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一百一十六章鐵鉞

第一百一十六章鐵鉞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2-29 08:30  字數:3605

此女一聲嬌叱後,衝天劍氣驟然在空中一個盤旋後,就往其手中長劍一投而去,一閃之後,全一絲不剩的不見了蹤影。

天月宗女弟子則猛然一擺雪白寶劍,單足一踩地面後,就化為一道丈許長森然寒光朝對面激射而去,速度之快,猶如雷光火石一般。

若是有人看見此幕,定會驚的叫出聲來。

這正是劍修到了靈師以後境界後,才有可能掌握的身劍合一術。不過話是這般說,不少天賦稍差一些的劍修即使到靈師境界,也無法施展此神通的。就像當初隕落在通靈赤蛟口中的那名天月宗的余姓女子,雖然當時手持中品靈器,修為也遠超此名女弟子,就施展不出此種神通來。

並且此術是將全身法力和寶劍灌注一體,用來斬殺強敵的,此刻用來做飛遁峽谷,卻實在是大材小用了。

那峽谷中向下拉扯重力縱然力量驚人。

但在那奇寒劍光幾個閃動後,就發出「呲啦」撕裂聲的硬生生衝力場限制,直接遁到了峽谷對面,寒光一斂後,重新現出了天月宗女弟子的身影來。

此女英氣逼人的秀麗臉龐微微發白,顯然剛才的飛行也消耗其不少法力,但再回首望了一眼峽谷後,就微微一笑的將寶劍往身後一插,向那風雪之地前行了。

……

又一處峽谷上空,一名血袍人竟足踩虛空的緩緩而行著,每走出一步,其體表就血光一盛,足下同時生出一朵血色蓮花的其身軀托起不落。

只見一朵朵血色蓮花在空中先後的綻放潰散,血袍人就絲毫停留沒有的到了峽谷對面,一抬首後,赫然露出一張滿臉傲然之色的二十許歲臉孔。

他雙目火熱的望著風雪中隱藏的巨峰後,就一閃的沖入前面風雪中。

……

「嗖」的一聲。

柳鳴只覺身軀上重力驟然消失後,當即大喜的猛然一拉手中黑索,整個人就弩箭般的飛躍過最後一丈多距離,直接出現在峽谷對面一個被黑索死死纏住的突起石墩處。

他回首望了望身後的峽谷,只覺渾身都酸痛無比,不禁咧嘴苦笑了一聲,然後就再將黑索一收而起,就深吸一口氣的大步向前而行。

一頓飯工夫後,他就來到風雪邊緣處,望了望遠處白茫茫的天地,一咬牙的走入了其中。

但走了幾步後,一股風雪迎面一卷而來,柳鳴當即體表一個機靈,只覺渾身上下幾乎都要被凍僵了一般。

他臉色驟然大變下,不加思索的單手一掐訣,當即從體內湧出滾滾黑氣來,將身軀全都包裹的嚴嚴實實,同時靈海中法力一涌而出,將體內寒氣全一驅乾淨,並在經脈各處繼續流動不已,讓體內始終保持著絲絲溫熱。

柳鳴繼續的深一步淺一步的慢慢前行著。

此地風雪之大,還遠超他原先預料之外,並且在風雪之中,赫然還時不時的夾雜著一些拳頭大小的晶瑩冰雹,打在身上後發出「砰」「砰」的悶響聲。

要不是他催動冥骨決外放法力的護住了全身,恐怕光是這些冰雹就能將其打了個頭破血流了,更別說繼續前進了。

但就是這樣,一股股風雪卷過後,還是讓其覺得冰寒刺骨,渾身血液時不時的要凝固住了一般。

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只是狂催體內法力而已。

但這樣的做的結果,自然是讓法力飛快消耗著。

好在這風雪世界並不太寬廣,他即使無法騰空的一步步走去,也只不過在走出兩三里許遠處後,漫天風雪驟然一止的走了出來。

柳鳴長出一口氣後,立刻身軀一抖的將渾身黑氣一散而開,向已經近在眼前的巨大山峰一望而去,結果面上現出一絲訝然之色來。

眼前山峰實在生的太古怪了一些!

山峰半截處往下看去,除了看起來佔地實在太廣大了一些外,倒是一切正常,但是從半截再往上望去,赫然整座山峰又分化出五座大小不已的細小些山峰來。

遠遠看去,就彷彿一隻筆直豎起的擎天巨掌一般。

就在他正看出神的時候,數十丈外的風雪天地中,一個巨大人影夾帶一股冰寒之意一衝而出。

柳鳴一驚,急忙倒退兩步的一望而去。

只見那巨大人影,赫然是一頭足有三丈高的巨猿傀儡,通體黑黝黝,彷彿都是精鐵煉製而成的一般。

「九竅宗弟子!」

柳鳴心中稍松一下,不管怎麼說蠻鬼宗和九竅宗還有著聯手一說的。

但等他目光在左右一掃後,又有幾分驚疑起來了。

這頭巨猿傀儡附近空蕩蕩的,哪有絲毫其他人影存在。

「呵呵,原來是蠻鬼宗的師弟。師弟這般年輕也能安然來到此地,可見實力不凡了。」忽然一個男子聲音從巨猿傀儡身上傳了出來。

「閣下是……」

這自然讓柳鳴嚇了一大跳,目光唰的一下,全落在了巨猿身上。

「哦,師弟是一次見到此種大型傀儡吧,我這就出來和師弟見上一見吧。」

有些歉意的話語後,巨猿腹部突然白光一閃,露出一個半人高的小門來,從中躬身鑽出一名藍袍青年來,圓圓臉蛋,笑眯眯樣子,讓人一看就大生好感的樣子。

「在下鐵鉞,讓師弟見笑了。」圓臉青年方一走出,就滿臉笑容的沖柳鳴打招呼的說道。

「原來是鐵兄,在下白聰天。」柳鳴目光一閃後,也一抱拳的回道。

「白聰天……,你就是曾經擊敗過金宇小師弟的那名蠻鬼宗弟子!哈哈,這可真是太巧了。」鐵鉞聞言先是一怔,但馬上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