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男上女下 >第024章啪啪啪的扇耳光

第024章啪啪啪的扇耳光 (1/2)

小說名稱《男上女下》 作者:柴刀穆  更新時間:2013-11-02 09:55  字數:2668

ahref=target=_blank/a+快速找到本書這天夜裡,天氣轉陰,天空中黑漆漆的,連月亮的影子也見不著。ahref=target=_blank/a+快速找到本書白朮地里一片黑暗,張橋生拿著個麻袋,扛著鋤頭,貓著腰在白朮地周圍輕步走著。

好像是老天也在配合這樣的場景,四周靜悄悄的,張橋生踩在滿是草葉的地上,咯吱咯吱的響聲傳開。

他心說:「王騰那笨小子,要不是他提醒,我都忘了他家地里的白朮快成熟了,今晚挖他個一麻袋,明兒趕早就進城去賣。」

一想到進城,他就情不自禁想起城北的髮廊:「嘖嘖嘖,等賣了錢,爺就去髮廊裡面打炮。」以前張橋生可是經常進城玩髮廊小姐的,畢竟他爹在的時候家裡很是寬裕,他每隔十天半個月就會進城一趟。不過後來張大膽墜樓摔死後,張橋生就沒了經濟來源,他已經不記得自己好久沒進城了,腦子裡時時會回憶起最後一次打炮的髮廊小姐。

當時那小姐穿一條齊臀的超短裙,她坐在髮廊的沙發上,穿著肉色絲襪的長腿一抬,大腿根部就暴露在飢渴的張橋生面前。

每每想到髮廊小姐,張橋生就恨不得進城吃霸王餐,可是他不但,他沒錢,所以整天就在村裡瞎轉悠,東家俏媳婦西家大姑娘,看得他每天晚上都用左右手過夜。

這不,今天終於有機會了,他心裡想著,只要偷上一麻袋的白朮,就能在髮廊同時喊幾個小姐一起滾床單,光是想想,他就忍不住想笑出聲來。

四顧無人,張橋生一下子就跳進白朮地里,看著長勢正好的白朮,他沖手心裡吐了兩泡唾沫,然後擰起鋤頭就開始挖。

一鋤刨在地里,鋤頭一扯,頓時就有七八個白朮從地底滾講出來,白中透著黃色的生白朮看上去就好像人蔘似的,看得張橋生一陣的眼饞,他半跪在軟綿綿的泥土上,兩手將白朮裹著的泥土刨乾淨後就往麻袋裡裝。ahref=target=_blank/a+快速找到本書

很快,他帶來的麻袋就裝了滿滿的一袋子生白朮,掂了掂,還挺沉,張橋生滿意的看著脹鼓鼓的麻袋,然後一甩就抬到了肩上。

不過他平時過慣了好吃懶做的生活,力氣早丟了大半,這一麻袋的生白朮壓在他背上,他頓時就覺得雙腿打顫,背脊好像要被壓斷了一般,走起路來已經非常的吃力,更別提把鋤頭帶回去了。

他心說:「一把破鋤頭,等我賣了這些白朮再換把新的算了。」想到這裡,他就扛著麻袋一步步走出白朮地。

然後,戲劇性的一幕就出現了,張橋生扛著麻袋,走走停停,走三步又停下來歇兩步,就好像豬八戒背媳婦似的,沒多久,他已經累得氣喘如牛,背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可他回頭一看,自己才剛剛走出白朮地,想要背著這麻袋白朮下山,那可真是登天了。

但是,要他將這麻袋值錢的白朮仍在這裡,他又捨不得,於是乎,他歇了口氣後又將麻袋扛到肩上。還沒走兩步呢,從地里一個箭步衝出來的王騰從後面飛起一腳踢在他的屁股上。

「啊喲……」一個踉蹌,張橋生被踢得撲倒在地。那一刻,他全身汗毛炸起,知道偷白朮的事情已經暴露,小偷往往的第一反應往往都是心虛,張橋生當時也一樣,他都沒顧得上看踢他的人是誰就從地上爬起來往地山下跑。

估計剛才王騰的那一腳踢得不輕,他這會跑起來一瘸一拐的,再加上他剛才扛一麻袋的白朮耗費了太多的體力,可以想像他跑起來的速度是什麼樣的。

看到張橋生逃跑,王騰舉起張橋生自己帶來的鋤頭就追了上去,只眨眼工夫就追到張橋生身後。

張橋生這時候只顧著跑路,哪裡會想到王騰這時候已經高舉著鋤頭把子。

「狗娘養的,讓你還跑!」伴隨著王騰的謾罵聲,鋤頭把子准准打在張橋生的小腿上,「邦」的一聲,張橋生應聲摔倒在地。

他這時候也是急了眼,剛摔倒在地就又要跑起來想要繼續逃跑,但是人還沒站起來就感覺小腿一陣刺痛,恐怕是骨折了。

「啊……」一聲慘叫,張橋生趴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

「怎麼不跑了?」王騰一把將手裡的鋤頭丟在地上,然後走到張橋生面前蹲下,他重重吐了口唾沫,罵道,「你還真有膽來哪?豬腦子,不知道爺爺是故意引你上鉤的嗎?」

「啊喲唉!」張橋生這時候坐在地上抱著那條被打斷的腿,一臉的慘白,他一邊呻吟一邊惡狠狠的看向王騰,「王騰,咱倆的梁子算是結下了。」

「你他娘的還不服?」看到張橋生惡狠狠的眼神,王騰抬手一耳光打在張橋生的臉上,「偷我家的東西,你還有臉?」啪啪啪,幾個耳光打得張橋生有些暈乎,抬腳將剛剛爬起來坐在地上的張橋生踢得又滾在地上。

然後,他一腳踩在張橋生的胸口,喝道:「快說,我家的騾子是不是也是你偷的!」

「你……你……」張橋生的臉被幾耳光扇得火辣辣的,又被一腳踢翻,這時候有些懵了,說話都不利索,「我……我……不是……不是我……」

「還不承認?」王騰踩在張橋生胸口的腳猛然抬起,又是一腳踢在他那條剛剛被鋤頭把子打中的小腿。

「啊……」張橋生疼得咬牙切齒,滾在地上翻來覆去,他弓著身,雙手抱著那條斷腿,「王騰,我草你祖宗……」

「還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