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合體雙修 >第144章情意

第144章情意 (1/2)

小說名稱《合體雙修》 作者:我是墨水  更新時間:2013-11-01 22:36  字數:4472

自地底離開,老魔將所有劍修,轟出思凡宮,並約定,三日之後,必帶小梅與獨孤,隨這些人返回劍界。-

獨孤,終究是要離去,否則劍魂離體太久

夜色,雪亦深,朵朵雪花之中,寧凡立在當初所居的思凡宮別院外,看那一株梅,一青石,一座墳。

心頭微微有些古怪,抬起手,心念一動,手背之上,便有一道同心劍印,閃著淡淡劍光浮現。

同心劍印,為劍界的誓約之印,種印男女,永結同心,不離不棄被種下此印,寧凡倒沒有什麼,因為他又沒發過什麼心魔大誓,但小獨孤,可就麻煩了。

此生,她將只能與寧凡成親若與其他男子結合,則會毀印而死

「那個,我說獨孤小姐,我們是不是該好好談談這同心劍印既然種下,你似乎已經算是我的妻子了」

「胡說!寧小魔!誰是你妻子了!還有,我叫獨孤,又不姓獨孤」墳丘之中,傳出小獨孤羞惱的聲音,但說到姓氏,她的聲音忽然一停

劍界女子,沒有姓氏,若嫁為人婦,則日後繼承夫姓。

似獨孤的姐姐,小梅,其名字,便單單一個『梅』字,而與老魔私定終身後,小梅便自稱為韓梅寒梅傲雪,她喜歡這名字。

而獨孤么,若嫁給寧凡,恐怕日後會叫寧獨孤?

劍界女子,嫁後隨夫,若無夫君,終生無姓當年劍界之祖,是一名女子,一生孤高,不許深情,至死,都沒有姓氏

白骨如山忘姓氏說的,便是那一女子。

此刻話題,微妙得轉移到了獨孤的姓氏上,而寧凡,仍不自覺,大感意外地問道。

「你不姓獨孤,那姓什麼你家族,姓什麼?」

「姓凌,但我,不姓凌父親不許,此乃劍界傳統」獨孤似頗有不滿。

「這樣啊,那你日後嫁給我,想姓什麼,就姓什麼,姓凌也可,姓小豬小狗也可,隨你喜歡,可好?」寧凡調笑道。

「呸!我為什麼要嫁給你!寧小魔,我告訴你,你離我越遠越好!」

「這樣啊說說正事吧」

寧凡收了調笑之色,同心劍印,明擺著是小獨孤擺脫劍界婚約的手段,寧凡自不會無恥到憑一個劍印,要挾獨孤嫁給自己。

他的調笑,不過是想緩和下二人尷尬氣氛,更重要的,卻是有事相求。

「你有什麼正事,會和我說」墳中,獨孤微感詫異。

「師尊隨你去了劍界你幫我,照顧他一下,莫要讓他為人所害此事,算是我的請求。而作為回報,關於你成親之事,日後若有麻煩,可告知於我,我定赴劍界,為你解憂,不過,即便幫忙,可能百年之後才會有時間的」

這恐怕是寧凡,第一次對獨孤鄭重其事,而其目光,讓小獨孤芳心一顫,俏臉一紅,暗暗道。

寧凡,竟求她了真是稀奇

聽聞寧凡願意幫助自己,扮演未婚夫、解決婚約麻煩,小獨孤自是鬆了口氣,但同時,連她自己都未察覺到,自己有一絲失落。

若不是為了幫忙,而是因為喜歡,才娶自己,那該多好難父皇,一定不許的。

她一縷香魂,輕輕飄出墳丘,立在梅樹下,清冷的眸光,微微露出笑意。

「你幫我,我自會幫你的。雖然我不喜韓元極,但他對姐姐,確實一往情深,若姐姐有朝一日,能夠蘇醒,多半也不願看到韓元極死傷的有我在,劍界之中,沒有宵小敢動韓元極,而以韓元極『四溟執事』的身份,神皇級高手,是不敢輕易動他的唯一要注意的,是魔界的暗殺,此事,我會求父皇留心」

小獨孤並未給寧凡解釋,何為『四溟執事』,但這卻不妨礙寧凡理解,看起來,老魔在四天之上,除了黑魔派掌門,似乎還另有身份,這個身份,便是雨界神皇見了,都要禮遇

執事,在四天的地位,或許並不高但這個身份,足夠老魔在下界,不受暗算了。

寧凡的目光,帶著感激,落在獨孤的臉上,他細細端詳其眼前的清冷、幽獨的女子。

不論是假戲真做,還是掩人耳目,此女在名分而言,算是自己的妻子了。

仙子一般,畫中人物,卻與自己一介莽夫,有了交集。

但自己面對如此絕世仙子,卻再無面紅心跳的失態。

猶記得幼時,尚在海寧之時,自己有次,不小心看到主家某個小姐在湖中沐浴,因為那小姐太過美麗,而驚呼失態那小姐雖未怪罪自己,但自己,可著實因為侮窺春色,被不少主家公子,暗中責難。

變了,變了寧凡的命運改變,心亦變少年情懷不再,一幕幕殺伐、血戰,在經歷冥羅果五十年夢境之後,將寧凡的心,變得蒼老、沉著。

他的窺探,使得小獨孤冰冷的容顏,忽然羞惱,別過目光,暗暗責怪寧凡目光輕佻。

他一抱拳,忽而對獨孤一禮。

「多謝。你的劍氣,救過我數次如今你又允諾護我師尊,則我寧凡,欠你兩個人情!」

「是么」獨孤卻忽而背過身,淡唇輕抿,似在猶豫。

再轉身時,卻從懷中,掏出一塊古卷。

「給你」她只淡淡說道,但眼中,隱隱閃過一絲緊張,使得她立刻補充道。

「只是借你看看,不是送你你不要想多了」

接過古卷,其上帶著一絲體溫,以及一縷處子幽香。

而最讓寧凡在意的,並非此香味,而是古卷的內容。

他輕輕翻動了幾頁古卷,但旋即,便露出震驚之色,並立刻合上古卷,歸還獨孤。

「如此大禮,我不能收!」

「說了借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