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一卷蠻鬼風雲第一百三十八章擎天

第一卷蠻鬼風雲第一百三十八章擎天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4-01-09 10:34  字數:3590

此刻他回首看向遠處,臉色凝重無比。

因為遠處巨山還是轟隆隆的崩潰不止,一層又一層泥土石塊,從山峰表面滾滾而下。

轉眼間,整座山峰比以前矮小大半還多,也不知有多少靈木靈草全都被淹沒進了泥土之中,其浪費之大,讓柳鳴也不禁心大感可惜。

「嗖」的一聲!

不遠處一道晶光激射而來,一個模糊後,就化為了一名身穿天月宗服飾的英挺女子。

此女背著一口雪白長劍,停在了離柳鳴不遠的虛空處,冷漠異常的掃了柳鳴一眼,就同樣轉首凝望遠處巨山。

柳鳴一見此女,不禁雙目微微一咪。

沒有任何原因,此女卻給他一種非常危險和最好遠遠避開的詭異感覺。

柳鳴心念飛快一轉,不禁猜測此女的身份起來。

天月宗號稱大玄國第一宗門,其門下這一代有哪些傑出弟子,在來伏蛟島的路途中,蠻鬼宗掌門自然全給他們大概講述了一下。

不過並沒有和此女容貌太相符的對象,除非此女也和他一般,是天月宗這幾年新招收的弟子了。

不過看對方年紀,似乎又有些不太相像!

柳鳴估摸了對方的年齡,心中有幾分疑惑的了。

他自然不知道,對方年幼時候,具通靈劍體的天賦被天月宗高層發現,並毫不猶豫的被收入了宗內和開始不惜大量資源的精心培養,但是此事卻一直被天月宗隱瞞下來,直到近幾年實在無法再瞞下去後,才對外透露出一些風聲來的。

否則此女天賦再高,也不可能在靈徒期就能修成了身劍合一這種大神通的。

不過就在這時,遠處山峰崩潰終於「嘎然」一聲的停止了下來,並裸露出了裡面深藏的本來面目,赫然一隻青黑色擎天巨手,而那些飛舞不已銀絲,彷彿只是手上的汗毛般存在。

看到如此驚人景象,不但韓立心中寒氣直冒,就連那名天月宗女子也看的目瞪口呆起來。

「砰」的一聲悶響,從遠處巨手中傳出。

柳鳴一聽之下,體內心臟竟然也隨之跳動一下,同時渾身血液為之一凝,彷彿徹底停止了流動。

他臉色大變,二話不說的一轉身,催動青光的向不遠處冰雪世界激射而去了。

幾乎同一時間,天月宗女子在臉色一白後,也往同一方向而逃了。

而從巨山中傳出的悶響聲,卻一下下的接連傳出,並且越來越快,越來越強勁,每一聲都彷彿具有不可思議的威能,讓聽到之人不由自主心跳加粗,氣息變粗。

對那些修為低淺的妖獸靈禽來說,這一聲聲悶響更加的效果驚人。不少妖獸方聽了幾聲,就渾身鬆軟無力,一頭扎到地上無法再動彈了。

而那些修為高些的妖獸在一聽到悶響聲後,雖然沒有喪失行動能力,卻變得更加驚惶萬分,只是拚命的向四面八方逃竄而去,連頭都不敢再回一下的樣子。

雖然這些妖獸存活最長的也不過只有數百年時間而已,但它們血脈中卻從不知多少萬年前就深深烙印著對身後巨手的恐懼之心,並且一些靈性較高的妖獸,從一代代血脈的遺傳中還能隱約知道,這隻巨手每隔很長一段歲月後,就會現身而出的對它們大加屠戮一番。

而越是實力強大妖獸,越無法逃出擎天巨手的追殺,反而一些實力弱小的存在,若是躲藏的隱秘,說不定反而能逃得一條性命的。

如此一來,這些妖獸中那些實力最強大的一批妖獸,自然是更加的心寒膽戰了。

而進入巨山範圍的各宗弟子,在那些銀絲突然發動襲擊的時候,也是死傷慘重,幾乎有十多人不及防下的化為了一具具乾屍。

其他修為強大或異常機靈之輩,自驚之下的也紛紛夾在妖獸中的同樣亡命而逃。

一些速度較快的弟子,甚至已經一頭或扎入冰雪天地,或沖入了熔岩地域之中。

當柳鳴一個閃動後,和天月宗女子幾乎一前一後進入漫天鵝毛大雪的世界時,後面那隻擎天巨手微微一晃,竟轟隆隆巨響的從地面上緩緩一拔而起,終於露出了下半截的部分。

這隻秦天巨手赫然是齊腕而斷的,但是在手掌中心處,那隻銀色心臟正鑲嵌其中,並有規律的徐徐跳動著,那驚人的「砰」「砰」聲,就是從其中發出的。

而在跳動聲中,擎天巨手的一根根手指開始徐徐的活動起來,有的微微晃動不已,有的微微彎曲而下,還有的竟扭動起來……

這五根手指竟在同一時間內,各自做出不同的舉動,彷彿是五個完全獨立的個體一般。

「噗」的一聲!

中心處那個銀色心臟飛快跳動幾下後,突然從中湧出一股股漆黑如墨的霧氣,同時一枚枚黑黝黝粗大鱗片浮現而出,並飛快覆蓋整隻手掌起來,讓其遠遠看去好不猙獰異常。

正頂著鵝毛大雪,拚命逃離巨山方向的柳鳴,在後面銀色心臟湧出黑氣的一瞬間,忽然覺得丹田中什麼東西也猛然一跳動,當即臉色一變的急忙將精神力往體內處一掃而去。

結果下一刻,他臉色一下變得難看之極起來。

只見其丹田中,那個神秘氣泡正在微微的閃動不停著,還隱約傳出一股古怪的感覺,彷彿正在渴望著什麼東西一般。

柳鳴不及仔細揣摩氣泡傳出的詭異感覺到底是什麼,只能暗自大罵一聲後,又手臂一動的另掏出一張神行符來,再往身上一拍而去。

十幾枚符文一閃而逝後,柳鳴體表青光頓時又凝厚了兩份,同時體內法力狂催之下,整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