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九十二章雷電之力

第九十二章雷電之力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2-17 04:33  字數:3641

「高師弟覺得自己地位比我要高?」柳鳴終於回過身來,似笑非笑的說道。

「難道說錯了嗎,我是掌門親傳弟子,你只是旁脈普通內門弟子,怎麼看我的地位在宗內也遠在白師弟之上的吧?」高沖不動聲色的問道。

「是嗎,白某對此還真不太清楚。倒是聽人說過,宗內大比期間,所有參賽弟子都是平起平坐,可不用分尊卑的。高師弟不會不知道此事吧。」柳鳴嘆了一口氣,彷彿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哼,想到不到白師弟還是伶牙俐齒!好了,這點小事懶得和你糾纏什麼。我親自來找你,只是想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若是現在就寫一份退婚書給,以前的一切,我都可以當做從沒發生過,你仍然可以在宗內逍遙自在的。若是不然的話,這次大比你一旦上台,就別妄想能自己走下去了。」高沖臉色一下陰沉了幾分。

「退婚書,當然可以寫。只要明珠師妹讓牧家家主主動提出來,我這邊毫無意見的。」柳鳴打了一個哈哈的回道。

「讓我父親主動退婚,這是不可能的!」牧明珠臉色一變,有些咬牙切齒的說道。

「那在下就沒有辦法了。我雖然對娶你也沒有多大興趣,但身為白家子弟對家主命令也不好違背的。」柳鳴兩手一攤,搖搖頭的說道。

「你……」牧明珠大怒之下,還想再說什麼,一旁的高沖卻一擺手的打斷了她下面的話語,只是盯著柳鳴冷冷的說道:

「看來你比我想的要愚蠢多,既然你已經做出了決定,我也不用再說什麼了。給你一個忠告,不要以為能嚇退司馬天,就覺得能和我一較長短了。明珠,走吧!回頭我稍微麻煩些,自然會讓他親口說出『退婚』二字的。」

一說完這話,高沖當即拉著牧明珠,帶著其他人就此轉身離開了。

柳鳴卻只是默默站在原地看著幾人背影,始終沒有再說什麼,目中卻憑空多出了一絲冷意。

對於不知經歷過多少生死一線廝殺的他來說,高沖雖然表現的和數年前截然不同了,但只要不是真正靈師,他又怎會害怕對方。

想當年在凶島上,他以少年之身不知殺過多少在外界看來其凶無比的惡徒,更在看似不可取勝的生死搏殺中一次次奇蹟般生還,早已養出了遠超常人想像的強大自信。

高沖若是真在大比中對其出手,他自然會給對方一個大大驚喜。而且對方既然話語中透出了一絲殺機,他也不會留手什麼。

若是比試激烈異常,他一個失手將對方擊斃或重傷,似乎也不是一件不能原諒的事情。

柳鳴心中淡淡思量著,再次轉身看向擂台上的激烈比試。

「掌門師兄,高沖好像和我門下有些矛盾,需要我們做長輩的化解一二嗎?」

空中玉台上,圭如泉遠遠看到了高沖帶人和柳鳴接觸的一幕後,猶豫了一下後,沖蠻鬼宗掌門說了一句。

「哦,那名弟子好像不是蕭楓吧。既然這樣,這些弟子都還年輕氣盛,互相之間有些矛盾也是正常的,讓他們自己處理就行了。我們這些做長輩的還是不要插手了!」蠻鬼宗掌門遠遠看了柳鳴所在一眼後,淡淡的說道。

顯然他對高沖和柳鳴間先前接觸的一幕,並非沒有看到的。

「既然掌門師兄如此說了,那就這樣吧。不過聰天這孩子還算有些潛力,朱赤師弟能進入海族坊市得到那塊深海韓廣鐵,他也在其中出了一些力氣的。」圭如泉眉頭一皺後,仍如此的回道。

這讓蠻鬼宗掌門有些意外,略一思量後,才有些恍然的回道:

「聰天?哦,原來是此弟子,我說沖兒為何和他會有矛盾了。嗯,我記得此子雖然是三靈脈,但精神力天生強大,也算是個人才。這樣吧,一會兒我會囑咐王師弟,若是他們真的在大比中遇到,讓他多加仔細一些,盡量不要出現傷人事情。」

「多謝掌門師兄,這就足夠了。」圭如泉心中微微一松,口中稱謝了一聲。

對於柳鳴,這位九嬰一脈山主心中其實一直抱著幾分遺憾的。

畢竟以柳鳴先前的數次表現,將其收為親傳弟子應該是綽綽有餘的,甚至要是換做其他支脈,恐怕也真的早已被某名靈師收下了。。

但可惜九嬰山資源實在太缺乏了一些!對一名幾乎沒有希望成為靈師的三靈脈弟子,他們實在沒有多餘資源傾斜過去的,自然也無法收為親傳弟子了。

「咳,剛才那番話語,總算給此子也有一個交代了!」圭如泉暗自嘆息一聲的思量道。

有關白牧兩家結親的消息,既然牽扯動了高沖這位地靈脈弟子,圭如泉自然也聽到一些風聲的。

高沖和柳鳴兩人在蠻鬼宗掌門心中地位和宗內名聲,自然是根本無法比較的。

況且其中還牽扯到高沖以後衝擊靈師所需爐鼎之事,他自然更不好再多說什麼了的。

就這樣,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轉眼間就過去了大半日之久了,其他擂台上的比試仍然十分激烈,上台弟子幾乎算是前仆後繼,根本沒有絲毫的停歇。

擂台上的十名被挑戰者,也更換的十分頻繁,這般長時間後,就幾乎有近半核心弟子的名次都重新換了一遍。

這當然是因為所有人都有三次的挑戰權力,而核心弟子失敗後,也可再挑戰的緣故。

倒是第一擂台上,在又有八九名挑戰者先後都被擊敗後,忽然一聲雷鳴,一道銀白電弧一閃,一名身穿藍袍的英俊少年,一下出現在石台之上。

赫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