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八十六章諸雄

第八十六章諸雄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2-13 23:28  字數:3545

「陽乾」

高沖一聽此名字,神色微微一動。

「不過沖兒,你現在實力有了,但是在爭鬥經驗上卻還差上許多,所以從明日起,我讓兩位師兄陪你開始日夜練習。這樣等到大比之日時,你應該也能增加不少實戰經驗了。」蠻鬼宗掌門用手一指身後的兩名容貌酷似青年,微笑的說道。

「那以後高沖就拜託兩位師兄了。」高沖對兩位青年一抱拳,神態頗為客氣。

「不敢,能幫上高師弟的忙,也是我兩兄弟的榮幸。」兩名青年見此,不敢怠慢的忙一回禮。

「好了,沖兒你閉關如此長時間,想必也累了,今天先回去好好休息吧!」蠻鬼宗掌門關切的說了幾句後,就帶著兩名青年先離去了。

高沖在恭送走蠻鬼宗掌門後,就地在原地盤膝坐下,閉目調息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後,他才重新睜開了雙目,旁邊赫然多出了一名雙臂帶著數只圓環青年。

「原來是辛師兄,竟然來的這般急促,最近外面發生了什麼要緊之事嗎?」高沖一看清楚青年的面容後,目光一閃的問道。

「高師弟,最近的確發生了一件事情,我不知當講不當講的。」臂環青年猶豫了一下後,如此的說道。

「是不是和明珠有關的。」高沖目光一閃後,淡淡的問了一句。

「師弟怎麼知道的?」臂環青年不禁為之愕然。

「嘿嘿,我是散修出身,在外面可沒有什麼家族拖累,和我有關還能讓你們這般猶豫不知如何處理的,自然只有明珠的事情了。說吧,是什麼事情?」高沖嘿嘿一聲的說道。

「數月前,外面傳來消息,牧家將明珠師妹許配給了他人,並已經訂下了婚約。」臂環青年遲疑了一下後,才緩緩說道。

「牧家不告訴我一聲,就將明珠嫁給他人了,膽子還真是不小。他們還真以為自己家族有數名靈徒,就不用顧忌我了。明珠許配的是什麼人,我也想看看何人敢槍我看中的女人。」高沖一聽這話,臉色一下有幾分猙獰起來,並陰森的說道。

「是白家的一名叫白聰天的弟子,據說也是和高師弟一起入門的新弟子,現在拜在了九嬰一脈門下。」臂環青年急忙的回道。

「白聰天,新弟子!我想想,嗯,還真是巧,是有這麼一個人,並且當初是和我、明珠在同一地方被接引使者帶入宗內的。不過我沒記錯的話,他只是一個區區的三靈脈弟子吧。此事已經發生了有半年之久,不要告訴我,你和吳師兄這般多人,連一名區區三靈脈新弟子都無法搞定,不能讓其乖乖的退掉婚約了。」高沖聽完名字後,略一沉吟,就一下有幾分恍然的說道。

「師弟不知,這白聰天也不是一般弟子。他似乎一年前就已經是靈徒中期弟子了,並且還曾經戰勝過九竅山一名頗有名氣的天才弟子,同時還曾數月內一口氣完成數十件宗門任務,而無一件失敗過。投鼠忌器下,我們也不好在宗內對其真用什麼強硬手段,所以前不久,才找了陰煞一脈的司馬天,讓其出手來對付他。」臂環青年解釋的說道。

「司馬天,我聽說過此人,好像是太陰碑上排名前二十的核心弟子,對付一名區區中期靈徒的新弟子,的確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怎麼樣,他可已經得手了。」高沖聽到這話,神色稍緩了一下。

「沒有,我數日前才收到的消息,司馬天竟然將預付的靈石託人退了回來,並說若真要他一定出手的話,報酬必須翻上十倍才行的,並且不能保證一定能成功。」臂環青年苦笑一聲後,面現匪夷所思神色的說道。

「司馬天真是這樣說的?」高沖聽到這裡,神色也有些動容了。

「那帶話之人是我好友,自然不會有任何虛假的。」臂環青年十分肯定的說道。

「有些意思,看起來我這位白師弟似乎真的非同小可,竟然讓司馬天這樣的核心弟子都十分忌憚,否則不會說出這等話語來了。好,白聰天的事情,你們先不要去問了。大比一到的話,是貓是虎自然就可一眼看出了。到時候,我會讓他將當著眾人面就將明珠婚約親口退掉。」高沖驀然冷笑的說道。

「此人既然實力不弱,即使不敵師弟恐怕也不會輕易鬆口吧。」臂環青年卻有些躊躇起來。

「他要真打算如此的話,就不必再留在世上了。我沒記錯的話,大比可是要簽下生死狀,一個失手殺死對手的事情,在大比在時也是不是沒有的事情。雖然會有些明面上責罰,但以我的地靈脈掌門弟子身份,還能真的嚴懲不成。」高沖聽到這話,面無表情的回道。

臂環青年聞言,則倒吸了一口靈氣,只能口中的連連稱是,但望向高沖的目光,不覺有一絲異色了。

剛進門的時的高沖,無論性格為人都和現在是天壤之別的,可自從他被掌門帶去一起閉關苦修一年多再出來後,雖然修為一下激增到靈徒後期,但性格卻變得如同第二人一般,唯獨在和那牧明珠面相處的時候,還能保持著和原先一般無二的言行。

臂環青年雖然知道這十有八九和掌門傳授給高沖的功法有關,但是前後性格對比巨大相差下,仍然時不時的有一股驚悚感覺。

下面的時間,二人再談了幾句後,臂環青年就帶著高沖一番吩咐的告辭離開了。

高沖自己走到附近一顆小樹下沉思不語,並未有馬上離開。

不知過了多久後,不遠處一條小路上突然多出了一條婀娜身影,並遠遠的沖高沖連連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