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男上女下 >第007章春光乍現

第007章春光乍現 (1/2)

小說名稱《男上女下》 作者:柴刀穆  更新時間:2013-11-02 09:55  字數:3395

她的雙腿間已經開始長了鬱鬱蔥蔥的松針,黝黑黝黑的,有些稀疏,看上去很柔軟,大腿處的肉雪白雪白的,不肥不膩,就好像水做的一樣。此時她的內褲已經血淋淋的了,沒辦法,她只得咬緊牙把衛生巾貼在了內褲上,復又穿上。

第一次墊衛生巾,她感覺怪怪的,總覺得下面不舒服,可又不好意思去想為什麼不舒服。

等她再次把褲子穿好後,她看到床上的血痕,心裡怪怪的,趁李有才不在,她就從屋裡找了塊毛巾來擦,可無論怎麼也擦不幹凈,急得她滿頭大汗。

又不知過了多久,似乎是放學了,李有才在屋外敲門:「小美,好些了嗎?」

劉小美聽到李有才的聲音,臉刷一下就紅了,忙把毛巾放回原處,復又坐在床沿的血痕上,把血痕蓋得嚴嚴實實的,才說:「李老師,我沒事了,你進來吧。」

沒咯吱一聲打開,李有才手裡提著兩個鐵飯盒進屋,見劉小美的臉色已經開始恢復紅潤,心裡的一顆心不覺放下來,他把一盒飯遞給劉小美,說:「好了就好,來,吃吧。」

劉小美的雙手捂著大腿,搖著頭不去接,不好意思的說:「李老師,我好多了,謝謝你,我該回家了。」說著,起身就要走。

「那就把這盒飯帶走,路上吃。」李有才一臉的笑容,說,「這兒到杏花村,可要走老長時間呢。」

劉小美見推不開,只能硬著頭皮接過飯盒,說:「李老師,謝謝你。」她知道這鋁合金的飯盒金貴,不敢要,於是只能說,「改天我再把飯盒還你好嗎?」

李有才親昵地伸手掛了一下劉小美漂亮可愛的鼻樑,哈哈笑著說,「你想啥時候還就啥時候拿來好了。」

目送劉小美走遠後,李有才火急火燎的關了門,把床簾關得死死的,飯也顧不得吃就趴到床上去撫摸劉小美留在床上的血痕,血已經幹了,摸上去有些扎手,李有才只覺得下面的寶貝兒脹得厲害,好似要爆炸了一般,忙掏出那傢伙,他躺在床上,鼻子湊在那血痕里,一面在腦海里聯想著劉小美脫光衣服後的樣子,一面用手搗鼓著他那因為充血而硬邦邦的寶貝兒……

劉小美靜靜地躺在床上,微閉著雙眼,右手從小腹一路向下摸去,她的手顫抖得厲害,隔著衣服,她好幾次都要碰到兩腿間的縫隙兒了又忍不住縮手回來。可耳邊不停傳來王騰和劉艷在被子里發出的嗯嗯哦哦的聲音,她又抵不過下面的麻癢,不知道什麼時候,她的食指一下子壓上了那麼麻癢的地方。

「啊……」一瞬間,她只覺得全身顫抖不止,那下面一陣緊一陣松,舒服到了她的骨子裡,她忍不住咬緊牙關,食指又按了按那縫隙,這一次,一陣松一陣緊的感覺越發強烈,就好像是抽搐了一般,伴隨著絲絲溫熱從那縫隙中流出來,劉小美的身子一軟,再次昏昏沉沉睡了過去。

這時候,被子里的劉艷整個人趴在床上,王騰坐在她的豐臀上,那根又長又大的寶貝兒從劉艷的兩瓣肥臀中間抵入那條粉紅長河,伴隨著王騰一上一下的起伏,那大寶貝兒在劉艷的肥臀間一會長一會短,帶出了無數如雞蛋清一般的白水。

王騰的手也不閑著,一手抓著劉艷那隻被床壓得都變形的綿軟一陣搓弄,另一隻手把著劉艷的腰際。

兩人也不知道折騰了有多久,忽然,一直埋頭咬著牙的劉艷忍不住呢喃道:「弟……快……快……我要到了……快……嗯……嗯……」

王騰一聽,早已被擦得火紅鋥亮的寶貝兒含著數發子彈,一陣猛力的掌擊,子彈啪啦啪啦地發出來。

如此鬧騰了近半宿,劉艷和王騰也都覺睏乏無比,彼此抱住對方,沉沉睡去,再次醒來的時候,劉小美早已經讀書去了,被子也沒疊。

王騰給她疊被子的時候,摸到有一處床單濕漉漉的,就忍不住湊鼻子去聞,只覺得一股子夾雜著淡淡尿味的異香撲面而來,頓時一陣意動,暗想,肯定是劉小美晚上聽到了什麼蛛絲馬跡,小丫頭按捺不住,自個兒摸起來了。

王騰和劉艷在院子里吃早飯的時候,看到沈青青和李八斤路過門口。今天沈青青穿了一身束身的褶皺花裙子,裙子的擺子只齊大腿處,看得王騰心裡慌慌的,不覺想起昨晚的種種。於是,王騰就在院子里喊:「八斤哥,你和嫂子要去哪?」

李八斤小時候和王騰常一起放牛,關係不錯,就笑著說:「本打算昨天就出去打工的,可忘了拿身份證,這不,現在又得去鎮上趕火車。」

沈青青看王騰的眼神怪怪的,眼裡似乎含有脈脈的春情,但卻只是和王騰對視,並未說話。

王騰也不在意,若無其事的打量了一會沈青青的身子,復又埋頭吃飯。

待得沈青青夫婦走遠,劉艷似笑非笑地湊到王騰耳邊侃說:「弟,我發現青青看你的眼神不對,昨晚你們咋了?」劉艷一臉的戲謔,很有幾分看笑話的意思。

王騰心裡一突,吃到嘴裡的一口麵條差點沒吞下去,他就像是被抓了現行的賊一般,不敢看劉艷的眼睛,埋頭瓮聲瓮氣的說:「什麼咋了?艷姐,你咋不說昨晚你叫得那麼歡?」

「作死!」劉艷聽王騰笑話她,臉刷一下就紅了,不敢再開王騰的玩笑。

姐弟倆差不多吃好飯的時候,沈青青又回來了,她站在院外,就好像是一隻百合花,一身碎花裙隨風飄舞,胸前的波濤被勾勒得挺拔無比,她脆聲脆氣的說:「王騰兄弟,我有事想求你幫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