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合體雙修 >第263章那一年,風雪

第263章那一年,風雪 (1/4)

小說名稱《合體雙修》 作者:我是墨水  更新時間:2013-11-29 23:58  字數:8228

「我要,界圖!」

寧凡舉起血劍,劍指陸界焚。

彷彿若對方失信,則此劍,便敢斬向堂堂火將!

彈指間,血龍被石兵鎮服,黑龍被女屍打殘。望著狼藉殘血的火台,陸界焚面色難看之極。

他本擬定三種方法,取得羅雲界圖。

令陸北偷!令凈雲威逼!憑賭戰強取!

只是三種途徑,皆因寧凡一人,而俱都失敗。

血龍妖劍,此劍對血龍之血的陸界焚,好似有著天生壓制。

劍威相融,寧凡的聲音,好似變作兩個。

一個是本人,一個是劍骨天妖血龍的命令。

我要,界圖!

羅雲一方,有妖妃撐腰,有陸道塵牽制,有寧凡持劍斬敵,而凈火部一方,入羅雲的三將,俱都死絕…陸界焚心知,今日,他若不交出界圖,則難以活著走出羅雲。

「陸界焚,你雖是化神後期,我等殺不了你,但若不交界圖,老夫拚卻封賜之力,令你重傷,還是做得到的,如何選擇,你當明白!」陸道塵渾濁的老眼,閃過威脅之意。

「哼,罷了,區區界圖,本將還不至於失信於人!此次賭戰將比,是你羅雲贏了!」

陸界焚眼光慍怒,神色卻不露一分,一拍儲物袋,取出一掌暗紅的古獸殘圖,狠狠擲給陸道塵,並在同一刻,化作血煙飄出數萬里之外,遁去。

陸道塵沒有追。界圖已到手,再與陸界焚拼個你死我活,不值…

他徐徐降落火台,步步走近寧凡,最終,在所有羅雲妖族的矚目下,將界圖。交到寧凡手上。

「凈火界圖,歸你!至於老夫那塊界圖…若你應老夫一件事,同樣歸你!」

「什麼事!」

「放心,對你而言,絕非為難之事!」

陸道塵眼光閃過一絲疲憊與欣慰,眼光掃過火台下的都郡,深深吸了口氣,旋即,朗聲宣布。

「從今日起,陸北為我羅雲第八妖將。不服者,剝奪軍職,逐出羅雲!」

陸道塵的目光,堅定不移。其聲音一落,羅雲都郡,一時沉寂。

從未有任何人,未經妖將考核,未入化神境界,便可晉陞妖將。

但沒有人懷疑。寧凡有提拔為妖將的實力。

「我等都郡之妖,無人不服!見過北將軍!」

妖族尚武,而今日的寧凡,給群妖見識了。何謂強橫。

此人,有資格為羅雲之將!若無此人,今日將比,羅雲必敗。

只是不少老怪心有疑慮…封妖大人。為何要將界圖,交給陸北。

此物,不是喚醒妖帥大人的必需之物么…

望江樓。被列入羅雲禁地,因為此處是寧凡晉陞妖將之後,在羅雲的將府。甚至,周遭數十里,都被化為宮府,一日之間,建起無數亭台樓閣,並有一萬妖軍,劃撥入寧凡麾下,成為北將軍直屬,鎮守將府!

十日之中,寧凡穩坐石關,運行妖力周天。

在其身前,放著界圖一張,儲物袋三個,膝上,橫放血劍一柄。

風女、茶女被派去打理將府,石關之中,護衛著女屍、石兵,各手擒一道荒獸龍魂。

這便是此戰,寧凡的全部收穫。

從凈雲手中,奪得碧焰草,妖力化神,不遠矣。

從金群手中,奪得離日槍,妖術神通,不缺矣。

從鯉伴手中,奪得血劍、龍魂,甚至這鯉伴不知從何處,又弄到一大塊太古星辰鐵,同樣便宜了寧凡。

妖力化神,不遠了。

界圖也得到九分之一,甚至從陸道塵的行為判斷,另一塊界圖,只需自己答應他某件事,輕而易舉可獲得。那事,對陸道塵而言是萬難,對自己,或許極為簡單…具體如何,之後一見陸道塵,便可俱都獲悉,想必陸道塵,早已等急了。

化神,化神…在越國,元嬰便是傳說,在大晉,化神便是至尊,在無盡海,化神仍是老祖,但自己手上,已斬7名化神,甚至自己,也即將步入那傳說之境…

只是,越臨近化神,寧凡的心,便越感到孤獨、疲憊。

累,很累…斬敵之時,不可有絲毫猶豫,但斬敵之後,望著敵人之血泊,寧凡的心,越來越疲憊。

鯉伴,當日之仇,將之斬殺,古怪的是,寧凡感到的不是快意,而是空虛…

這便是復仇的感覺么。

或許有朝一日,自己斬滅涅皇,會更加空虛、迷茫。

妖族魔族中,化神之後,便可為將。

上古之時,修士一旦化神,便可入天庭,受封成神,乘金焰車馳騁戰場。這是『化神』二字的真正來歷…

金丹期的心魔大關,是斬情。

化神期的心魔大關,卻是斬凡。

這一步,是徹底將自己與凡塵切斷,將過往一一捏碎。

傳聞修士化神之時,會心神沉入天道神碑,在神碑之前,明悟前世今生,斬斷凡塵,並在神碑刻印姓名,為天道承認。

可以說,無論神、妖、魔,哪一族化神,若非特殊情形,想要化神,都需得到天道承認。

所以,斬殺化神修士,才會如此讓天道震怒,產生如此巨大的煞氣。

「斬斷過往…我根本不知道,我的過往是什麼…從冥羅果的夢境中,我知我本姓雲,我父是誰,我母為誰,他們是否健在人世,我皆不知…如此,如何才能斬斷過往,在天道神碑之上,留下一筆…且洞虛老祖所言,我不可化神,需化魔,此事,我是否可理解為,拒絕在神碑刻名,在天道的矚目下,留下筆跡…」

寧凡感覺,自己好似陷入了一個巨大謎團。

在二次醒血之時,憑藉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