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合體雙修 >第459章丹術,五轉巔峰

第459章丹術,五轉巔峰 (1/2)

小說名稱《合體雙修》 作者:我是墨水  更新時間:2014-02-21 01:58  字數:5268

寧凡手觸青木巨鼎,掌心傳來冰涼與厚重感。

葯魂的力量,在其掌心凝成一個漩渦。巨鼎之內凝而不散的葯氣,紛紛被吸入漩渦之中,融入葯魂之內。

葯魂之上,青色更淡,墨色更濃。

濃墨一絲絲渲染開來,寧凡心知,若這墨色徹底覆蓋整個葯魂,只留一抹淡青之時,便算是晉入五轉巔峰。

五轉青,六轉玄,七轉紫。

若是所有的淡青,再一次消散至徹底無影,則屆時…寧凡便可算一名六轉煉丹師!

六轉丹師,放眼整個雨界八百修國,也僅有寥寥7人而已。

若寧凡丹術晉入六轉,則其地位,幾乎和碎虛老怪一般尊崇!

心中浮現感激之意,感激丹皇的指點,更感激老魔的關懷。

老魔與丹皇約定,讓丹皇指點寧凡三次,每一次機會,寧凡都不會浪費!

「吞!」

寧凡目露決然,加大了吸取葯氣的力度。

這青木巨鼎,陪伴丹皇無數次煉丹,不知煉製過多少顆六轉丹藥,其中所含葯氣濃度驚世駭俗。

僅僅吸取了二十分之一的葯氣,寧凡便覺得葯魂脹痛,似乎承受不住如此強大的葯氣。

一咬牙,寧凡再次猛吸葯氣,當吸走十分之一的葯氣之後,整個葯魂幾乎脹破。

一絲絲貫徹靈魂的痛楚,讓寧凡眉頭緊皺,卻沒有多言。

他深吸一口氣,再次猛吸葯氣,巨鼎之中的葯氣,已經足足被寧凡吸走九分之一。

「此子倒是個堅忍之輩…」丹皇滿意地點點頭,他看重寧凡天賦,更看重寧凡心性。

丹道艱難,非擁有大毅力大忍耐的修士。無法登上丹道的巔峰。

丹皇看著寧凡,就好似看到年輕之時的自己。

戰火紛飛之中,年僅七歲的丹皇,還只是一介凡人孩童,在廢墟戰場之上,靠吃死人之屍度人。

那一日,一個青衣老道,來到了戰場,看到了丹皇,露出和藹的微笑。

「你為何要吃死人之屍?」

「我不想卑微地死去!」年幼的丹皇回答道。

「你可願隨我?我將授你丹術。讓你不再卑微,屹立於萬人之上…」

青衣老道的笑容,永遠印在丹皇心頭,好似父親般溫暖。

那時的丹皇,還不知道,那個青衣老道,是前代雨皇欽封的厲皇!

厲皇突破境界失敗,最終隕落。丹皇忍下悲痛,遵循厲皇的教導。吃盡無數苦難,最終踏上巔峰,成為名動九界的丹皇。

丹皇一生不收徒,因為他從未遇見過能待之如子的弟子。

世間有成千上萬的丹師欲拜在丹皇門下。但丹皇根本不稀罕。

如今,他終於遇到了一個心儀弟子,但這個弟子,卻早已另有師承。真是很可惜啊。

「疾!」

丹皇屈指,凌空一點,一抹溫潤的魂力。沒入寧凡體內,滋潤著寧凡幾欲脹破的葯魂。

他無法抹滅寧凡承受的痛,卻可醫治寧凡葯魂上破損的傷口。

他猶記得當年,自己吸收厲皇丹鼎葯氣的往事。

在厲皇的庇護下,他吸收了三分之一的厲皇葯氣。

他覺得,眼前的寧凡,亦能吸收三分之一的葯氣。

丹皇決定再幫寧凡一把,就好似當年師尊幫他一樣。

只是當丹皇以魂力幫助寧凡時,這才發現,寧凡體內竟有無數黑色星力,在自行療傷。

正在以黑星自愈的寧凡,忽然覺得葯魂之上一片清涼,精神為之一振,心知丹皇在幫他,心中感激。

他咬著牙,忍著更強烈的劇痛,猛然一吸葯氣。

青木巨鼎之中,已有三分之一的葯氣被吸入寧凡體內!

他的葯魂之上,更多的傷口破裂,被丹皇治癒著。

但痛楚,卻無法忍耐,令他額頭浮現一道道青筋。

「煉!」

沒有任何畏懼,寧凡將浩瀚的葯氣煉入葯魂之中,整個葯魂的墨色,幾乎立刻便濃郁了三分之一!

寧凡愈加確信,若能吞盡丹鼎葯氣,他可一步令葯魂突破五轉巔峰。因為這丹鼎之內,有著丹皇一生所積累的葯氣!

歷盡苦難而不厭者,可化修羅君臨巔峰…

寧凡目光驟然一決,周身黑霧繚繞,化作了黑袍化身的模樣。

他目光冰冷無情,似乎再感覺不到任何傷痛。

化身修羅,歷盡苦難,只為達到修之巔峰!

「吞!」

磅礴的葯氣,全部匯入寧凡體內。

寧凡竟一口吞盡了青木巨鼎的所有葯氣!

貫徹靈魂的疼痛,再難忍耐,令得黑袍寧凡悶哼一聲,肉身驟然崩碎成血霧。

旁人只是化身碎散重凝的強大,卻無人想過那肉身粉碎的痛楚。

一碎一凝,痛徹心扉,寧凡鯨吞著葯氣。

百碎百凝,一次次化身粉碎,寧凡不斷抵擋著葯氣的衝擊,漸漸將葯氣徹底煉化。

葯魂之上濃墨之色,不斷延伸,從三分之一,擴散成三分之二。最終,整個葯魂都化作濃墨之色,只在那墨色之上,尚有輕微的淡青之色。

葯魂,五轉巔峰!

「好!」

一旁始終沉默的丹皇,終於贊了一句。

寧凡沒有辜負他的期望,竟以大毅力吞盡了青木巨鼎的所有葯氣。

這種忍性,甚至比丹皇都更強一分。

「試試能否趁著葯魂晉級,一舉凝出本命丹鼎。」丹皇提醒道。

「是。」

寧凡閉上眼,一絲絲意境的力量,從體內散開。

雨之神意,山之魔意,扶離妖意…三種截然不同的意境,忽然融為一體,化作一場漫天回憶的黑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