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合體雙修 >第632章白木老祖

第632章白木老祖 (1/3)

小說名稱《合體雙修》 作者:我是墨水  更新時間:2014-06-27 23:08  字數:6561

眼見遠處有遁光轉瞬即至,小妖女嘻嘻一笑,「剛入妖界就遇到麻煩,凡哥哥可要保護好我哦,給,這顆丹藥給你服下,可隱瞞容貌、氣息、骨齡。一月之內,無人知你是寧凡。」

這是小妖女早就準備好的丹藥,如今寧凡繼任雨皇,知其相貌者自然極多。

若讓妖界強者知道雨皇潛入雨界,多半會有麻煩。

此行有要事在身,就算是小妖女,也不會想多惹麻煩的。

「這是七轉巔峰丹藥,無相丹!」

寧凡望著小妖女,自嘆弗如,神虛閣還真是底蘊不凡,小妖女隨隨便便就能拿出七轉巔峰丹藥送人

就算沒有這枚丹藥,寧凡也準備在進入妖界之後變幻容貌,隱匿身份。

他入樹界之時,尚不必隱藏身份,因為那時身份普通,樹界無人認識。

今時不同往日,雨皇的身份十分敏感,若讓人知曉雨皇寧凡潛入妖界,難保不會有妖界老怪出手懲戒。

妖界是九界之中的上三界,一界之內,碎虛修士有數百之多,更有散妖強者存在。

寧凡就算有散魔在身,也不敢像在樹界一樣過度招搖,畢竟散魔也只能再用一次了

他沒有多言,一口服下易相丹,容貌、骨齡、氣息立刻發生改變。

仍是青年容貌,但已與寧凡原本容貌相差萬里,紫色封印也被丹力遮掩起來。

骨齡暫時變作兩萬載。

氣息亦變得面目全非。

「好了,這下就無人能認出你是小凡凡了,我還給你準備好了進入妖界的身份,有好幾個,等下你可以選擇,現在么先應付這些元嬰、化神前輩吧。人家現在是金丹修士,好怕這些來勢洶洶的前輩高人呢。」

小妖女扮作害怕的樣子,如一個小獸一般。抓著寧凡衣袖,躲在寧凡身後。

遠處十餘道遁光頃刻即至,分列四面,將寧凡與小妖女圍住,

這一隊修士皆是妖修,身著統一裝束,衣物上綉著統一族徽。

「諸位攔住我二人去路。所為何事?」寧凡淡淡問道。

「哼,我玄鶴一族封鎖了整片白羽妖海,正在此地捉拿所有白羽族人。你二人出現在白羽妖海,行跡可疑,多半便是白羽族的餘孽!」

一名元嬰後期的老者向前走出,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枚玉簡。

那玉簡之中。記錄了白羽族二十三名重要族人的容貌。

老者細細端詳寧凡與小妖女的容貌,再與玉簡中人對比,發現其中並無寧凡與小妖女,不由露出幾分失望之色,向身後的那名化神中期的大漢稟報道,

「啟稟羅長老,此二人不在玉簡之上。」

那大漢姓羅。是玄鶴一族的長老,乃是此次剿滅白羽族的三名主事者之一。

「是么,既如此,男的殺了,女的留下。」

羅姓大漢目光一掃寧凡與小妖女,不以為意的擺擺手。

他一眼便看出,小妖女乃是金丹小輩,修為不值一提。

不過此女容貌倒是極為不錯。身材瘦小了些,倒也能留作鼎爐的。

他雖看不出寧凡修為,也並不覺得寧凡會是多強之人,只以為寧凡身懷了某種掩飾修為的秘寶。

他早已認定,此刻出現在白羽妖海海域的寧凡二人是白羽族人。

整個白羽族只有一名化神修士,已死在玄鶴族修士的圍攻之中。

若寧凡是白羽族人,自然不會是什麼厲害角色。當然不值得他堂堂羅長老在意。

羅姓大漢一令之下,眾玄鶴強者立刻目露殺機,當即便有三名元嬰修士祭出法寶,朝寧凡打去。

餘下的元嬰強者則負責戒備。生怕寧凡暗藏什麼後著反擊,倒是謹慎。

白羽族餘孽之中雖然已無化神修士,但尚有不少元嬰高手,羅姓大漢自負修為高深,不懼寧凡,他們可不敢不謹慎一些。

「夫、夫君,救我!」小妖女望著三件呼嘯凌厲的法寶,故意扮出害怕的表情,死死挽住寧凡的手臂,拿並不豐滿的胸口蹭著寧凡的手臂。

對小妖女,寧凡略感無語。他可不知自己這次入妖界,還需要扮作小妖女的道侶。

對這群玄鶴族修士,寧凡則已動了殺心。

他此入妖界,本不欲惹事,但對方二話不說就打上門來,出手便是殺招,他自然也不會手下留情。

他略略抬手,一指點出,長空之上忽然出現三個聲勢浩瀚的銀色漩渦。

那銀色漩渦一經出現,立刻將三件元嬰法寶捲入其中,生生絞碎。

在場的玄鶴族修士全部大吃一驚,就連那羅姓大漢都微微睜開雙目,露出一絲詫異之色,冷笑道。

「本以為此子是一個小魚,想不到竟是一個大魚殺了他,取其頭回族中領賞!」

「大魚?哈哈,哪裡有大魚,老夫二人倒也想分一分這功勞!」

遠處,又有一大群修士朝此地趕來,頃刻已至。

這一次共來了數十名元嬰強者,統率這些強者的,是兩名化神後期的老者,一著青衣,一著紅袍。

這些強者的身後,以妖索捆縛著數百名羽妖修士,皆是女子,多是融靈、金丹的修為,元嬰女修只有一人。

這些女子,皆是玄鶴族修士從白羽族內擄獲的女修。

男子,則早已被殺盡。

眼見另外兩名主事長老竟然想來分功,羅姓大漢心中不悅,卻不敢表示出來。

他的修為不如另兩名長老,不得不容忍一番。

「呵呵,這個大魚,歸老夫所有了!爾等退下!」

青衣老者一心爭功,身形一晃,已朝寧凡迎面衝來。

他周身飛揚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