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合體雙修 >第890章紅芒之下,一襲白衣!

第890章紅芒之下,一襲白衣! (1/4)

小說名稱《合體雙修》 作者:我是墨水  更新時間:2015-01-16 04:23  字數:8237

寧凡走出房『門』,看到的第一眼,便是夜空之上,多出了一尊巨大暗影。{哈

那暗影高踞於蠻蒼之巔,離地不知有多高,等閑渡真修士,縱然窮數月之力,也無法飛上穹蒼之巔,看清那暗影真正面貌。

即便寧凡習得窺天雨術,也無法令神念化雨,延伸至那等高度,窺探天巔之貌。

他眼覆青芒,『洞』穿夜『色』,也只能依稀看出,那暗影的本尊,是一尊古像。

那古像暗影突兀地出現在夜『色』中,好似從無盡虛空中直接降臨一般。

古像的雙目,起初尚是一團幽暗,但隨著時間推移,忽的『射』出兩道有如實質的紅芒,猛地俯瞰向整個蠻荒!

這一刻,非只寧凡一人,整個蠻荒的生靈,都有了被人殺機鎖定的感覺!

以殺機鎖定眾生的,赫然就是穹蒼之巔的那尊古像!

緊接著,便有一道老者之聲,從天而落,猶如雷霆轟鳴,頃刻傳遍整個蠻荒!

「古像一轉,塵陣開,囚蠻蒼萬靈!」

在聽到這聲音的瞬間,寧凡面『色』立刻一變。

這句話,他在渡真幻境中聽到過!當初七代蠻祖血祭蠻荒之時,便曾說過這樣一句話語,這話語,分明是催動太古逆塵陣的咒訣!

這話語中蘊含的殺機,似要葬送整個蠻荒,亦在所不惜!

隨著這話語一落,夜空上的古像暗影驀然轉動起來,傳出轟隆隆的沉悶聲響。

整個蠻荒地底,立刻便有萬千紅芒受到指引,破地而出,在大地之上勾連成陣,蠻荒百分之四十的地界,瞬間便被血『色』陣光淹沒!

「太古逆塵陣!有人在穹蒼之巔,催動此陣。試圖血祭蠻荒!」

寧凡目光一震,沒有任何猶豫,騰空飛起,沐著風雪,屹立於夜空之上,黑髮隨風獵獵吹動。

催動雨術,寧凡神念融入夜雨,驟然朝整個蠻荒散開。

曾經,妖族試圖解封太古逆塵陣的破碎殘陣,卻只成功解封了四成。餘下六成,被人族仙尊毀去。

故而,如今的太古逆塵陣無法覆蓋整個蠻荒,只能血祭百分之四十的地域。饒是如此,已在整個蠻荒範圍,造成驚世殺戮!

蠻荒四十二域,除了妖族七域、人族五域外,尚有三十個未佔領區域。

三十個未佔領蠻域,共有十七個。淪入了太古逆塵陣之中,成為了人間煉獄!

蠻荒古域,第五區域。

某座名為中山城的蠻城,剛剛經歷一場蠻獸攻城。此刻正享受著獸『潮』退去的片刻平靜。但這平靜,旋即便被裂地而出的血光所打破!

城牆上,數百名守城士卒正在蠻僧的指揮下修復蠻像,城中。很多人已經遍體鱗傷,長街之上,處處都是坍塌房屋。凝固的污血,凍硬的殘屍,那些殘屍,有人有獸,足可見之前獸『潮』攻城之慘烈。

城中倖存者各個面『色』凄然,不知能否撐過這寒冷的雪夜。

但當血光降臨的一瞬間,城中數萬百姓表情定格,來不及發出慘叫,一個接一個地爆體而死,屍血一滴滴融入了大地之中。

偌大的中山城,一瞬間成為一座空城,寒風吹過殘垣,沒有任何回應,好似嗚咽。

整個第五區域,除中山城外,共有四十九萬蠻城,無一倖免,全部罹難。

蠻荒古域,第十二蠻域。

某座名為孟公城的蠻城,數十名大儒冒著大雪,在孟公山下講著最後一堂課。

孟公城大儒很多,蠻僧很少。此城向來是第十二蠻域無數蠻人嚮往已久的儒學聖地,但在蠻獸的一**襲擊下,此城早已瀕臨毀滅

城中百姓知道,只要再來幾次蠻獸攻城,他們便會死於蠻獸之口。

他們知道自己生命將近,他們畏懼著死亡,有的人在抱頭痛哭,也有一些儒生,臨死不懼,冒著大雪,聽先生們授課。

這是最後一課了他們信奉天地君親師,信奉生死有命,只是他們仍有不甘,不甘於身為卑微的凡人,無法選擇自己的命運

「老夫一生所學,全在一個儒字。老夫自以為學究天人,死到臨頭,卻仍是不明白,何為儒儒,當為人之所需,當順應天命,當明尊卑,當對蒼天心懷敬畏,不可逆了倫常!老夫自問一生順應天命,教化眾生,遵從天意,心中無逆,但天意到頭來,卻讓老夫去死,卻讓老夫教化的千千萬萬無辜百姓去死,這是為何!」

「我輩儒生,敬天法祖,天卻屢屢降劫,棄吾生死於不顧!」

「老夫一生追求之儒,是對是錯!敬天,是對是錯!」

一名白須極地的佝僂老儒,正在風雪中悲呼,但他的悲呼聲,很快便中止,下一瞬,整個孟公城慘遭血祭,無一倖存

蠻荒第十二區域,共六十二萬蠻城,全部城破命絕,罹難者無數。

第十三蠻域,第十五蠻域,第十六蠻域一個個未佔領蠻域,接連被血光淹沒。

天蠻城所在的蠻荒第八區域,僥倖沒有處在太古逆塵陣的殘陣覆蓋範圍。寧凡明明該慶幸,但他笑不出來!

整整十七個未佔領蠻域被血祭,只十餘個呼吸,便有數千億蠻人,被太古逆塵陣奪去『性』命!

「妖族散養逆嬰,暗中解封殘陣,為的便是今夜之血祭么!他們血祭蠻荒,目的是什麼」

「若非我泄『露』了妖族殘陣消息,令殘陣毀去六成,恐怕今夜整個蠻荒,都會被太古逆塵陣血祭,便是天蠻城,恐怕也無法倖免」

寧凡負手立於雪空之上,目光冰冷,朝穹蒼之巔的暗影望去。

古像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