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八十一章萬骨窟

第八十一章萬骨窟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2-11 19:49  字數:3601

「放心,這裡怎會有人,我也是隨口一說而已。」叫綠雲女子似乎也知道自己失言了,臉色一變後,忙說道。

「雲兒你要明白,我等之所以會主動來幫高師弟,是為了其能夠進階靈師後再助我們一臂之力的,其他的事情就不是我們能夠多管的了。況且爐鼎之事,我不信牧仙雲沒給自己這位親侄女提及過,但牧明珠自己都不信,就不能怪得了別人,是她命該如此了。好了,此事以後不再要提了,我們先回去和吳師兄商量一下剛才所說之事了。」黑臉大漢口氣一緩的說道。

綠雲自然連連點頭。

於是二人當即騰空而起,也直奔化血一脈所在山峰飛去了。

同一時間,柳鳴已經再次來到了秘法閣門外,神色有些複雜的在外面站了一會兒後,才大大步走了進去。

一入大門,赫然還是那個小房間,但裡面一把椅子上卻坐著一名朱袍老者,正在低首看著手中一本厚厚典籍,一見有人進來,才抬首的問了一句:

「換取功法還是換取秘術,法術?」

「這朱袍老者赫然生的怒目虯須,給人一種威嚴異常的感覺。

「咦,怎麼不是阮師叔看守藏經閣了,前輩是……」柳鳴見此一怔,忙上前一禮的問道。

「老夫是毒靈一脈的廖峰,你叫我一聲廖師叔就行了。阮胖子那傢伙一年前就卸掉藏經閣看守的職責,已經回去閉關了。好了,現在可以說你到此的目的了。」朱袍老者倒是表現的十分和善。

「原來是廖師伯,晚輩想到藏經閣挑選一門防禦法術!」白聰天躬身說道。

他在聽聞那位「阮師叔」不在後,心中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隱約有那麼一絲失望之色。

「九嬰山,原來是圭師兄一脈門下,看你年紀輕輕,可別有些好高騖遠,防禦法術一般必須修為到一定境界後,才能施展的。我來你到底修鍊到何境界了?」朱袍老者話音剛落,一條手臂一個模糊,竟鬼魅般的在柳鳴肩頭輕拍了一下,剎那間,一股熱流狂涌而入。

柳鳴一驚,體內法力在這股熱流刺激下,瞬間的往肩頭處全力一涌而去。

「咦,靈徒後期?」廖峰手掌緩緩一收後,臉上現出一絲意外的神色來。

「廖師叔,你這是……」柳鳴有些臉色陰晴不定了。

「不用擔心,我只是測試一下你的修為而已。靈徒後期話,自然有資格學習防禦法術了。你叫白聰天是吧,看來圭師兄門下出了一名不錯的弟子,跟我來吧。」廖峰微微一笑的稱讚一句,當即袖子一抖,一股白霞一卷而出。

剎那間,兩人身影全在白光中一閃的不見了。

下一刻,朱袍老者柳鳴二人出現在一處遍布一堵堵光牆的大廳中了。

「去吧,那邊就是記載法術修鍊法決的區域,只要將手放在下面石台上,自然就能知道法術內容和換取的貢獻點數,然後用自己銘牌碰觸禁制,就可東西取出來了。」廖峰單手沖某個方向虛空連點幾下,那邊光牆憑空化為點點靈光的消失了。

柳鳴答應一聲的走了過去,並隨手將一隻手掌貼在了最近的一個石台上,上面一個金色光罩中放著一套青色竹簡。

「轟」的一聲。

石台上一股能量一衝而出,在他腦中一個盤旋後,瞬間幻化出一排排白色文字出來。

「銳金術」,金屬性輔助法術,可加持金屬性攻擊力量與肢體上,讓軀體變得的鋒利無比,足可斷金碎玉。貢獻點四百。

柳鳴搖了搖頭,離開這個石台,直奔下一個走去。

「水霧術」,水屬性隱匿法術,可釋放大範圍霧氣,用於遮掩身形,貢獻點三百。

「火蛇術『,火屬性可控攻擊法術,攻擊範圍中等,破壞力高,貢獻點一千。

「雷網術」,雷屬性攻擊法術,攻擊範圍極大,破壞力極高,非雷靈脈不可修鍊,貢獻點一千四。

……

柳鳴一個個石台的看下去,面上看似平靜,心中卻暗暗嘆氣不已。

這裡法術換取的貢獻點數量之多,遠在預料之上,以其手中所剩的三百多貢獻點,恐怕也只能換取裡面最低等的一門法術。

沒有多久,他就看過了一小半石台上法術,但眉頭緊皺下,顯然一直未找到稱心的法術。

忽然,他將手掌放在一個墨綠色石台上的時候,神色微微一動,駐足不前起來。

「血藤術」,木屬性防禦法術,可將藤類種子孕育體內,平常用精血飼育,一但遇敵時就可瞬間激發,化為藤蔓覆蓋全身,防禦效果強弱,視種子種類和孕育時間長短而定。切記,此法需要消耗大量精血,同事施法是劇痛無比,而種子在體內孕育時間太長,可能出現身軀木化反噬跡象,危險性極大,貢獻點三百。

柳鳴將腦中新出現的白色說明文字,反覆看了數遍後,就不再遲疑的將銘牌從身上一拿而出,往這個石台上光罩上一砰。

雖然此術看似缺陷極多,但若想換一門如此低貢獻點的防禦法術,估計也只有這般一門了,他自然沒有什麼選擇餘地的。

「噗」的一聲,銘牌一閃之後,裡面積攢的三百貢獻點當即憑空不見,光罩也同時的碎裂而開。

一本薄薄的青色典籍一閃的落在了其手中。

柳鳴一拿此典籍,毫不遲疑的轉身而走了。

「血藤術?你真要修鍊它。此術並非我們祖師爺所創,而是當年一位宗內前輩斬殺一名邪修後,從其身上搜來的。此術曾經修鍊之人不少,但因為施展時過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