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七十八章婚約

第七十八章婚約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2-10 02:45  字數:3601

冰錐術,泥沙術,蛛絲術!

這三種法術是他上次從九嬰山秘法閣中學到的,也是蠻鬼宗弟子所學最多的三種較高階法術。

對柳鳴來說,既然如此多人都選這三門法術,自然是因為這三門法術有其他法術所沒有的長處。一來它們和其他高階法術相比,施法時間法術算是較短的,實用性較強。二來它們都有限制或困敵的特殊效果,在遇到強敵的時候大都能派上一些用場的。

不過雖然修鍊這三種法術的蠻鬼宗弟子很多,但真能將修鍊到小成層次的卻絕對沒有幾人,更別說以後的大成和圓滿層次了。

因為它們相比風刃火彈等簡單法術,修鍊起來要困難的多了,耗費時間幾乎是前者的三四倍以上。

故而學這幾種法術的弟子眾多,但幾乎沒人會單花時間去修鍊。

柳鳴之所以敢如此做,自然是依仗在此空間內的時間流逝,根本不會消耗現實中的真正時間。

但縱然如此,考慮到這三種法術的修鍊艱難,他也只有先修鍊其中一種當做殺手鐧的打算。

其中的冰錐術,具有一定破壞性,並且寒氣可冰封敵人,但可惜攻擊方式過於簡單,很容易對手躲過。

泥沙術可以憑空在對手腳下形成大片流沙,可以困敵於無形,但一旦對手離開地面後,此法術就無用武之地了。

蛛絲術攻擊方式多樣,並且在面對一些特殊對手時,更能發揮出其不意的奇效,但可惜此術最怕火焰之力,一顆小小的火彈術就可以將其輕易破掉。

柳鳴思量了半天后,還是決定修鍊冰錐術此法術。

雖然此術攻擊方式單一,不易命中對手,但他只要對敵時多動些腦子的話,此術煉到更高層次的威能,還是可大為期盼的。。

柳鳴再休息了小半日後,精神稍微恢復了一些後,就一下站起身來,開始修鍊冰錐術起來。

……

一年半後,正在空間中閉目調息的柳鳴,忽然兩耳嗡的一聲響,再一睜眼後,人就赫然回到了現實的修鍊屋中。

「整整兩年時間!果然那東西吞噬的法力越多,能滯留那個地方的時間也越長。」

這一次,他臉上並沒有露出太意外的神色,反而十分平靜的喃喃一聲。

幾乎同一時間,柳鳴身軀一顫,一股精純法力當即從靈海中狂涌而出。

但他對此早有準備,當即雙目一閉的調息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後,等他神色一動的時候,靈海終於停止了運轉,原先被吞噬的法力赫然返還了近半之多,並且境界也沒有跌回到靈徒中期去。

柳鳴對此有些訝然,但是略一思量後也就隱約有幾分明白了。

明顯他此時法力比起一般後期弟子來說也許低了一些,但是比起靈徒中期弟子卻又高出了許多。故而才能保持境界沒有跌落。

不過若是如此的話,他第一次從中期跌回初期境界又是怎麼一回事!

難道是因為靈徒初期到中期增加的法力數量和後面境界提升相比太少的緣故?

柳鳴想了一想,有些不太明白,但境界沒有跌落自然是一件好事了,也就懶得多想了。

畢竟那神氣泡出現,原本就是神秘萬分的事情,其中有些地方無法想通,也是正常的。

但他再一檢查體內法力情形時,又不禁微微一喜。

他現在體內法力的精純程度似乎比以前也更提升了一分。

顯然那神秘氣泡雖然吞噬法力越來越多,但對法力提純程度也在同樣增加中。

如此一來,他現在情形可就十分特殊了。

要單論法力多少話,他明顯不如其他靈徒後期弟子,但要是說法力精純話,其他同階存在又拍馬也無法和他相比。

這樣說吧,他若是與一名同階強敵激烈爭鬥,在短時間內肯定可以大佔上風,但若是超出一定時間無法取勝的話,法力肯定先比對方消耗完。但若是採取游擊戰術和對方打一場持續整天或數日的拉鋸戰話,最後能贏的反又可能是他了。

因為法力精純不僅表示他法術秘術威力大增,同時也代表法力回復速度之快也遠超一般同階存在。

柳鳴仔細想了一下後,啞然一笑了。

這種特殊情形對他在個人實力來說,似乎還是利大於弊的。

他再一轉首,就看到了一旁趴著的白骨蠍,卻眉頭微微一皺。

不知這頭白骨蠍是否因為四周沒有陰氣可以吸納緣故,還是他身體先前沒有直接觸此鬼物結果,它明顯未出現法力吞噬和法力提純跡象。

看起來,它僅僅是神識和其在神秘空間轉了一圈,又看似平常的返回本體。

柳鳴心念一動的溝通了骨蠍一下。

下一刻,骨蠍鉤尾微微一動,「嗤嗤」聲大響,十幾黑線同時在虛空中一閃即逝,前方數丈遠地面上頓時多出十幾個手指粗細小洞。

其鉤尾動作之快,就連柳鳴都幾乎無法看的清楚。

柳鳴見此自然大喜。

此鬼物雖然法力未出現異常,在神秘空間鍛煉效果卻絲毫不差的帶了回來。

如此一來的話,他就真正放心下來了。

接下來的數天內,柳鳴則繼續在屋中調息吐納,準備將新返回的法力穩固一下,再考慮其他的事情。

不過第四天一早的時候,其住處卻來了一名不速之客。

「白聰天,你給我出來。」一個脆生生的聲音,突然從門外出來,讓正在調息的柳鳴大微微一怔後,將功法一收,站起身的推門走了出去。

只見在其小院外,正有一名面如玉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