋門口,伸出顫抖的手在門上摸了好幾次,就好像真就摸到了劉艷身上柔軟的白肉一般。

終於,他在門外平復了自己緊張的心緒後,有緊了緊自己的褲腰帶,然後伸手去推門。

他心裡渴望著,只要進了這扇門,就神不知鬼不覺的將那盞煤油燈吹滅,然後從後面抱住劉艷,而且他都想好了,到時候一定要從劉艷的腋下一下子就把那兩隻抓住,他在男上女下的事情上頗有些心得,知道女人只要被愛撫出了感覺就會求著給自己。

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就在他伸出的手準備用力推開屋門的時候,他整個人一下子就被一股大力從後面扯住,他大驚失色,本能的想要喊救命,但是就在他準備呼救的時候,嘴巴被一隻強有力的手掌按住,任憑他怎麼掙扎,也喊不出半個字來。

王騰一把提起劉二爺的衣服就往院門外拖,劉二爺這個瘦得皮包骨頭,就跟乾屍似的,王騰掂了掂,多不過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