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男上女下 >第001章尤物姐姐

第001章尤物姐姐 (1/2)

小說名稱《男上女下》 作者:柴刀穆  更新時間:2013-11-02 09:55  字數:3522

杏花村,座落在大西南的一處深山中。這裡有山有水,與世隔絕,村裡的人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每到夏天的時候,女人們穿著單薄花布衣裳在莊稼地里勞作,被汗水浸濕的花布衣裳就好像是被雨淋濕了一樣,緊緊貼在女人肥碩豐滿的身上,透過濕透的衣服,女人身上白花花的肌膚若隱若現,膩滑的上身就跟沒穿衣服似的。

而且村裡的女人很少有戴胸罩的,衣服一濕,胸脯上的兩點凸起就格外的顯眼。

這天中午,王騰盯著熱辣辣的太陽在玉米地里鋤草,他光膀子的上身被曬得紅通通的。

不遠處,王騰的大姐劉艷這時候蹲在玉米地里拔草,她下身穿一條自家縫製的大紅包裙,被裹著的雙臀脹鼓鼓的,因為天熱,齊膝的包裙這時候已經被她挽到大腿,白花花的肥肉在陽光下散發著令人窒息的光芒,滑膩肥嫩,被包裙遮蔽著的大腿根部黑漆漆的,偶爾也會暴露出雙腿間的白色布料。因為天熱,劉艷早把外套丟在地里,上身只穿一件薄薄的花布緊身汗衫,汗衫沒有袖子,可以看到她腋下的白色內衣緊緊包裹著她胸前的肥碩。

見王騰的膀子被太陽曬得火辣辣的,劉艷不忍心,就丟下手裡拔的雜草,攏了攏衣裙,起身走到王騰面前說:「弟,天熱,歇會吧!」說著,也不管王騰願不願意,奪了王騰手中的鋤頭又走到玉米地里的陰涼處坐下,旋即朝王騰招了招手,「快到艷姐這裡來。」

雖說王騰是他養父劉明全領養的,不過劉明全對他卻比親生兒子還好。王騰和村裡的其他同齡人不一樣,他打小就被劉明全送到鎮上去讀書,從記事起,他就發誓要孝順劉明全,所以讀書很賣力,成績也好,在鎮里都是出了名的。

他原本打算將來考個大學,在城裡找份工作買套房子,然後接劉明全去享福。誰知道在半年前,劉明全久病不治去世,王騰趕回來的時候,劉明全已經在村長的操持下落土為安。

不久之後,嫁在鄰村的大姐劉艷家裡也出了事,她家的男人在深山被毒蛇咬死,劉艷結婚才一年不到,無兒無女,男人死後,受盡了叔伯鄰里的欺負。王騰得知後,親自牽著騾子去把劉艷接回杏花村的老家。

王騰的二姐劉麗只比王騰大一個月,在鎮上讀師範,眼下馬上畢業,正是最關鍵的時刻。小妹劉小美今年才十二歲,還在鄰村小學讀六年級,也是耽誤不得。

沒辦法,王騰只得放棄學業,退學回杏花村操持這個家。

看到大姐劉艷盤腿坐在陰涼處喊自己,王騰便笑呵呵地走到她身邊坐下,有些埋怨地說:「艷姐,叫你在家裡歇著你不聽,非要來地里幫忙。」說話間,王騰不經意地瞥見劉艷胸前鼓脹的綿軟,汗水把劉艷的汗衫浸透,這時候薄薄的緊身汗衫貼在她豐盈的身上,勾勒出她胸前圓潤而飽滿的肥肉,隨著她的呼吸,一上一下的,看得王騰口乾舌燥。

劉艷的臉刷一下就紅了,要知道她只比王騰大六歲,今年才二十四,正是花一樣的年齡,而且又是新婚喪夫,一年多沒做那男上女下的事情,正是飢渴難耐的時候。這時候見王騰盯著自己的胸脯看,劉艷一聲嚶嚀,雙手不經意般護住胸口,沒頭沒腦般說:「這天真熱!」

雖然姐弟倆沒有血親,但王騰對自家的艷姐歷來敬重,不敢再多看,暗自吞了口口水,就要別過頭去。

哪知道劉艷見王騰臉上全是汗珠,心想這樣多不舒服啊,便從兜里摸出一方手帕探到王騰身旁去擦拭:「弟,讓姐給你擦擦。」說著,手帕已經開始擦拭王騰額頭的汗珠。

王騰還沒來得及反應,已經聞到一股異樣的香味,那是劉艷貼身揣著的手帕散發出來的,也就是說,這香味其實就是劉艷身上的體香。一股濃濃的肉香混著淡淡的香汗,未經男女之事的王騰一下子就慌了,只覺得面紅耳赤,雙腿間的寶貝也在不經意間起桿。王騰心中大呼要命,忙要彎腰掩飾。

姐弟倆原先是面對面坐著的,劉艷這時候給王騰擦臉上汗水的動作,是曲著雙膝身體前探,正巧胸前大片大片的白花花就展露在了王騰面前。王騰這麼一彎腰,整張臉都幾乎要湊到那波瀾壯闊的軟玉之上。

劉艷的身體也是隨之一晃,險些就要被王騰推倒在地,她條件反射般雙手抱住王騰的腰,這才止了摔倒之勢。

如此一來,兩人竟成了擁抱之態,王騰的整張臉湊在劉艷胸口,而劉艷挺著身體抱住王騰的腰。

興許是因為害羞激動,劉艷這會心跳得厲害,伴隨著呼氣吸氣,胸前的溫香在王騰眼前如歡快的兔子一般。王騰只覺得口乾舌燥,伴隨著喉部一聲咕咕吞咽口水的聲音,他忽然一把將劉艷整個人抱在了懷裡。

「啊……」劉艷一聲輕吟,只覺得魂兒都飛了,明明想要推開王騰,但身上就是使不出勁兒來,甚至覺得雙腿間濕漉漉的。彷彿回到了新婚燕爾洞房花燭之夜,她的男人將她摟在懷裡的時候一般。

王騰乍一抱住劉艷,只覺得她的身上軟得柔若無骨,尤其他掌心處握著的雙股,更是肥膩溫軟,王騰不敢放肆,只得這麼輕輕地抓那兩瓣肥臀,隔著大紅的包裙和一條隱約可以觸摸到的內褲痕迹,王騰雙腿間的寶貝兒越發火熱挺拔,陣陣燥熱自小腹升騰而起。再低頭看到眼前半露半掩的肥膩雙峰,王騰的寶貝兒甚至傳來陣陣濕潤,就好像撒尿了一般。

劉艷感覺到王騰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