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一百一十七章攝空草和蜈蚣

第一百一十七章攝空草和蜈蚣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2-29 21:49  字數:3581

要知道木晶石價值之大,在五行晶石中也算是名列前茅的了。

畢竟無論靈藥種植,還是療傷治病,此種屬性晶石都是大量消耗之物。但偏偏木屬性晶石產量和其他幾種屬性的五行晶石相比卻稀少的多。

這般一顆低階木晶石,在外界就足可賣到二十顆靈石的,若是中階木晶石的話,價值再翻上二十倍都是毫不稀奇的事情。

如此一來,柳鳴毫不遲疑的單手一個翻轉,亮出了那口晶瑩短劍來,法力往其中一注入後,放出半尺長的森然青芒,往身下地面一划而去了。

地下泥土在青芒掃過之後,彷彿豆腐般的被輕易一切而開。

柳鳴另一隻手只是虛空一抓,再一提後,就將一塊臉盆大小泥土整團扔出了樹洞外。

同時白骨蠍也兩隻巨鰲狂舞起來,同樣在附近幫助柳鳴挖掘不停。

一個時辰後,一個二十多丈長的垂直通道就出現在樹洞內,外面泥土甚至都堆積成了一個小土丘。

白骨蠍突然停止了挖掘,身軀一扭,化為綠氣的鑽入了下方不見了蹤影。

柳鳴見此雙目一亮,手中青色短劍寒光一閃再向下一划而去,發出「呲啦」的脆響聲,下方赫然不再是鬆軟泥土,而是一層厚厚的岩石層。

他二話不說的催動手中短劍繼續向下方飛快再斬出幾下後,當即身下一輕,整個人就從高空一落而下了。

下面赫然是一個不大的天然石窟,長寬都不過十幾丈而已,但四周凹凸不平的灰白石壁上,赫然鑲嵌著一些淡綠色晶石和一些不知名的其他顏色礦石。

它們露出石壁外的部分,大的足有拳頭大小,小的卻只有豆粒般大小,同時整個洞窟都瀰漫著一股生機勃勃的氣息。

柳鳴大喜過望,正想走到石壁處查看一下時,忽然鼻中聞到一股濃濃的草木氣息,目光一掃下,就在洞窟角落處又發現一株翠綠欲滴的小草,只有兩寸來長,但通體晶瑩近似透明,被一縷縷乳白色霧氣包裹著。

「攝空草」

柳鳴只是對此小草上略微辨認了一二後,就驚喜的叫出聲來。

他飛快從懷中取出那本靈物大全,一陣翻閱後,立刻就其中一頁上找到了一模一樣的圖片。

「攝空草,天生草靈之木,珍稀異常,只在木靈氣濃郁之地誕生,生服之可身輕如燕,辟毒清心,是煉製紫眼丹,清心散……等靈藥主要材料,辨認方法是……」

柳鳴飛快看完圖片上介紹後,再對照角落中翠綠小草,確定真的一般無二後,當即無任何猶豫的走了過去,並身下去,用一根手指觸輕輕觸摸了一下。

指尖處一股冰涼之意傳來!

他再反手一抓,從小草附近攝取了一絲乳白霧氣,放在鼻下輕輕一吸,當即一股濃濃的清香入鼻,同時精神一振。

「不錯,所有描述都一般無二,絕對是此靈草不假了!如此好東西雖然可以煉丹,但自然不能帶到外面去了。」

柳鳴喃喃幾句後,就雙目放光的將靈草從土中採摘而起,用一顆水球略微清洗一下後,就往口中一送而去。

原本以為應該頗為難吃的綠色小草,再一接觸舌頭的瞬間,竟一下融化成了一股甜甜汁液,往嗓子中一流而入。

他咋咋口後,竟感到滿嘴都是津香之味,但伸展了幾下腿腳,並蹦跳兩下後,並未感覺到有什麼異常變化。

看來此草的改變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並非能馬上見到效果的。

但就是這樣,也讓柳鳴大為滿意了。

這樣的靈草,他雖然不知道在外界能賣到多少靈石,但既然能典籍上稱呼為珍稀異常,價值之大可想而知了。

他回味了幾下口中的香甜後,正想再檢查下石四壁上的那些晶石礦石時,忽然旁邊的白骨蠍發出「呱呱」的怪叫聲,一下將前鰲高高舉起的對準附近某面石壁,做出如臨大敵般的舉動來。

柳鳴一驚,急忙將目光隨之向那面石壁望去,這才發現石壁上赫然有一個數尺長的縫隙,並且從中滾滾的湧出一絲絲的紫色霧氣來。

「這是……」

他心念一轉後,尚未來及做出什麼反應時,就忽然感到腦中一暈,鼻中傳來一絲淡淡的腥氣。

「有毒」

柳鳴一失聲出口,隨之瞬間屏住了呼吸,身形向向一滑而去,同時飛快從懷中取出一個翠綠色小瓶,從中倒出一顆赤紅丹藥放入口中。

這時,他才感到頭顱中的眩暈一下減輕了幾分。

柳鳴自然不知道,這紫色霧氣毒性之強還遠超其預料之外,剛才服用的解毒丹根本沒有太大效果的。

他要不是剛剛吞噬了有辟毒效果的攝空草,並且以前用洗髓液淬鍊肉身,說不定剛才就會無聲無息的倒斃而亡了。

而白骨蠍似乎並太懼怕紫色毒霧,在柳鳴退開後,反而背後尾鉤一下筆直豎起,雙目綠焰一下大盛了幾分。

就在這時,縫隙中傳出一聲嘶嘶聲,大量紫色霧氣猛然一涌而出後,從中爬出一條四五尺上的階段蜈蚣,觸鬚奇長,通體碧綠,並從口中不停向外噴吐著紫色毒霧,讓人一看,就知道其絕對不是普通毒蟲。

「嗤嗤」聲一響,毒蠍背後尾鉤只是一動,就化為十幾到黑線的先激射而出。

剛爬出來的巨大蜈蚣,不及防下,當即身上一下憑空多出十幾個黑紅色小孔來,碧綠色毒血頓時從中飛濺而出。

蜈蚣一聲負痛後,當即大怒的身軀一盤,就一下跳起的飛撲而來,同時身下所有細足前端一個蠕動,各冒出一小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