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一百三十一章滅猿(六)

第一百三十一章滅猿(六)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4-01-06 00:53  字數:3635

不過法陣中的金毛妖猿,似乎也感應到禁制的加強,當即大怒的將手中巨棍舞動的越發狂暴,棍影小山般的向四面八方狂卷而開,一股股震蕩在黑氣中再次轟隆隆傳出。

讓原本只想稍微穩定下法陣,就再次離開的陽乾,不得不連連叫苦的再次留在法陣中,將體內法力往陣旗中狂注而去。

當即整座法陣中,黑氣和棍影狠狠撞擊一起,並不時捲起一道道衝天而起的黑色颶風,讓整片禁制都時刻處於動蕩不停之中。

樹林外邊,柳鳴身形一個晃動,就鬼魅般從雙足被白骨蠍死死夾住的灰色妖猿旁一閃而過,同時數道青色劍氣一閃而逝,就將巨猿斬成了數截,鮮血染紅了一地。

接著柳鳴身形絲毫沒有停留,單手一揚後,另有四五道風刃沖另一處戰團激射而去。

而在那邊,黑臉青年再次施展出煉體秘術,正揮動中金色棍子和那頭黑色妖猿硬碰硬的戰到一起。

不過比起灰色妖猿,黑色妖猿實力明顯要強大多了,黑臉青年一人面對下,雖然接連動用了數種輔助秘術,但仍然不敵的節節後退。

要不是他肩頭上不知何時變化出兩根可以自由操縱的銀色機關短筒,並不時的噴出一團團銀色雷火,將妖猿逼得暫時避開一二,恐怕還真要支撐不下去了。

黑色妖猿將手中幻化出的黑黝黝鐵棒向前狠狠狂砸三下,將黑臉青年震的後退數步後,就想再上前一步的繼續出手時候,只聽到「嗤嗤」聲一響,數道風刃激射而至。

妖猿一聲低吼,手中黑色鐵棒驟然往身前一橫,略一舞動後,就發出脆響的將數枚風刃全都一磕而飛。

而就這片刻耽擱,黑臉青年背後一對銀翅猛然一扇。身軀一下衝天而起,再一個盤旋後,雙翅一抖,當即無數銀芒從中激射而下,赫然是無數牛毛般纖細銀針。

下面黑猿見此情形。絲毫不懼。只是手中黑色鐵棒一個模糊,就在狂風大作中,化為一片棍影的將自己護在了其中。

那些銀芒看似密密麻麻。彷彿暴雨般密集,但尚未真正接觸到棍影,就被附近勁風全都一卷的不見了蹤影。

隨之,黑臉奇青年肩頭處銀色短筒「噗」「噗」聲一響,就在銀光中噴出了十幾團銀色雷火,背後銀翅再狂扇幾下後,就弩箭般的向下激射而去。

他同時藉助這股俯衝之力,手中金色棍子也順勢衝下面一砸而去。

同一時間,柳鳴也已經幾個閃動的到了近前處。二話不說的青色短劍一抖,「嗖」「嗖」幾聲後,四五道青濛濛劍氣就聯結一氣的一卷而出。

二者雖然事先並未商量過,聯手時機卻配合的天衣無縫。

黑色巨猿自然也發現自己受到圍攻的情形,並且二者攻擊都氣勢洶洶,哪一邊都不容其忽視的樣子。

它當即在一聲怒吼後。渾身毛髮筆直豎起,手中鐵棒忽然一晃後,就在模糊一分為二幻化出兩道數丈長巨大棍影,各自向柳鳴和高空分別一搗而去。

「轟」「轟」兩驚天動地的巨響,幾乎同時傳出。

柳鳴這邊。一道道劍芒和一道道氣浪互相交織爆裂而開。

黑色巨猿上空,銀色雷火、金色棍子則和黑色棍影狠狠撞到一起後,一股驚人氣浪一卷而開。

妖猿一聲啼鳴身軀猛然一沉,兩隻小腿竟全齊膝沒入到了泥土中。

空中黑臉青年卻表現的更加不堪了,在一股巨力反彈之下,身軀當即一震的倒飛出去,一連十幾個跟頭,才張口噴出一口鮮血的重新在虛空中穩住身形。

這一番硬碰硬,這黑猿縱然有柳鳴在一旁牽扯其小半注意力,但還讓黑臉青年吃了一個小虧。

當然此猿情形同樣不太好過,兩隻小腿沒入泥土中,竟然一陣麻痹的無法動彈。

不過就在這時,柳鳴卻二話不說的單足一踩地面,就化為一道虛影的沖妖猿激射而去了。

黑色巨猿見此情形,口中一聲威脅的低吼,手臂一動,黑色鐵棒就一聲呼嘯的橫掃過來,尚未真的掃中,一股無形巨力就先沖柳鳴一壓而來。

柳鳴卻目中精芒一閃後,身軀一扭,就輕飄飄的隨著無形巨力推動,柳葉般飛舞而起,並從黑色鐵棒上方一飄而過。

他同時口中念念有詞單手一掐訣,再一揚,三顆赤紅火球一彈而出。

但誰也沒有注意到的是,在火球射出瞬間,一縷碧芒夾在其後的從柳鳴手指間一閃射出。

黑色巨猿自然同樣沒有注意到其中另有玄機,兩隻毛茸茸大手猛然一拍下,就將三顆火球一壓而滅。

但就這在此一瞬間的破綻露出,碧芒一閃即逝後,就以難以形容的速度從黑猿一隻巨目中洞穿而過。

妖猿一聲凄厲慘叫後,劇痛之下,將鐵棒驟然一扔掉後,兩手再狠狠一砸附近地面後,小腿終從土中一拔而出,接著搖搖晃晃直奔柳鳴狂奔而來。

看它只有一隻眼睛睜開,另一隻眼睛一縷鮮血直流的猙獰樣子,顯然對柳鳴是恨之入骨了,而對空中黑臉青年根本不管不顧了。

黑臉青年見此情形,自然又驚又喜,當即一聲低喝,先將體內震蕩法力平息,就要一擺棍子的再一衝而下。

可就在這時,下面又異變突起。

黑色妖猿方才衝出兩步,下方泥土中突然一分,兩隻黑乎乎巨鰲從中一探而出,並閃電般的夾住其一只毛茸茸小腿。

黑猿一聲大叫,幾乎下意識的一躬身,一隻大手就衝下方一撈而去。

「嗤嗤」身一響,十幾根黑線也從土中激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