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九十四章罡氣與籙劍

第九十四章罡氣與籙劍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2-18 02:04  字數:3490

極品陰魂王這等東西,即使對他們這些靈師來說也是可遇不可求的珍稀之物,若是用的好了,說不定能多一件靈器或者能煉製出幾種非常有用的陰屬性丹藥來。

不過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

既然陰魂王已經變成了煉魂索,他們就是有天大本事也無法還原如初的。

「算了,有了這條極品陰魂煉製成的煉魂索,此子說不定也有希望進入前十之列的。」黃師兄嘆了一口氣,有幾分的無奈。

其他幾人見此,又不禁相視一笑起來。

說起對極品陰魂的需求,身為煉屍一脈山主的這位黃師兄,自然是諸人中最大的一人。

其他人只能用極品陰魂煉製靈器或丹藥,但他若得到後,卻足可以用其修鍊成數種以前無法修鍊的秘術,讓自身實力大增不少的。

不過現在是說什麼都已經遲了。

隨著時間的流逝,一個上午的時間漸漸過去了。

第一擂台處的挑戰者,卻漸漸開始稀疏了起來,甚至有數次都是沙漏時間過半之後,才有人跳上擂台的。

顯然到了這時,經過了如此多的激烈比試,還有勇氣挑戰太陰碑前十的人已經沒有多少了。

甚至石川這位九嬰山的大師兄,最終也沒有選擇第一擂台挑戰,而是在上午不知什麼時候挑戰了第二擂台核心弟子成功,佔據了第十五的排名。

不過即使到了這時,高沖此子自始至終沒有上台,反而時不時的冷冷望向柳鳴這邊,其意圖自然不言而喻了。

柳鳴見此情形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樣子。

終於當又一名弟子在台上挑戰失敗後,錦袍靈師再次放置下沙漏,其中細沙緩緩的流淌而過,當超過三分之二刻度時,還沒有人上台挑戰。

這一下,附近弟子全都情不自禁的有些緊張起來。

玉台上的蠻鬼宗掌門等靈師,也不禁凝神望了過來。

細沙一點點的流淌而下,上半面流沙只剩下了四分之一,五分之一,八分之一……

原本還冷冷望著柳鳴的高沖,臉色終於微微一變了。

再過片刻後,他看了看沙漏,又看了看站在原處仍沒有任何動作的柳鳴,目中首次閃過遲疑之色了。

「高師弟,不能再耗下去了,這小子明顯知道你的打算了。而師弟一旦超過時間,可就不允許再上此台挑戰了。那小子可能是故意要拉你一起放棄前十的挑戰權。」旁邊的臂環青年,卻首先沉不住氣起來的說道。

「我不信,他真會這般做。大不了,我也不參加前十排名的挑戰,和他一直耗下去。」高沖卻臉沉似水的說道。

「可是高師弟,他不光可以錯過前十名的擂台,甚至可以一直等到最後一個擂台挑戰即將結束才上台的。但高師弟可不能這般拖延下去了。你要是不參加前十名的挑戰,不但會讓自己聲望大跌,甚至讓掌門師伯也面上無光的。」臂環青年眼看沙漏中細沙只剩下十分之一的樣子,大為焦急的說道。

高沖聽到這話,也不躊躇了起來。

「高師兄,為了這般一個小賊不值得如此做的。大不了,讓其他幾位師兄來對付他就是了,我不信他還真有排名前十的實力不成?」牧明珠聽到這裡,、也忍不住的開口了。

「不錯,實在不行,我來親自挑戰他吧。我的實力縱然無法排進前十,但是前二十還是能夠勉強做到的。」臂環青年點點頭的說道。

「也好,只能先你這樣了。我的確不能讓師傅失望的。這小子若是實力不濟,辛師兄對付他也足夠了。若他後面他真能進入前十的輪戰排名話,我也不怕和他沒有交手的機會了。」高沖眼看石台上沙漏上半部分,只剩下最後一層薄薄細沙後,終於一咬牙的這般說道。

接著他雙足微微一晃,就化為一道虛影的出現在了石台上。,

高空中玉台處,蠻鬼宗掌門見此情形,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幾乎同時,柳鳴也淡淡一笑。

「我要挑戰排名第五的鐵師兄。」高沖目光往最前面幾桿幡旗下一掃後,冷冷說道。

「你要挑戰我,很好,我也想看看傳聞中的地靈脈到底有何可怕之處。」站在第五桿幡旗下核心弟子,是一名頭戴木冠的青年,一聽這話,當即不動聲色的站起身來。

他身為太陰碑上前五的弟子,和前四的陽乾四人一般,始終沒人敢真正挑戰過的。

「張師弟,我沒記錯的話,鐵鑒這孩子,似乎是你們玄符一脈最傑出的弟子吧。不過他對你那些畫符工夫不太感興趣,一直修鍊的是符籙和劍術相結合的一種秘術吧。」蠻鬼宗掌門忽然開口問了一句。

「回稟掌門,鐵鑒這孩子的確主修的是當年本脈一位前輩留下的籙劍之術。你也知道上次大比的時候,他因為剛接觸籙劍之術不久,只是堪堪差一名未能進入前十之列,現在如此長時間過去了,想來所修劍術應該更加不凡了。」那位當初和柳鳴曾經接觸過的玄符一脈張師叔,苦笑一聲的回道。

「嗯,這孩子竟然真能領悟出籙劍之術,可見天資也實在過人的。可惜本宗並非天月宗那般以劍修為主,無法給他太多指點的。」蠻鬼宗掌門有些可惜的說道。

「這個只能看他以後自己的造化了。」張師叔也有幾分無奈的樣子。

這時,擂台上二人簽下生死令,防護光幕一啟之後,大戰立刻爆發而起。

木冠青年單手往袖中一摸,當即掏出一口數寸長的淡黃色木劍,往空中一拋,再一揚手,一道淡銀色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