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合體雙修 >第503章洛幽蘇醒

第503章洛幽蘇醒 (1/2)

小說名稱《合體雙修》 作者:我是墨水  更新時間:2014-03-27 00:43  字數:4183

僅一日功夫,明雀便凈化了29株十萬年靈藥,顯然是全力以赴了。

除了15株靈藥被收在玉盒、放在一邊,其他凈化靈藥全被小丫頭啃出不少牙印,沾了不少口水。

這小丫頭,每凈化一株靈藥,都要啃上一兩口,破壞破壞靈藥成分。

也不知道是太過嘴饞,還是她以為啃過的靈藥,寧凡就不會和她爭了。

小孩子吃獨食的小心思么

寧凡哭笑不得地收走15株十萬年靈藥,將餘下的、沾滿口水的靈藥全部留給明雀。

「你慢慢吃,不著急放心,我不跟你搶。」

「真的嘛?你真的不搶我的葯寶寶?」小丫頭眼睛眨眨,有些不信,將剛剛凈化的第30株靈藥啃了一口。

「傻丫頭」

寧凡無奈搖頭,蘇顏只覺寧凡此刻的表情有些好笑。

「我去辦些事情,你們在此歇息,不要亂跑。」

言罷,寧凡搖身一閃,重新進入玄陰界。

15株十萬年靈藥已經湊齊,足以調和最後三片烏雷竹葉。

寧凡踏著陰霾的天空,步入草廬,身形輕如清風,沒有發出任何聲響,避免打擾到洛幽沉睡。

催動意境之力,在桌案上凝成一個漆黑的小鼎,只有尺許來高,算是碎丹鼎的縮小版。

將一株株十萬年靈藥取出,寧凡繼而催動一縷魔火,反覆煅燒靈藥。

一個時辰後,十五株靈藥被初步提煉成一滴滴粘稠的青色藥液,卻並未經過提煉萃取。

這藥液並未用於煉丹,只是用於調和烏雷竹葉,故而無需多次萃取。

寧凡取出一個血紋的瑪瑙玉碗,將一滴滴粘稠藥液置於玉碗中,繼而放入三片烏雷竹葉。

在法力的催發下,三片烏雷竹葉很快融入藥液之中。

而原本青色的藥液,立刻變得烏黑如墨。

「終於要喚醒你了」寧凡望著安然沉睡的白衣美人,心中閃過複雜的情緒。

這個女子曾幫過他無數次,而這一次,由他來幫她。

初遇之時,寧凡只是一介辟脈。

而今,寧凡卻是一介蠻魔

微微沉默之後,寧凡忽而端起瑪瑙玉碗,一口喝下所有藥液。

藥液極苦,但寧凡自然不在乎的,卻也並未咽下。

只是靠近床邊,輕輕俯下身,一口堵住洛幽冰涼的唇瓣,以口度葯,將所有靈藥全部度入洛幽體內。

烏雷竹葉本是修復元神的神葯。伴隨著藥液入體,洛幽的元神之身發出淡淡的黑色雷光,一身氣勢在這一刻驟然狂升。

寧凡立刻直起身,抹了抹嘴,嘴上還有洛幽獨有的香味,心中異樣的情緒更濃。

將所有情緒拋諸腦後,寧凡只是定定看著洛幽,觀察著洛幽節節攀升的氣勢。

洛幽的氣勢不斷攀升,朝著碎虛二重天一絲絲邁進。

她嫻靜美好的身軀,輕輕從床上飄起,飄浮在半空。氣勢從體內散出,白色裙襖衣袂飄搖。

她仍在沉睡,但秀眉卻緊蹙在一起,秀額浮出細汗,似承受了莫大痛苦。

痛楚還在提升,洛幽呼吸開始急促。

她忽然睜開明眸,眸中帶著難以掩飾的痛楚。

距離突破碎虛二重天只差片刻時間,但這片刻,卻似一萬年般漫長。

「是他喚醒我的么他,就是寧凡?」

洛幽望著那近在咫尺的白衣青年,她雖與寧凡認識許多年,但這卻是她第一次與寧凡親身接觸。

一想到在她沉睡之時,是寧凡不遺餘力尋求藥物、將她喚醒,洛幽表情閃過一絲複雜之色。繼而,那表情化作堅強,似再不懼任何痛楚。

這一刻,她只是想將柔弱藏起來,不為他所知,僅此而已。

「傻弟弟,謝謝你喚醒了姐姐。不過嘛,姐姐正在突破碎虛二重天的關鍵時刻,就不招呼你了。你且離開草廬百萬里外,以免受到姐姐氣勢波及。罡風訣」

她語氣帶著三分嫵媚,七分慵懶,眼眸深邃似海,讓人看不出她的真實心情。

她梳著墮馬髻,髮絲凌亂卻不失風度。她素手一揚,一股浩瀚的碎虛氣勢,化作一道罡風,將寧凡直接卷出草廬,卷到百萬里之外!

寧凡心中一震,這罡風有著接近碎虛二重的威力,令他無法在罡風中反抗一二,只能被生生送出百萬里外。

周身罡風一散,寧凡剛剛站定,百萬里外的草廬,忽然發出一重重法力所化的海浪,席捲蒼天!

在這一刻,洛幽突破了碎虛第二重!

而其散逸的氣勢,將百萬里之內所有虛空都震碎,而草廬則直接灰飛煙滅了。

若非寧凡被洛幽及時鬆開,他必在這氣勢下重傷的。

法力之海,漸漸平息。

百萬里之外,一個白衣如雪的肅靜女子,掛著慵懶的笑容,蓮步輕移,朝寧凡走來。

她僅一步,便跨越了百萬里距離!

她僅一指,便震散了所有法力餘波,令百萬里虛空全部癒合!

「恢復力量的感覺,真的很好呢。好弟弟,沒有受傷吧?」女子的表情似關切,又似隨口一問。

「受傷倒不至於,只是可惜了那間草廬」寧凡回之一笑,一揚手,卻祭起一株五萬年靈藥。

法力一催,那靈藥枝葉急遽生長,抽出無數草葉,根莖則長生粗壯的藤木。

寧凡一指點下,無數草葉紛紛飛散,草木堆疊,頃刻便在眼前堆出了一間草廬來。

「不過現在,草廬又有了,你還是有歇息之處的。」

寧凡暗暗打量洛幽,此刻的洛幽妖嬈美麗,好似一個罌粟,一顰一笑都能讓男子沉淪。

但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