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男上女下 >第003章和姐滾床單

第003章和姐滾床單 (1/2)

小說名稱《男上女下》 作者:柴刀穆  更新時間:2013-11-02 09:55  字數:3654

「小美,快別鬧了。」劉艷見劉小美蹭到王騰身上胡鬧,忙上去將她抱到地上,一臉溫柔的說,「你哥在莊稼地里累了一天,讓大姐給你煮飯吃好不好?」

「好!」劉小美和劉艷的關係一直不錯,小時候劉艷的媽媽因為生劉小美難產死後,劉小美可以說是劉艷一手帶大的,所以,劉小美對劉艷不僅僅只是對姐姐的敬畏,更多的,是對母親的愛。說著,兩姐妹手拉著手歡快的進了院子里。

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因為媽媽去世得早,所以,劉艷這個當大姐的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操持起這個家,也正因為這樣,劉艷燒得一手的好菜。

為了能節省些煤油,晚上的時候,王騰一家人就在院子里就著月亮吃晚飯。劉小美要準備考試,所以匆匆吃了一碗飯後就去屋裡複習去了。劉艷說今年的雨水好,玉米的收成肯定不錯,於是就提議說喝點酒慶祝。

王騰雖然酒量不好,但也不拒絕,說:「艷姐,你想喝我陪你。」說著,從屋裡翻出來一瓶子的杏子酒,他自己倒了一碗,給劉艷倒了半碗,「艷姐,酒不是什麼好東西,適量就好。」說罷,自個兒仰脖子喝了半碗,才坐在桌前繼續吃菜。

劉艷的柳眉微微一蹙,搶過王騰手裡的酒瓶子,說:「咋的,小看你姐?」說完,自己把半碗酒倒得滿滿的,而後舉起碗,很有些豪邁的說,「幹了這碗!」不待王騰答話,自個兒已經仰脖子喝完,然後又倒了一碗。

一碗酒下去,劉艷的臉已經開始泛起紅暈,王騰看在眼裡,卻又不好多說,也舉起碗子一口氣喝完。

如此一來二去,兩人就都喝得有些暈乎了,喝暈乎了就喜歡說胡話,劉艷先說:「弟,我們老劉家苦了你,艷姐對不住你哪。」

王騰知道劉艷心裡的疙瘩,起初王騰為了操持這個家退學,後來他又把劉艷從果子屯接了回來,這讓劉艷覺得是自己拖累了王騰。王騰看著劉艷微醺的雙眼,只覺得漂亮極了,便說:「艷姐,我也是老劉家的人,你以後可別再說這些見外的話了。」說罷,又仰脖子喝了一口杏子酒。

因為喝醉了,所以劉艷也沒注意自己的包裙這會已經挽到大腿,雙腿間的白色內褲晃得王騰頭腦懵懵的,王騰借著酒勁,一屁股坐到劉艷身邊,大巴掌放在劉艷的大腿上,他不敢動,就這麼把手僵硬地放在劉艷的腿上,感覺到陣陣冰涼柔滑傳入掌心。

劉艷也喝醉了,感覺到王騰的手在她大腿間磨蹭,便抓住王騰的手,迷迷糊糊的說:「弟,你對我真好。」邊說邊把王騰的手往她兩腿間推。

王騰的頭翁一下就炸開了,他一隻手觸碰到劉艷白色的內褲,只覺得裡面熱熱的,就好像有水蒸氣一般。受到這種強烈的刺激,他的膽子也大起來,另一隻手順著劉艷的腰板,瞬間把住了她胸前的一團綿軟。

「呵……」劉艷一聲輕呼,差點叫出聲來。

王騰怕屋裡的劉小美聽到,忙伸手將劉艷的嘴捂住,可屋裡的劉小美還是聽到動靜,便扯著嗓子在屋裡說:「哥哥姐姐,你們還沒吃好飯?」

王騰和劉艷如被抓了現形的小偷一般,各自縮手,心裡猶自撲通跳個不停。劉艷整了整凌亂的衣裙,草草收拾了飯桌,便進屋陪劉小美寫作業去了。

王騰左右無事,便在院子里乘涼。

村裡還沒有電,一到晚上,家家戶戶關門閉戶的,男的女的都去做那男上女下的快活事,像王騰這般在院子里乘涼的,少得很。

正當王騰閑在院子里無聊的時候,忽然聽到一陣細微的低呼,王騰一聽到這聲音,立時面紅耳赤,不覺循聲看向鄰居家。

鄰居是李八斤家,他打工回來,上個月剛剛結婚,辦喜酒那天,王騰偶爾看到新娘子,是個極漂亮的女人,長得細胳膊細腿的,很有些魅相。聽村裡人說,李八斤的媳婦兒叫沈青青,是個外省人,李八斤在外地打工認識的。

王騰想,兩口子肯定是在干那男上女下的好事,我且去瞧瞧。想到這裡,他便貓著步往李八斤家偷偷走去。

沒走多久,就聽到屋裡傳來李八斤和沈青青的說話聲,李八斤喘著氣說:「啊……媳婦兒……你手上的勁大點……啊……」

沈青青在一邊抱怨:「死人……我手都快斷了……」

然後,就是一陣「吧嗒吧嗒」的聲音,間或有李八斤如殺豬般的叫喚聲。

村裡的窗子都是用白紙糊的,王騰來到李八斤家窗前,指頭蘸了點口水,輕輕一捅,那被白紙糊著的窗戶紙就被打開一個小孔,正好夠王騰看到屋裡的光景。

這一看,王騰的眼珠子都直了。

原來,李八斤和媳婦兒沈青青新婚燕爾,正是如膠似漆的時候。這晚,夫妻倆早早關門睡覺,這時,李八斤脫了褲子躺在床上,而沈青青坐在床沿,只穿了一身內衣內褲,正雙手抓著李八斤的那個東西在上下搗弄。李八斤的一隻手抓著沈青青裹著內褲的雙臀,一隻手探到沈青青穿著內衣的柔軟里,正費力地享受著。

沈青青很賣力,沒多久,李八斤的那個充血的寶貝一陣顫抖,伴隨著他的大喊大叫,絲絲白水灑在沈青青的腹部。

做完這一切,沈青青旋即爬到床上,關了床簾,隱約看到她解開了自己的胸罩放到李八斤的臉上,又脫了內褲對準李八斤的那個寶貝兒上下摩擦,誰知道李八斤那個竟然軟趴趴的,沈青青弄了一陣沒有絲毫起桿的跡象,自顧自罵了一聲便翻身睡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