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九十五章牛刀小試

第九十五章牛刀小試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2-18 23:13  字數:3858

一聽這話,包括圭如泉等人在內的所有人都不禁面面相覷了。

「這般說來,高師侄身上的一絲血罡是用這滴靈血硬生生煉化而成的了。一名化晶妖獸靈血,即使對我等來說都是珍稀萬分,對一名靈徒更是具有不可思議的奇效,如此一來,這倒不是太奇怪的事情了。看來彥師叔對高師侄極為看好了,否則不會賞賜下這般重寶了。」黃姓老者喃喃的說道,話語中竟然不由自主的有一絲羨慕之意。

「既然高師侄煉化出了一絲血罡之氣,縱然不如陽乾,恐怕也不會差太遠的,實力足可以排進大比的前三之列了。」楚奇也目光閃動的說道。

「呵呵,沖兒這孩子雖然提前擁有了罡氣,但畢竟入門還淺,如何能陽師侄他們相比的,只要能保持現在排名我就很滿意了。」蠻鬼宗掌門手捻鬍鬚,微微一笑的說道。

其他人聞言神色各異,自然不會當此言真的。

就在這時,下方第一擂台上不等錦袍靈師放下沙漏,又有一人緩緩走了上石台,並平靜的說道:

「九嬰一脈白聰天,挑戰第九的孫師兄。」

赫然正是柳鳴走上了第一擂台。

剛剛站在第五桿幡旗下的高沖見此情形,當即臉色一沉。

雷震和珈藍二人見此,則是神色微動。

而錢慧娘看著台上有幾分印象的面孔,卻真有些吃驚了。

「什麼,是此子!圭師弟,我沒記錯的話,這位白師侄雖然擊敗過九竅山的一名天才弟子,但應該只是三靈脈之身吧,現在是什麼修為了。」玉台上的蠻鬼宗掌門看到此幕,也是微微一怔,轉首沖儒生問了一句。

「我也不太清楚!我和朱師弟幾人前段時間一直在為那塊深海寒光鐵忙碌,並未多注意其他弟子的修為。但上次小比時,他似乎還是中期靈徒的。」圭如泉自然更加吃驚,有一絲遲疑的說道。

他雖然覺得柳鳴會參加大比,但也絕沒有想到其真會直接挑戰前十的核心弟子。

「嗯,此子在看過前邊那般多人的比試,還敢上台,不是太自大了,就是應該另有什麼依仗。我們姑且看一看吧。」林姓女子望了望石台上的柳鳴,卻一笑的說道。

那名玄符一脈的張師叔,看著石台上的柳鳴,也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其他人原本對柳鳴還不在意,聽到幾人這般一說後,也有些感興趣起來。

這時佔據核心弟子第九的早不是太陰碑上原先弟子,而是換上了一名背插紅藍兩桿幡旗的孫姓青年。

此人身材矮小,相貌毫不起眼,但是先前幾次爭鬥中,卻只動用了背後一桿能放出烈火的紅色幡旗,外加一手幾乎修鍊到接近大成境界的火彈術,就輕易的擊敗了對手,故而倒是誰也不敢小瞧分毫的。

此刻,孫姓青年在聽完柳鳴的挑戰言語後,早已冷笑一聲的站起身來,走到了石台中心處。

錦袍靈師則毫不猶豫的掏出令牌,讓二人分別滴下精血,就再次發動地面紋陣,放出了防護光幕來。

「挑戰開始」

飛出光幕外的錦袍靈師,懶洋洋的說道,顯然他對這場比試並不怎麼看好。

畢竟柳鳴的實在太年輕了一些,一看就是新入門弟子,但又根本毫無名氣,自然根本不值得期待的。

站在石台上的孫姓青年,顯然也是同樣想法,嘴角泛起一絲輕蔑之色後,甚至連背後幡旗都沒有抽出,只是口中念念有詞,再兩手一揚,當即破空聲一響,四顆赤紅火球就先後激射而出,接著再猛然單足一踩地面。

「轟」的一聲,一片紅光從其足下激射而出,並化為一堵火牆的直奔對面一卷而去,

柳鳴見此情形,神色不變,只是袖子一抖,當道黑索狂舞而出,「啪」「啪」幾聲後,四顆火球就閃電般的一擊而散。

而當那丈許高火牆一卷而至時,他另一隻手臂一抖,當即手腕上銅環一閃,一個模糊虎頭一閃而現,張口噴出一片白茫茫音波去。

以柳鳴現在修為催動此符器,威力自然和剛得到時是天壤之別的。

音波方一出現,就白色巨浪般的狂涌而去。

「噗」的一聲悶響,火牆和音波方一接觸,就被硬生生撕裂而開的從柳鳴兩側一掠而過,最終擊在後面光幕上後一閃而滅。

「怪不得敢上來挑戰我,果然有些本事。那做師兄的就認真一二吧!」

原本還有些漫不經心的孫姓青年,一見對手這般乾淨利索的破掉了其攻擊,臉色終於微微一變,換上一絲凝重的將背後紅色幡旗緩緩抽出。

「師兄還是將另外一件配套符器也用出吧,否則就不一定有機會能用到了。」柳鳴看了看對方手中的赤紅幡旗,淡淡的說了一句。

「你口氣倒是不小,還是等先試試這桿烈焰旗的真正厲害後,再說此大話吧。」孫姓青年聞言冷笑了起來,接著兩手抓住旗杆,飛快晃動起來,同時念念有詞。

剎那間,赤紅幡旗上一縷縷火焰浮現而出,並且越來越多,片刻間的工夫,這些火焰就交織而起,隱約化為了一團直徑數尺的赤紅火雲。

柳鳴目睹此景,則雙目微微一眯,驀然兩手一掐訣,同樣的口中念動法決起來,身前頓時有點點青光浮現而出。

「去」

孫姓青年一見此景,微微一怔,但馬上一聲大吼,雙臂狠狠一揮。

幡旗上的赤紅火雲當即一聲呼嘯飛出,直奔對面滾滾壓而去,

而與此同時,柳鳴卻兩手一合,再猛然一分,當即一道丈許長的巨型風刃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