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合體雙修 >第573章樹祖果

第573章樹祖果 (1/2)

小說名稱《合體雙修》 作者:我是墨水  更新時間:2014-05-12 20:06  字數:4631

湯雄化作一道遁虹,朝地底飛去。

寧凡目露思索之色,片刻之後袖袍一卷,與青黛消失於宮殿之中。

下一刻,二人出現在地底百萬丈之下的寶庫之外。

地底十分開闊,開闢有一個巨大寶庫。

寶庫的守衛陣光並未開啟,或許是因為扶桑老妖在此,沒有必要開啟。

此刻,句芒國主湯雄恭敬侍立在扶桑老妖身後,完全一副晚輩的姿態,再無一絲國主的傲然。

扶桑老妖一襲黑袍,負手而立,白髮及地,白眉無須。

他眼神虛眯,與寧凡目光交匯,悄然散開氣勢,覆蓋整個地底空間。

那是碎虛強者的氣勢!碎虛之下皆螻蟻!

寧凡毫不避諱扶桑老妖的目光,與扶桑老妖凜然對視。

一股無形的氣場,在二人之間擴散開來。

湯雄堂堂太虛修士,在二人的氣勢之下竟覺得呼吸沉悶,連退數步之後,才覺得呼吸順暢些。

青黛僅是窺虛修為,如何能承受碎虛修士的氣勢。

她柔荑微微顫抖,這是她第一次近距離感受碎虛老怪的氣勢

很強,強的可怕在碎虛修士的面前,她根本只是一隻螻蟻,連喘息都做不到

丹田之中,葯魂在瑟瑟發抖!

天靈之內,識海在顫動欲崩!

她只覺呼吸越來越困難,幾乎要被扶桑老妖的氣勢擊飛。

只是她素來倔強,不肯在碎虛老怪面前屈服,不願如湯雄一般退步卸勢。

「不能畏懼我冥羅一族還有一個碎虛修為的大仇人,其名萬長空,是樹界最強傀儡師終有一日,我會代表冥羅一族,向那萬長空復仇。若我在這裡懼怕了碎虛威壓。他年又有什麼資格,站在那萬長空面前我不能怕」

青黛咬著唇,強行壓制著心頭恐慌,臉色漸漸蒼白,似乎被氣勢震傷的肺腑。

縱然如此,她也不願後退,不願逃避

弱小不可怕,可怕的是沒有戰勝強者的決心。

在她妖魂幾乎被碎虛氣勢震傷之時,一道溫柔的聲音傳入她的耳中,繼而。令她壓迫地無法喘息的碎虛氣勢,徐徐消散。

「不要怕。」

寧凡回頭一笑,輕輕拂袖,五指一抓,按碎壓迫青黛的氣勢。

青黛得到寧凡的庇護,身上不適之感漸漸消失,對寧凡半是感激半是歉然道,「對不起都是因為我」

她知道,寧凡是在與扶桑老妖暗中比拼氣勢。

她知道。因為她不肯退避,寧凡不得不出手保護她。

而因為寧凡率先出手,則這場氣勢之爭,算是寧凡落了下風。

青黛十分自責。若她乖乖後退一些,寧凡便不會為了救她落敗了。

「小事而已,不必掛心。」

寧凡不以為然地一笑,轉過身。重新望向扶桑老妖。

對他而言,無傷大雅的勝負,並不值得掛心。

「小丫頭不錯。資質或許並非絕佳,但這道心不懼強勢,卻十分難能可貴了。想不到如今冥羅一族還能有這種後輩出現,真是難得。十萬多年前,老夫尚只是沖虛修為,與冥羅一族的大祭司也算知交好友,你也算老夫晚輩,這個玉簡是老夫當年所得,如今送給你,也算物歸原主。」

扶桑老妖呵呵一笑,對青黛露出滿意的笑容。

他手掌探入袖袍,從袖袍中取出一個破損玉簡,屈指一彈,拋給青黛。

寧凡揮手一攔,替青黛攔下玉簡,神念一掃玉簡內容,露出古怪之色,將玉簡遞給青黛,「扶桑前輩送給你的,你就收下吧。」

「哦。」

青黛乖巧地點了點頭,接過玉簡,神念一探。

起初並無異色,但越看玉簡內容越是驚喜,到了最後,竟滿懷感激地向扶桑老妖盈盈一禮。

「多謝前輩贈送玉簡!」

這玉簡之中記載的是數十種冥羅一族的失傳秘術,是扶桑老妖年輕之時從冥羅一族獲得。

那時候他是扶桑一族的族長,與冥羅一族交好,兩族之間彼此贈送過不少秘術。

萬年前的浩劫,冥羅一族不但高手死絕,族中秘術玉簡更是毀掉不少,不少秘術都失傳了。

扶桑老妖贈送青黛這枚玉簡,對冥羅一族的意義十分重大,青黛自然十分感激。

「呵呵,不必客氣,扶桑一族與冥羅一族世代交好,歸還秘術也是理所當然。」

這話只是場面話而已。

或許在冥羅一族強盛之時,兩族確實交好。

但隨著冥羅一族沒落,扶桑一族並未再與冥羅一族過於交好。

否則,湯雄怎會以十具冥羅傀儡當做任務獎勵,為何不直接將傀儡歸還給冥羅族?

否則,扶桑老妖為何早不歸還玉簡,晚不歸還玉簡,偏偏在寧凡出現之後,才歸還玉簡?

寧凡自不會被場面話給唬住,他看得出,扶桑老妖之所以向青黛示好,向冥羅一族示好,實際看得是他的面子。

「扶桑老妖,有求於我」寧凡心道。

捧高踩低本是人之常情,冥羅族沒落,扶桑族沒有繼續與冥羅族交好,並無任何過錯。

修真界中,兩個家族的交情,說白了只是利益上的來往。

若彼此勢力不對等,自然沒有交集。

寧凡對扶桑老妖沒有任何成見,只是很好奇,扶桑老妖究竟有什麼忙求他幫助。

若真是他猜測的那個忙,他絕對幫不上的

「陸道友以一人之力,連斬兩名歸元樹王,如此實力真是讓老夫驚訝我聽湯雄說,你的煞氣十分恐怖,甚至於,湯雄覺得你斬殺過碎虛修士呵呵,不知老夫是否有幸一睹道友的煞氣?」扶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