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男上女下 >第025章送你床上去行不

第025章送你床上去行不 (1/1)

小說名稱《男上女下》 作者:柴刀穆  更新時間:2013-11-02 09:55  字數:2625

ahref=target=_blank/a+快速找到本書終於,在張橋生說要把親妹妹送給王騰的時候,王騰住手了,腦海里不禁浮現出張橋生妹妹的樣子來。ahref=target=_blank/a+快速找到本書品書網

在王騰還讀小學的時候,村裡半大的孩子就經常三五成群去山裡掏鳥蛋,那時候張橋生的屁股後面就跟著她的妹妹張小花。

小時候的張小花長得不胖不瘦,瓜子臉,臉上的皮膚黑黝黝的,常被人戲稱是假小子,不過有一次她在山裡尿尿被王騰看到,當時張小花弓著身用樹葉擦屁股,白花花的小屁股看得王騰好一陣的心神蕩漾。等張小花穿好褲子準備從隱密處走出來的後,惡作劇的王騰當時就直接衝上去,仗著自己力氣比張小花大,一把將小姑娘給推倒在地上,然後扒開張小花的褲子,張小花當時就被嚇哭了,不過王騰卻不管,左翻右翻的仔仔細細將張小花的下面看了個一乾二淨後,又幾巴掌打在張小花的屁股上才逃也似的跑開。

為了這事,張橋生親自帶著妹妹張小花到王騰家裡來鬧,王騰當時就被劉明全一腳踢翻在地:「小小年紀不學好,老子打死你。」

再後來王騰考上鎮上的中學,而張小花因為成績差沒考上,就成了真正意義上的村姑,整天穿這黑褲子花襯衣在田間勞作,前幾天王騰下地幹活的時候正巧看到張小花背著一籮筐的豬菜。

如今的張小花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瓜子臉蛋兒美得不可方物,白生生的,就好像是擦了粉似的,雙眼時時泛著桃花。背著背簍的張小花,背簍的兩根帶子深深的壓在她的肩上,然後順著胸口一直拉到腋下,差不多有三指來寬的背簍袋子壓在她飽滿的胸脯上,無端的讓那兩團綿軟球變成了四個脹鼓鼓的肉球,而且最讓王騰覺得火熱的是,當時的張小花竟然沒有穿內衣,兩點凸起在花襯衫下就好像是她胸前藏了兩顆花生米似的。ahref=target=_blank/a+快速找到本書

當時張小花看到王騰,竟然羞紅著臉說:「王騰哥,有時間去我家玩嘛。」

要不是王騰打小討厭張橋生,當時還真就厚著臉皮去張小花家了。

「你真打算把你妹妹送給我?」看到趴在地上好像死狗一樣的張橋生,王騰好笑道。

「王哥,只要你不打我,別說我妹妹,就是我媽,我也想法子送給你。」張橋生見王騰停手,獻媚的說。

「呃,誰要你媽,噁心我是吧?」王騰揚了揚拳頭,作勢又要開打。

「啊喲,別啊哥。」坐在地上的張橋生忙抱著頭,說,「哥哥哥,我錯了還不行嗎,真的,你只要不打我,我把我妹妹送給你。」

「人張小花是大活人,你這傻逼怎麼送?別以為你攤上個漂亮的妹妹就了不起。」王騰一臉的不信。

「我……」張橋生被王騰說得面子掛不住了,就梗著脖子說,「真的,只要你不再打我,我把小花送你床上去,行不?」好像怕王騰不願意接受,他又補充了一句,「我妹妹還是個處的。」

「得了!」王騰慢悠悠的從兜里摸出紙筆,說,「不揍你也成,你得立個字據。」

「什麼字據?」張橋生一愣。

「你偷了我家的騾子和地里的白朮,我要現在放了你,你回村裡反過來告我說我揍你怎麼辦?」王騰翻了翻白眼,拿著筆在紙上寫得嘩嘩嘩的,「今杏花村張橋生承認偷了王騰家的騾子和地里種的白朮,有字據為證,不可抵賴。」寫完後,將紙筆丟給張橋生,「簽個字吧!」

「你……」張橋生這一下是不服都不行,人王騰連紙筆都準備了,這樣的腦袋瓜子,就是十個張橋生也不夠他玩,所以,張橋生雖然不情願,但還是乖乖在字據上面寫下了自己的名字,字跡歪歪扭扭的,比小學生都不如。

王騰收了字據,滿意的看了一眼,又說:「明兒一早你和我去鄰村陳二麻子家!」

「去幹什麼?」張橋生有些發懵,難不成這小子還想去打架?真要是那樣,打死張橋生他也不會去。

「帶上錢,要是陳二麻子還沒把騾子宰了就贖回來,要是騾子被宰了,老子就宰了你。」王騰撂下句狠話後,徑自下山回家去了。

回到村裡的時候已經是半夜,村裡靜悄悄的,不時有狗叫聲傳來,緊接著就是一陣窸窸窣窣的腳步聲,王騰用腳趾頭也能想到肯定是哪個飢渴男偷窺女人睡覺被看門的狗給發現。

很快,王騰就到了自家的院門外,他下意識的看了看隔壁沈青青家,屋子裡的燈已經滅了,想來沈青青已經上床睡覺了,於是,就抬腳往自家的院門裡走去。

剛走了沒幾步,他就發現不對,敏銳的他忍不住偷偷躲到暗處。

此時王騰家屋子的門緊閉著,屋裡的煤油燈仍舊搖搖晃晃的亮著,劉艷正坐在桌前,兩隻手托著腮幫子若有所思。

因為在家裡,而且又快上床睡覺了,所以她穿得比較少,上身是一件灰色的無袖汗衫,兩條白生生的手臂露在外面,汗衫很緊,胸前的兩團綿軟把衣服撐得鼓鼓的,而且這件汗衫是低胸,劉艷雙手托著腮幫子面對著門窗坐著,胸前白花花的乳肉和那道深不見底的溝子若隱若現。她下身穿得更性感,一條花布縫製的短褲,褲管足夠寬大,穿在她身上就好像是一條短裙似的,露在外面的大半截大腿肉白晃晃的,讓人忍不住朝她的大腿根部窺視。

而在窗外,這時候真的有一個人在窺視著屋裡的劉艷。

窗外的人是個老頭,村裡人都叫他劉二爺,只因他早年喪偶,膝下又無兒無女,平日里就喜歡往女人堆里鑽,他精瘦的身體和賊溜溜的眼睛在村裡很是不受待見。前不久他搞上了村裡的一個女人,被女人家的男人打瘸了腿,現在走路都不利索,一瘸一拐的,可仍然忍不住半夜三更在村裡瞎轉悠。

這不,今晚他就把目標鎖定在了劉艷的身上。

其實早在王騰把劉艷接回家那天起,劉二爺就對劉艷這個新婚喪夫的小寡婦動了歪心思,不過苦於王騰整天和劉艷在一起,簡直是寸步不離的,劉二爺這個精瘦的老頭雖然色膽包天,可卻有自知之明,知道不是王騰的對手,所以就遲遲沒有動手。偶爾他會在王騰家院門外瞎轉悠,探頭探腦的看王騰在不在家,可每次王騰都在院子里沖他傻笑。

今天傍晚,他在院外看到劉艷一個人在家,就探頭問了句:「艷啊,王騰在家嗎?」

劉艷當時也沒多想,說:「我弟上山裡去了,可能要晚上才回來,劉二叔找他有事?」

「哦,沒事,就隨便問問。」劉二爺當時就存了心思,這不,天一黑就出門了,在劉艷家附近轉悠,等到村裡的人都睡了,他就縮手縮腳進了劉艷家的院子。

ahref=target=_blank/a+快速找到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