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男上女下 >第023章布局

第023章布局 (1/1)

小說名稱《男上女下》 作者:柴刀穆  更新時間:2013-11-02 09:55  字數:2487

ahref=target=_blank/a+快速找到本書「嗯?」莫名其妙被王騰叫住,張橋生這個光棍漢心裡微微一突,旋即滿臉堆笑看向王騰,說,「咋的了,王騰兄弟?」

「哦,沒事!」王騰很隨意的笑著說,「要不到屋裡坐會?」說著,他又對劉艷說,「艷姐,你去做些好吃的,我今天要和橋生哥好好的喝上一杯。ahref=target=_blank/a+快速找到本書」

「這怎麼好意思?」張橋生乾笑著,眼睛死死的盯著劉艷胸前堅挺的綿軟。

劉艷心中呆愣,暗忖道,弟這是怎麼了,明明知道張橋生不是什麼好人,而且咱家的騾子剛丟了,還不急著想辦法找回來,還偏要在這節骨眼上喝酒?但是在劉艷的心裡,王騰早就成了老劉家的主心骨,更是她內心深處認定的男人,所以,雖然疑惑,但她還是爽朗的笑著對張橋生說:「橋生哥,你先和我弟聊著,我這就去弄吃的。」說著,她就端著木盆進了屋裡。

劉艷上身穿的花布襯衣布料單薄,大太陽天的早晨,明媚的陽光照在她的身上,她轉身的時候,背上隱隱露出一條紅色的內衣帶子,看得張橋生一陣心慌意亂,尤其她下身穿的大紅包裙最是吸引張橋生的眼球,看到包裙里那兩團綿鼓鼓的臀肉扭捏著往屋裡走去,張橋生的下面就起了反應,他恨不得立馬就從後面抱住劉艷,然後一把扯斷劉艷胸前那一排紐扣,掀開劉艷的大紅色齊膝包裙。

注意到張橋生看劉艷的眼神,王騰心中無端生出一股子怒火,但是他也沒表現出來,反而熱情的將張橋生邀請到屋裡,此時劉艷正在屋裡摘菜,看到王騰領著張橋生進屋,她的眼裡閃過一絲對張橋生的厭惡,但也是非常客氣的讓座:「橋生哥,你坐。ahref=target=_blank/a+快速找到本書」說著,她就讓開自己剛坐過的凳子。

看到剛剛被劉艷坐過的凳子,張橋生心想,這凳子鐵定還熱乎乎的,上面全都是劉艷那雙大屁股的氣味,一想到劉艷包裙裡面那兩瓣鼓鼓的臀肉,劉艷剛起身呢,張橋生就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心裡發出酣暢淋漓的狂喊。

「橋生哥,咱兄弟有好些時日沒見了吧?」王騰坐在張橋生對面,一番的感慨,「想當初我們在村裡那會,天天在深山裡掏鳥蛋,那種生活真他娘的爽。」

張橋生木訥的腦袋裡這時候全部都是劉艷在一旁做飯的勾人動作,哪裡會有興緻和王騰聊天,於是就連連點頭,敷衍的說:「嗯!」

王騰又說:「唉,可惜現在你我都長大了,得為生活奔波,不能再回到當初那種弔兒郎當的日子了。」

聽了王騰這句話,原本心不在焉的張橋生心中微微一動,似乎是被觸動了某根心弦,臉上不禁撫過一絲難以言表的悲痛。

原本張橋生家在杏花村也是出了名的「萬元戶」,當時正趕上城鎮搞建設,鎮上的老房子翻新蓋高樓大廈,他爸張大膽就是在那個時候領著村裡的十多個男人在鎮上搞工地,家裡的生活很是富足。但是在一次施工中,他爸不慎從十八層高的樓上摔下來,當時就一命嗚呼。

張橋生從小過慣了遊手好閒的日子,他爸死後,他仍舊每天遊手好閒,不思進取,好吃懶做,最近這幾年坐吃山空,哪個姑娘都不願嫁給他。

這不,都三十好幾了,仍然是光棍一條。

家裡的老娘和妹妹整日里下地幹活,埋頭苦幹過日子,而他就在村裡瞎轉悠。

拮据的生活讓他無時無刻不在想念他那個短命的老爹,他做夢都想回到小時候那種遊手好閒的生活。

所以,王騰的一番感慨,令得張橋生心裡一陣酸澀,他忍不住說:「兄弟,你這話當真是說到了我的心坎坎上了。」

「可不是嘛!」王騰也苦嘆道,「你還好,你爸死了起碼給你留有錢,我爸死的時候就留了一塊種滿白朮的地,漫山遍野的,眼看就到了收成的日子,你說我怎麼忙得過來?」說著,他怕張橋生不信,又從屋裡找來一塊前些天才從地里挖回來的白朮,那白朮有拇指大小,長得很是肥大,就好像生薑似的,「這東西也不知道值不值錢,唉!」

張橋生看到王騰手裡的白朮,臉色頓時一變,要知道,杏花村種白朮的人家可不少,每年拿到鎮上,光是生的就能賣七八塊錢一斤,而且每年都在漲價,可以說是莊稼地里的寶。張橋生雖然不問田地里的事情,但遊手好閒的他怎麼不知道這東西值錢?

經王騰這麼一提醒,他立馬就想到王騰家地里種的幾百畝白朮,當時劉明全種白朮那會,還請他幫忙犁土,代價就是管他一天的飯。不過當時張橋生也沒把這事放在心上,這時候看到王騰手裡的生白朮,他頓時就開始暗暗盤算起來。

王騰看著眼裡,續道:「還有幾個月就到了收成的日子,不過這白朮已經長大,我又沒時間去地里守著,真怕哪天晚上被人給偷光了去。」

「那個……」張橋生忽然站起身來,他說,「王騰兄弟,我忽然想到家裡還有事,就不在你這吃飯了。」

「怎麼說走就走?先吃飯啊。」王騰忙挽留,但卻只是說話,並沒有真正去拉張橋生。

待張橋生走後,劉艷湊到王騰身邊,疑惑的說:「弟,你和那個人說這些做什麼?」

「嘿嘿!」王騰詭異的一笑,說,「晚上你就知道了。」

當天下午,太陽差不多下山了,王騰就背著一捆麻繩出門,劉艷問他去幹啥,他說有事去山上,晚上就回來。

王騰到自家種白朮的地里時,天差不多快黑盡了。

此時漫山遍野都是歸巢的鳥雀,王騰一眼望去,地里綠油油的白朮竟是看不到頭,翠綠翠綠的一片,晚風吹過,翠綠色的波浪讓人沒來由的一陣舒坦,彷彿王騰又看到劉明全佝僂著身體蹲在地里忙活的樣子。

「爸,若真是張橋生偷了咱家的騾子,我今天非弄死他不可。」王騰摸了摸手裡足足有拇指那麼粗的麻繩,暗暗道。

很快,天就黑盡了,王騰悄悄的蹲在白朮地里,眼睛好像捕食獵物的獅子,四下張望著。四周靜悄悄的,偶爾有怪鳥的叫聲傳來,在這個沒有人煙的山上,令得王騰一陣毛骨悚然。

也不知等了多久,王騰忽然聽到一陣腳步聲,緊接著一個人影朝白朮地里行來。頓時間,王騰身上的汗毛炸起,他蹲在暗處,大氣也不敢出。

ahref=target=_blank/a+快速找到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