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一百二十二章妖禽與巨猿

第一百二十二章妖禽與巨猿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4-01-01 04:28  字數:3695

赤陽、靈玉幾人聞聽此言,不禁微微一怔,隨即都露出了神色各異的表情來。

「這次進入秘境中的十名本宗弟子,冷月道友應該也都親眼看過一遍了。不知有何感想,他們中可有誰能讓道友多看幾眼的。」慕容炫聞言也是一呆,但馬上笑著反問一句。

「你那些弟子其他人不好說,但那兩名面貌有些相似的弟子,應該修有某種特殊的精神秘術吧。」冷月師太淡淡問道。

「不錯,老夫也注意到這兩人了。他們兩個雖然修為尚淺,但散發出的精神波動,絕對不是一般弟子能夠擁有的。」彥師叔祖也目光一閃的說道。

「嘿嘿,藍氏師兄妹的精神異常,果然沒有瞞過幾位道友。他們兩兄妹的確不是一般弟子,不但精神強大,而是擁有精神疊加的天賦,所以修鍊也是我們化一宗最厲害一種精神秘術。」慕容炫嘿嘿一笑,有幾分傲然之色流露而出。

「精神疊加?就是那種傳聞中可以將數人精神之力融為一起,可以視作一人共施法的那種能力!」冷月師太臉色微微一變起來。。

「冷月道友果然見多識廣,竟然馬上就知道此能力的用途了。不過這種能力也只能用在他們兩個自己身上,卻無法主動和其他人精神力疊加一起的。」慕容炫微微一笑的回道。

「這已經是非常妖孽的天賦了。你們化一宗這兩名弟子原本精神力就比一般弟子強大,再能疊加一塊施展精神秘術話,一般同階存在根本無法抵擋了的。怪不得慕容道友為了這次機會,願意付出這般大代價了,也不知貴宗是如何尋到此等妖孽資質弟子的。」靈玉上人嘆了一口氣,頗有幾分嫉妒之意。

「靈玉兄這一次可說錯了,藍氏兄妹可不是我們化一宗主動尋來的,而是本宗數代前一名前輩嫡系後裔,持著信物自行投奔本宗的。他們到本宗才不過一年多,來的時候就有靈徒後期的修為了,並且很輕易的就擠入本宗這一代十大弟子之列。」慕容炫搖頭晃腦的回道。

「自行投奔的?化一宗還真是撿到寶了!」彥師祖喃喃的說道,也絲毫不掩飾臉上的羨慕之色。

這時的他,心中卻不禁想起珈藍這位蠻鬼宗擁有夢魘之體的女弟子來。

以珈藍的夢魘之體碰上化一宗這二人話,非但絲毫效果沒有,恐怕反要大受克制的。

「嘿嘿,這只能說是本宗氣運昌盛,才能有這等弟子自行投入門下的。」慕容炫得意的回道。

其他幾人互望一眼後,也大都有些擔心自己門下弟子起來。

以藍氏兄妹的精神疊加之術,若是施展大威力精神秘術,足可以傷敵與無形之間,誰也不敢說自己門下弟子就肯定能抵擋住的。

……

兩天後,巨大山峰山腳處的一處極其隱秘的峭壁下方,珈藍面無表情看著十幾丈遠處的天月宗男弟子,目中卻有紫芒流轉不定。

那男弟子單手持著一口銀色長劍,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盯著珈藍,但是臉上神色卻一會兒傻笑不已,一會兒咬牙切齒,其手中長劍也一會兒抬起,一會兒的放下,彷彿有兩人在同一個軀體之中一般。

再過一會兒後,珈藍額頭隱約浮現一絲香汗,但鼻中一聲冷哼後,雙目紫芒卻更加大盛起來,仔細一看之下,瞳孔深處竟有兩個米粒大小符文若隱若現。

對面天月宗男弟子身軀一顫後,再次掛上傻笑之色後,終於再沒有變回另外一種表情,並將手中長劍慢慢抬起,最終架到了自己脖頸之上。

珈藍仍然面無表情,但是口中卻突然發出一聲低喝。

「噗通」一聲。

天月宗男弟子手臂驟然一用力,竟然就用手中長劍自己將自己頭顱一切而下。

無頭屍體當即一個晃動的摔倒地上,而頭顱骨碌碌幾個滾動的停下來後,面上赫然還是滿臉的傻笑之色。

珈藍長出一口氣,但臉頰兩側卻突然浮現一絲不正常殷紅,急忙從懷中掏出一個小瓶,從中倒出一顆淡藍色丹藥吞入口中。

隨之此女雙目紫芒一斂,整個人又化為了一名普普通通的清秀女子,並顧不得其他的就地盤膝坐下,吐納調息起來。

足足一頓飯工夫後,珈藍才神色一緩的重新站起身來。

她目光一掃地上無頭屍體後,搖了搖頭,然後目光一動,落在了峭壁上方的一株金黃色小草上。

先前這名天月宗男弟子,之所以二話不說的就對其發動攻擊,為的就是這株傳聞中的金戈草。

……

三日後,柳鳴出現在了巨山半腰處的一個山坡,抬首望了望上方一下變得陡峭彷彿垂直般的山勢,不禁眉頭微微一皺。

這幾天,他一直在巨山下半部分尋找各種靈草靈藥,並且收穫頗豐,期間還斬殺了幾頭妖獸,並且數次碰到了其他宗門弟子。

但是互相忌憚之下,倒是誰都沒有動手意思,只當互相沒有看見的各行其事起來。

顯然這些人都很清楚,到現在還能活著出現在山上之人,恐怕沒有多少是弱者了。

沒有把握之下,自然都也不會貿然挑起事情來。

眼看剩下時間不太多的時候,柳鳴才戀戀不捨離開一處靈藥頗多的小山谷,繼續向上而來。

因為巨山上半部分有五座山頭之多,柳鳴自然選擇離自己最近的一座山頭而來。

不過等他走到這裡的時候,前方赫然再無任何能步行向前的地方,下面要麼手足並用的攀爬而上,要麼只能施展騰空術直接向上飛去。

柳鳴正這般思量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