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一卷蠻鬼風雲第一百二十六章滅猿

第一卷蠻鬼風雲第一百二十六章滅猿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4-01-02 21:33  字數:3614

而這時候,黃色巨石中才一聲狂笑傳來。

巨石中轟隆一響,體表一個模糊後,赫然再次化為了穿甲獸傀儡。

而黑臉青年在方一現身的同時,就從袖中閃電般摸出金色短棍,迎風一晃後,化為了兩丈多長金色巨棍,口中發出長嘯聲的大步向黑色巨猿走了過去,而對另外兩頭灰色妖猿視若無睹。

在陽乾那邊,其和牛首鬼物聯手下已經和黑色妖猿惡鬥成了一團。

此妖猿也不知從何處摸出一根黑黝黝鐵棒,狂舞之下,頓時附近狂風大起,黑色棍影重重疊疊化作小山般的一壓而下,將陽乾和牛首骨鬼逼得節節後退,竟不敢硬接分毫。

「轟」的一聲。

一隻金色棍子一下插入黑色棍影中,二者碰撞產生的氣爆波動,讓黑色巨猿身軀一顫,不由的倒退半步出去。

而剛趕到近處的黑臉青年,更是不堪,兩手一熱之下,竟不由自主的蹬蹬倒退七八步去,差點將手中金棍脫手飛出。

「這妖物好大的力氣!」黑臉青年一站穩身形後,失聲叫出口外。

「這不是廢話!這黑色妖猿是除了那頭金毛妖猿外實力最強的一個,即使我們兩個聯手也要多加小心的。」陽乾卻一聲冷哼的說道,隨之一手沖對面虛空一拍,體表黑氣滾滾一凝後,再次化為巨大手掌的一拍而去,正好看準時機的攔住了想趁勢向黑臉青年追去的妖猿。

黑色妖猿大怒之大,手中鐵棒猛然沖高空一揮,就一聲驚雷般巨響的將黑色手掌一搗粉碎。

但有此耽擱,緩過氣來的黑臉青年卻單說一掐訣,身上無數血絲一現後,再次浮現血色甲衣,胸膛更是被十幾根鋒利竹刺一下插入各處秘穴後身軀頓時狂漲而起,一聲怒喝的再次揮動手中金棍和那頭牛首人身骨鬼共同撲上,將打算向陽乾撲去的妖猿攔了下來。

黑色妖猿自然氣的暴跳如雷手中黑色鐵棒狂舞之下,附近狂風更加猛烈三分,以一敵二情形下仍將兩名對手逼的後退不已。

但就在這時,陽乾卻從袖中掏出了一樣東西來,赫然是一張巴掌大白森森骨弓,一把抓住再迎風一晃後,頓時在黑光流轉中化為了半丈般巨大。

陽乾口中念念有詞,將手中骨弓緩緩拉起附近黑氣瘋狂頓時往其身前狂涌而來,再滴溜溜在血色弓弦一凝後,就在無數黑色符文湧現中化為一枚黝黑髮亮的黑色箭矢,並穩穩對準了不遠處的黑色妖猿。

「嗖」的一聲。

陽乾口中咒語聲一停,兩手一松,黑色箭矢就一個模糊的從骨弓中不見了蹤影。

遠處黑色巨猿則一聲慘叫,胸膛上憑空多出一個血糊糊孔洞來,竟是黑色箭矢以不可思議速度洞穿而過。

大股鮮血從巨猿胸膛上〖激〗射而出,縱然其一只大手拚命圍堵但在黑臉青年和黑色骨妖圍攻自然無法真正制住,讓其面上終於現出一絲惶恐之色來。

而射出一箭火的陽乾,身上氣息為之一降似乎也損耗了不少法力,將手中骨弓一收而起後,仍然操縱黑氣所化為手的加入到攻擊之中。

如此一來,縱然妖猿拚命反攻仍然漸漸呈現不支狀態。

……

同一時間,金宇操縱的三頭豹形傀儡,在灰色妖猿隨手從地上凝聚出的一件白色石棒狂砸下,被擊的連連飛出。無任何招架之力。

好在金宇只是站在遠處施法,而且傀儡數量比較多,一隻只不懼生死的不停連撲下,縱然全身傷痕纍纍,倒也能勉強纏住這頭妖猿。

……

柳鳴這邊,其身形飛快閃動,根本不和巨猿真正接觸,並且手中青光狂閃,風刃一刻未曾停過的連連〖激〗射而出。

不遠處的頭灰色妖猿縱然口中低吼聲不已,但在地下時不時出現的巨鰲和尾鉤攻擊下,卻讓其根本無法全力追趕。特別是後者所化黑線攻擊,速度之快,讓灰猿也大為忌憚。

它只能時不時的的從地上抓起大把泥土飛,快凝聚成頭顱大小石塊的沖柳鳴狂擲不已。

但以柳鳴的躲避速度和風刃術施法之快,這些石塊不是被輕易一閃而過,就是被數道風刃直接切成了碎片。

不過此猿卻沒有注意到,柳鳴雖然一直逃避不已,但所逃範圍卻始終限制於附近小塊區域而已,並且從附近地泥土中不停湧出一團團的紫色霧氣,一開始還很淡,但是片刻後就化為厚厚一層,並開始向高空瀰漫而開。

整個虛空中充斥了一種淡淡腥氣的味道。

柳鳴自己早已暗中服下了數枚解毒丹藥,身形飄動之下,還避開了毒氣最濃稠的幾個地方。

而灰色巨猿卻橫衝直撞下,不知不覺中吸入了大量腥氣。

這樣在一追一躲中,這頭妖猿一聲低吼,再次俯身向地下向抓起一把泥土時,突然頭顱一暈,差點一個跌蹌的倒在地上。

就在這時,附近泥土中卻「嗤嗤」聲大響,十幾根黑線同時從地下〖激〗射而出。

灰色巨猿大驚的急忙避開,渾身卻被一種無力感籠罩而出,行動比先前至少說遲緩了大半還多。

一聲慘叫!

巨猿一隻大腿就被洞穿出十幾個拇指粗細的血洞,並且頃刻間血洞邊一下變得漆黑無比,並以肉眼可見速度擴散開來。

幾個呼吸間工夫,巨猿整個大腿都變得紫黑異常了灰色巨猿「噗通」一聲的摔到地上,同時口中發出驚恐之極的啼鳴,紫黑色大腿赫然從傷口處開始一點點的消融開來。

遠處柳鳴卻忽然腳步一停,兩手一合一分後,一道青蒙蒙巨型風刃憑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