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合體雙修 >第49章元嬰之威,雨殿神使(第一

第49章元嬰之威,雨殿神使(第一 (1/2)

小說名稱《合體雙修》 作者:我是墨水  更新時間:2013-11-01 22:36  字數:3375

西越冥雀谷,是一座綿延百里的大裂谷,終年被霧氣籠罩,露出其中隱約的瓊樓玉宇,頗有桃源仙境的意味。-

可惜,這裡並非什麼善地,而是越國赫赫有名的魔宗——鬼雀宗。

來往的修士,或化作流光,或身騎異獸,呼嘯穿入霧氣之中。每當有修士進入山谷,便會被那陰冷的霧氣刺激一下。

明明是春暖花開的季節,但冥雀谷的霧氣,卻給人神魂一種陰冷之感。

一個少年,白衣黑氅,悠然隨人cháo,穿越霧氣,進入冥雀谷,他的身影,絲毫修為不露,顯得毫不起眼,並無人關注。

但當他進入霧氣的一瞬,忽而眼光一閃,微微一笑,「好陰冷的氣息,並非冰雪之涼,而是神魂之冷有意思,這便是『玄陰氣』的神妙么『天霜寒氣』中,排名第七的寒氣,可凍結神魂,不,準確的說,一旦吞噬『玄陰氣』,這寒氣會在不知不覺中,改善修士的神魂強度此物,倒是個寶貝,只不知,會藏在何處。想來玄陰氣,定是極難盜取的,畢竟,師尊在鬼雀宗四十年,都沒有盜取玄陰氣若是好拿,這種好東西,多半都被他順手牽羊了。」

實際上,最讓少年在意的,不是玄陰氣本身,而是進入霧氣範圍後,丹田之內陰陽鎖的微弱感應,似乎這裡有什麼,讓陰陽鎖極感興趣。

這少年,正是一路趕來的寧凡。不遮面巾,不露殺氣,不顯修為。他體格瘦削,笑容陽光,就好似一個凡人公子。

進入霧氣十里後,道路變得狹窄,更有鬼雀魔修巡守。原本踏天而行的融靈老怪,也紛紛降落於地,不敢再飛行。否則,是會受到巡守高手攻擊的。

只是天空之上,幾艘寶光四溢的樓船,仍不降落,繼續飛行。而縱然是鬼雀宗高手,都不敢攔阻。

金丹高手!前來鬼雀宗觀覽收徒大典的,不乏其他宗門的金丹老怪。鬼雀宗收徒大典,十年一次,是難得一見的盛況。如今天離宗覆滅,鬼雀宗一躍成為越國第一魔宗,許多宗門各懷心思,盯著鬼雀宗。

他們需要知道,鬼雀宗今年,會收到多少資質優秀的弟子。

金丹高手,身份顯赫,縱然強如鬼雀宗,也不敢輕易怠慢。

寧凡駐步,抬頭望天,暗忖自己若是取出七梅樓船,或許也可直接橫行鬼雀宗,無人攔阻。不過這念頭方一升起,便被其搖搖頭,壓下。

七梅樓船,太過招搖,自己來鬼雀宗偷盜玄陰氣,還是低調點好,雖然,寧凡有著老魔徒弟、藍眉夫君的光環加身,註定處在風頭浪尖。

在寧凡搖頭之時,身旁一個麻衣壯漢,朝寧凡走來,一副志趣相投的神情,「哎呀呀,這位仁兄,也瞧不起神仙么,老子『雲烈』,同樣瞧不起神仙。神仙憑什麼高高在上,憑什麼高人一等不過,老子還是要修仙,不然永遠就低人一等,這感覺,真他娘糾結。」

名為雲烈的青年,長得頗具特色,朝天鼻,黑炭臉,面如鍋底,捲髮赤須,彪形八尺。相貌倒是魁梧,不過神情么,就有些玩世不恭了。

玩世不恭的神情,如果落在寧凡這種俊朗公子上,或許就是風流倜儻,不過落在這醜陋壯漢臉上,就有點醜陋和滑稽了。

但寧凡並未有瞧不起壯漢的意思,神情絲毫不動。人不可貌相,寧凡對容貌美醜,並不看重,他在意的,是這壯漢蔑視仙神的表情,與半年前的自己,很像。

世間難有公平,適應修真界法則,才能存活,這是每個修士的悲哀。

一旁幾個辟脈修士,一聽丑漢大放狂言,蔑視仙神,皆是冷笑。但旋即,被丑漢一個眼神掃視,竟皆背心一寒,速速閉嘴。

路人皆是暗暗心驚,這壯漢究竟是什麼人,氣勢怎的這生嚇人?

「仁兄如何看待仙神?如何看待凡人?」名為雲烈的丑漢,絲毫懶得理會那些辟脈修士。一指天空的金丹樓船,神情不屑。

他這話,自然是問寧凡的。雲烈的修為,寧凡看不出,而寧凡的修為,雲烈一眼看透。寧凡眼角一縮,這丑漢,修為有些高深莫測了。給寧凡的感覺,比鬼雀子等人強太多。

元嬰期高手越國沒有元嬰,這高手,必定是從其他國家前來。

寧凡見金丹樓船,不卑不亢,這表情,雲烈喜歡。而寧凡看待雲烈醜陋容貌,更沒有半分鄙夷,這份心性,雲烈同樣欣賞,故而,才會關注寧凡,有此一問。

「修為,是一座無法逾越的高山。而仙,是站在山上的人。修為,是一個囚封人性的囚籠,而凡,便是困在囚籠里的人。若掙脫天地囚籠,凡可為仙。若固步自封,仙可墮凡。而在我眼中,金丹期,遠遠未成仙,至少,在那種絕世人物面前,無法稱之為仙」

寧凡的眼前,浮現出亂古大帝的影像,一指碎星,一呼一吸星河逆動。那種大法力,才有資格成為仙,甚至涅皇,都不配!

寧凡的身體之內,有一根傲骨,並非傲慢,而是不屈。

他言罷,與雲烈丑漢拱手一禮,轉身離去,並沒有繼續深談的意思。而雲烈,似乎也同樣不循常禮,連寧凡姓名都不問,只是望著寧凡的背影,露出一絲讚賞。

「想不到,區區下級修真國的越國,竟然有此等人才。這種人才,放在我『雨之神殿』,都是百年一遇。可惜,此子一身魔功,根基已深,怕是難以轉修正道功法,神殿的老頑固們,是不會容許魔修加入的。可惜,可惜,大好良才」

而在寧凡離去的時候,天空中金碧輝煌的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