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合體雙修 >第215章北小蠻的『清白』

第215章北小蠻的『清白』 (1/2)

小說名稱《合體雙修》 作者:我是墨水  更新時間:2013-11-10 20:43  字數:3958

當寧凡出現在玄武城上空之時,滿城寂靜。

海風微咸,吹不散淡淡的血腥,戾氣化作絲絲紅光,在其身上微芒閃動。

在此人一個目光之下,滿城修士,莫敢出聲!

一種無形魔威,讓不少老怪,暗暗吞咽口水。

周明!此人一人,誅殺遺世宮三位塔主!三名大修士,無一生還!

化神之下,第一人!此人配得上此名!

「散了吧…」寧凡淡淡的聲音,卻融於天地,淡淡傳開。

而立刻,所有修士紛紛向天抱拳,各自散去。

喧鬧的修城,因為寧凡一言,而空空蕩蕩,街道寂寞。

寧凡微微閉上眼,散去眼中淡漠。

這感覺,很好。如今的自己,行走在無盡海,多半沒有不長眼之人,敢惹禍上門了。

這是一種魔威,比起那些大勢力公子、舉招牌宣揚背景,要來的實際的多。

無盡海,修墳。背景、面子,都是虛的,實力、魔威,才是橫行的保證!

降落地面,降落在女屍身邊。

女屍原本平靜的眼神,在看到寧凡臉色微微蒼白後,立刻伸起冰涼的手,撫摸寧凡臉頰。

「光…受…傷…」

「沒事,小傷而已。走吧,我幫遺世宮解決了三名腹患,若那陸青不重謝我,便說不過去了。」

寧凡微微一笑,牽起女屍的柔荑小手,在空蕩的街道行去。

遺世宮,南丹塔。

莫雲的臉色,極其複雜。而那余龍『老祖』,則有些坐立不安了。

二十七名三轉丹師,五名四轉,俱是默不作聲,氣氛凝重。

在命玉破碎、三塔主身死消息傳開後,立刻,如何處置兇手周明,成了在場諸人議論話題。

明眼人都看得出,陸青從始至終不勸架,以他的立場,自是存了借刀殺人的心思。

可以說,三塔塔主明裡是周明所殺,暗裡,卻有陸青的慫恿、推動。

既然殺人是陸青的意思,那麼周明非但無過,反倒有功了?

但這有功,又不可明賞,明明是遺世宮之人被殺,陸青若還獎賞,則會令遺世宮威名大減、惡名遠播。

連同外魔、坑殺自家煉丹師,僅僅因為這煉丹師是別有用心之輩…這名頭,不好聽。

既不能賞,卻更不能罰…周明以一敵三,滅三名大修士,這戰績,可謂化神之下第一人,這份實力,恐怕真正的化神初期,都未必能擒下此人。

擒之不下,則得罪此人,平白招惹一殺人無忌的凶魔,不值,太不值。

此人簡直是瘋子,走到哪裡,哪裡都是一片血海…

死荒丘之殺,丹鼎門之殺,加上玄武城之殺…而有心之人,更隱隱發現,當曰封妖殿七長老鷹鶴,其身死之曰,便有那周明橫衝出島…如此看來,封妖殿長老,多半也是此人所殺!

所謂傷敵十指,不如斷其一指,以外海遺世宮之力,擒不下周明,殺不死此人,則得罪此人,實為不智!

於是,所有老怪在處置周明的會議上,紛紛決定,保持沉默。

這種問題上,說錯一句話,可能便為自己惹下彌天大禍。

沒有人是傻子…

陸青一面品香茗,一面指敲玉案,面色氣定神閑,但急促的指尖,卻表明他內心實際並不平靜。他本無擒殺周明之心。只是在考慮,該私下給周明什麼好處…

回憶起此人在玄武城時,好似刻意施展兩種地脈妖火,陸青便微微感到頭疼。

在外人看來,那舉動是在給三塔塔主示威,但以周明姓格,萬萬沒有一戰之前、先露底牌的興趣。

此人的地脈妖火,是給陸青看得…

他是在暗示陸青,他可吞噬兩種地脈妖火,並看上了…青鸞火!

「麻煩…」

是,確實麻煩。

若那周明的實力,僅僅勉強可殺北褐一人,他陸青雖重視此人,也僅僅看在其五轉丹術之上,按照他對煉丹師的理解,送幾種五轉丹方,便足以打發此人。

但偏偏,周明獨殺三人,且戰鬥,極快便結束,甚至未耗損太多時間。這份實力,這滅敵速度,陸青自問便是自己出手,也不過如此了。

此人深不可測…他要青鸞火,便是陸青,都不敢無視。

如此看來,自己所謂的借刀殺人之計,實際只是銀虎殺狼。

死了三名窺伺青鸞火的塔主,卻來了個周明…

「麻煩啊…」

陸青的目光,瞥向北小蠻,見北小蠻正心煩氣躁地嗑瓜子,不由苦笑。

「小姐,你覺得該如何對待周明…」

對待,而非處置…他陸青雖糾結如何結好寧凡,卻並不動搖結好之心,更無一分與之敵對的意思。

開玩笑!不看寧凡實力,且說其煉丹術達到五轉…五轉煉丹師,可煉製提升化神修士修為之丹藥,他陸青,說不得還要跟寧凡求丹的。

莫看遺世宮中等級、掛名的五轉丹師,也有十幾人,但這些人,幾乎統統是雨殿之人,並在八百修國之地,除了需要遺世塔修鍊之時,其他時間,根本不入無盡海。

他陸青,看得見摸得著的五轉丹師,只有寧凡一人!

結好,必須結好,但問題是,怎麼結好…

「有什麼麻煩的…直接殺了!哼哼,雖然他殺了那三個老東西,本宮也很痛快,但是么…本宮太討厭那周明了,陸青,你負責,殺了周明!」

『噗!』

陸青一口清茶,噴了出來,苦笑搖頭。

不愧是小姐,我行我素,根本不考慮利害得失的。

小姐也太看得起我陸青了,莫說我殺不了周明,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