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合體雙修 >第855章她,是本座器靈!

第855章她,是本座器靈! (1/3)

小說名稱《合體雙修》 作者:我是墨水  更新時間:2014-12-03 17:03  字數:7418

素雷宗,後山禁地。

禁地之中,有一座石關洞府,這洞府,是落雷界主的閉關之地。

洞府之外,二十多個素雷宗強者把守於此地,守衛弟子全部擁有化神之上的修為。

三名煉虛境界的守衛統領,則在一旁涼亭之中,青梅煮酒,論著時事,好不愜意。

「嘖嘖嘖,諸位道友聽說了沒,十級雷界極雷界,以及極雷界附近七個九級雷界,全部進入戒嚴狀態。據說這八大雷界已經全部『亂』成一片,也不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竟讓那些大能修士如此慌張」

「此事老夫也略有耳聞,據說極雷宮出了什麼變故,如今正在找人,具體要找什麼人,連他們自己都不清楚真是可笑!」

「呵呵,那些大能修士定是遇到什麼大麻煩了,不過這與我等何干?我等煉虛修士,只需吃吃喝喝,混混日子,圖個逍遙即可,閑事莫管,莫管…」

「說的是,喝,喝!看守石關的日子,真是悠閑啊!」

三人正愜意喝著小酒,忽然間,一股冷厲的呵斥聲傳入三人耳中,帶著浩瀚威壓,直接震碎三人酒杯,並震得三人吐血重傷。首發合體雙修855

「哼!讓你們給界主守關,便是這麼守的么!」

一聽這道聲音,三名守山統領立刻嚇得面無血『色』,哪裡顧得上擦血,立刻倉皇跑出涼亭,一見來人,心中暗叫不好,立刻抱拳而拜。

「守山統領周文、陸丙、余稠,見過執法老祖!」

來人一共四人,除了三名人玄老祖,還有一名帶著鬼面的銀髮修士,正是寧凡。

而呵斥三人的,卻是那名褐衣人玄,此人是素雷宗執法老祖,御下一向嚴苛,素雷宗內,無人不懼他。

其他守山弟子見統領被責,紛紛『露』出懼意,生怕被執法老祖連他們一起一併責罰。

「哼!算你們運氣好,今日老夫沒空責罰你們!罷了,你們姑且退下吧!」

褐衣老者冷哼一聲,遣退了眾弟子。

眾守山弟子立刻如蒙大赦,匆匆告退,只是離去前,或多或少都略帶好奇地看了寧凡一眼。

褐衣老者對任何人都是冷麵無情的樣子,但對寧凡,卻是滿臉堆笑的模樣。

他們很好奇,寧凡究竟是何方神聖,竟能令執法老祖如此恭敬對待。

寧凡目光微微閃爍,剛才三名守山統領的話語,全部被他聽了去。

三千雷界,似乎有什麼大事發生了,引得諸界戒嚴不過這一切,貌似與他無關..時

「徐老祖就在石關內閉關,道友可自行進入,我等會在外面等候。」

褐衣老者言罷,取出一個令牌,朝石關打出一訣。首發合體雙修855

立刻,石關的石門轟隆隆地開啟,『露』出其中黑漆漆的通道。

寧凡沉默少許,終是獨自一人踏入石門。在他進入石關的瞬間,石門立刻自行關閉。

兩道石壁上的銅燈,則忽然自行點燃,昏暗搖曳的燈火,在走道上留下冇斑駁的暗影。

「小友,老夫等你多時了你,終於還是來了」

石關的深處,忽然傳出一道沙啞的老者之聲,帶著幾分欣慰的意味。

寧凡目光微微一凝,出聲者,是一名鬼玄後期修士,氣息之中,死氣極濃,離死不運.

此人,便是太素雷帝唯一一個留存世間的門徒徐延宗!

若小妖女情報無錯,此人應該已活了超過五千萬年..他的修為,真的只是鬼玄么時時時

心中多了幾分戒備,寧凡朝石關深處走去。

石關的盡頭,是一間石室,石室中燈火昏暗,蒲團上,盤膝坐著一個骨瘦如柴地瘦小老者。

老者的眼眶深深凹下,目光渾濁、分離,精神萎靡。

他的身上,散發著濃濃的死氣,很難想像,這會是一個活人。

在看到這老者的瞬間,寧凡眉心雷星立刻出現滾燙之感,似從老者身上,察覺到什麼。

一瞬間,寧凡明白了,這區區鬼玄後期的老者,是如何活過五千萬年悠久歲月的。

此人確實是鬼玄後期修為,卻並非活人故而也不曾死去.

「原來是傀儡…」寧凡自語道。

這瘦小老者正是徐延宗,他是一具傀儡,一具太素雷帝親手製造的傀儡。

這傀儡實力或許不強,但由於是仙帝製作,體內擁有太素雷帝留下的雷力遮掩,便是一些修為高深的舍空、碎念,也未必能看破此人傀儡身份。

寧凡之所以能一眼看破此人身份,是因為眉心的太素雷星,使得他看破了老者體內的雷力遮掩。

「呵呵.小友不愧是雷星的擁有者,竟一眼看破了老夫的身份.如小友所見,老大確實是一具傀儡,是雷帝親手製作的傀儡傀儡並非生靈,自然不會有壽數限制,也不會有天劫困擾。然而世間萬物,都逃不過歲月磨蝕老夫已竭盡所能,延緩傀身腐朽了,然而這傀儡之身,仍是不得不腐朽..老夫,大限已到,慶幸的是,小友還是來了…」

「老夫知道小友心中有諸多疑問,這些疑問,老夫會為小友一一解哈」

「老夫之所以知曉小友是雨界來人,是因為,有人告訴過老夫,一旦雷帝道滅,小友便會到來」

「那人是誰,小友不必問老夫,問了也是白問那人是何身份,老夫也不知,只知他來歷十分神秘,修為十分恐怖,是連雷帝都視為前輩的老慎」

徐延宗乾咳了幾聲,他眼中的死氣,越來越重,說出這幾句話,似乎快要耗盡他的力氣。

寧凡沒有『插』嘴,他在思索徐延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