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一卷蠻鬼風雲第一百三十七章大變

第一卷蠻鬼風雲第一百三十七章大變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4-01-09 02:46  字數:3528

山峰頂部,一塊巨石上面,天月宗年輕女子徐徐將手雪白長劍插回了劍鞘中,從懷中取出一顆靈丹服下,立刻盤膝而坐的打坐調息起來。

巨石下方不遠的地面上,卻有一頭被一斬兩半的三丈長黑色巨禽屍體,一身漆黑鐵翎羽赫然少去了小半之多,渾身更是遍布各種傷痕,並有「咕咕」鮮血流淌不已。

不知過了多久後,當天月宗女子臉色略微恢復了一些的時候,忽然山峰下方破空聲一響,一團血霧滾滾飛了上來。

「砰」的一聲,

血賜十分狼狽的從血霧中一衝而出,一個跌蹌的差點在巨石附近跌倒地上。

天月宗女子美目一睜而開,但掃了血袍男子一眼,只是淡淡的問了一句:

「看你樣子,應該將另外那頭鐵羽雕解決了吧。」

「是解決掉了,否則拜張師妹所賜,我也無法活著回來了。」血賜重新站穩身形後,卻盯著天月宗女子惡狠狠的回道。

聽他口氣似乎很吃了此女一個大苦頭!

「哼,要不是我先將那頭鐵羽雕擊成重傷後,才讓你將它引走。你真以為自己能對付一頭實力堪比靈徒後期大圓滿的靈禽!」天月宗女子哼了一聲的說道。

「可就算你要將我當做誘餌,是否事先也先告知我一二的。」血賜仍然怒氣沖沖的問道。

「問你?我要真先告訴你計劃,你還會乖乖的引走那頭妖禽嗎?到時候最大可能,恐怕是坐視我被兩頭鐵羽雕圍攻,而興高采烈的躲在一旁觀戰吧。」天月宗女年輕女子,毫不客氣的說道。

「這些都是你的猜測之言罷了,你怎麼知道我到時會做何種事情的!」血賜聞言,更加大怒起來。

「就算只是我的猜測又怎樣,你難道現在想和翻臉不成!」天月宗年輕女子雙目一眯,一縷寒芒一閃而過的說道。

血袍男子一聽這話臉色頓時變得有幾分鐵青了,但是死死瞪著此女好一會兒後,才深吸一口氣的說道:

「好,此事就先就這般算了先分了這幾頭鐵羽雕靈蛋再說。」

「早就該如此了。走吧!」天月宗年輕女子冷笑一聲,接著單手一掐訣,身軀一起的向不遠處一顆四十多丈高巨樹一飛而去。

在那巨樹上,赫然有兩個直徑數丈的巨大鳥巢,緊挨一起,全都用一根根枯枝搭建而成。

血賜見此,同樣催動血霧一裹身軀的緊跟了過去。

一個鳥巢中放著兩枚西瓜般大小淡灰色巨蛋另一個鳥巢中卻只有一枚的樣子。

「竟然真有三枚!這也正好,省得再多費一番口舌了。」天月宗女子見此情形,喃喃一聲後二話不說的取出須彌怕,將其中兩顆靈蛋全都縮小的一包而起,就不再理睬血賜的飄然離去了。

血賜冷冷看著年輕女子離開背影,沒有絲毫開口阻攔意思,直到其身影從山頂一飄的不見了蹤影后,才充滿怨毒之聲的低哼了一聲,也收取剩下的那一枚鐵羽雕靈蛋。

一會兒工夫後,正足踩一朵灰色雲霧向下飛去的天月宗女子,忽然淡淡的說了一句:

「你真確定這傢伙十分危險我若將其留下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血河殿是僅次於天月宗的強大宗門,血賜又身為血河殿這一代的大師兄,本事怎可能只是表面上顯露出這點。要不是你的身劍合一神通威力太過驚人恐怕他反要打你的主意了。」

話音剛落,此女腰間一隻皮袋一動,一團綠光從中飛出再滴溜溜一凝後,就化為一隻五彩斑斕的鸚鵡,往其肩頭一落後,竟老氣橫生的又口吐人言起來:

「不過你這次能得到這兩枚鐵羽雕靈蛋,已經算是大有收穫了。有我幫助下,將它們孵化並培養成靈禽,只是遲早事情而已。到時候你有它們相助,再配合自己的飛劍之術相信在整個雲川大陸同輩中,以後也很少能遇到對手了。而以我能力,一次培育兩頭鐵羽雕已經是極限事情了,就算能再多拿一枚,也無大用的。在此種情形下,又何必多冒風險了。」

「好,靈蛋事情就交給你了,想來你也不會讓我失望的。」天月宗年輕女子聞言點點頭,就繼續催動灰雲的往下方不遠處的一處懸崖一飛而去,。

在那裡,赫然有一株看似古怪的墨綠色小樹,上面隱約結著數串葡萄般紫紅色漿果。

當年輕女子一催的飛到近前處,玉手一抬的就要將其中一串漿果一摘而下。

但就在這時候,忽然「嗤嗤」聲一響,密密麻麻的銀絲從石壁上絲毫徵兆沒有的激射而出。

天月宗年輕女子一驚,不見其有何舉動,但是背後雪白長劍卻一聲清鳴傳出,劍刃驟然自行拔出數寸之長,同時一層白寒光一卷而出。

「砰」的一聲巨響!

森然寒光和銀絲撞擊一起後,竟將天越宗女子一下擊出數丈遠去。

此女這才驚怒交加的聲嬌叱,背後雪白長劍一個模糊的到了手中。!

而與此同時,石壁上破空聲大響,更多的銀絲從裡面噴射而出,。

天越宗女子二話不說的將手中長劍一抖,當即森然寒光大放下,足有四五層劍幕在身前一布而下。

一連串的悶響傳來,每一層劍幕被銀絲洞穿而過,都將此女震的倒退一步。

轉眼間年輕女子退出數步,四五層劍幕竟被盡數破去。

此女見此情形,雙眉一挑,將長劍往身前一橫,深吸一口氣後,就打算施展真正劍術神通來對付這些銀絲。

但就在這時,忽然面前石壁「砰」的一聲,全都碎裂而開,從中一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