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七十六章靈器

第七十六章靈器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2-09 01:25  字數:3593

其中兩個皮袋也就算了,裡面只是放著一些療傷丹藥和一些雜物,巨鰲單獨夾著的一個赤紅色玉匣卻一下引起了柳鳴的注意。

他好奇的將玉匣一拿而起,並打開蓋子,裡面一股白茫茫寒氣一撲而出後,不禁激靈打了個寒顫。

玉匣中竟然放著一顆藍汪汪晶珠,看起來奇寒無比,也不知是何來歷。

柳鳴這才有些恍然那灰袍男子如何能衝出火海的。

此物多半也是一件奇寶了。

柳鳴心中如此想著,飛快將玉匣和其他東西全都一收而起,再四下打量了一下周圍,又抬手放出一連串火球,將附近戰鬥過的痕迹全都破壞的一乾二淨,造成和火海那邊差不多的效果後,才將白骨蠍一收而起,驅雲騰空的沖蠻鬼宗方向一飛而去了。

……

數日後,柳鳴回到蠻鬼宗的時候,宗內赫然一切如舊,沒有相關消息傳回的樣子。

柳鳴見此,先去執事堂記錄了一下重新回宗之事,就立刻返回了九嬰山住處,就此開始服用丹藥,每日煉化藥力不已。

轉眼間,七八天過去了。

但這一日,一名九嬰山外門弟子出現在了小院外,並大聲說圭如泉召喚他上山。

柳鳴聽了這話,心中微動,收了功法的走出了屋子。

一頓飯工夫後,他就出現在了山頂大殿中。

殿內除了圭如泉外,他還看到了那位中年道士「張師叔」。

「果然是此子!」中年道士一看清柳鳴面容,笑了起來。

圭如泉聽到這話,神色不變,只是沖柳鳴問道:

「前些天,你可是去了衛州坊市,並回來途中遭遇了那頭惡蛟?」

「是,弟子的確去了衛州坊市一趟。」柳鳴恭敬的回道。

「你可知道,除了你和張師叔救走的兩名弟子外,其他人全都隕落掉了。在你張師叔走掉之後,後面又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又如何逃得性命的?」圭如泉面現一絲異色的問道。

中年道士聞聽此言,臉上略顯一絲尷尬之色。

他當時未能連柳鳴一同救走雖然算是情有可原,但現在當著圭如泉這位柳鳴名義上師傅的面,自然還有些不太自在的。

「回稟圭師,除了錢師姐二人外,弟子恐怕是其他人中唯一能保持清醒的人,所以等飛舟被那惡蛟用莫大神通震散之後,弟子也只能採取了一些自救手段……」

柳鳴倒也沒有隱瞞的意思,當即將當時發生的情形一一的講述了出來。

不過有關白骨蠍,還有另一名蜂盜也逃得性命,並得到那口短劍靈器的事情,自然隻字不提。只是說自己從坊市中多購置了幾枚防禦符籙,這才能僥倖逃出火海的。

「原來這樣,我說後來再回到原處的時候,連其他弟子的屍骨都找不到了,竟然是被那頭惡蛟一把火全燒掉了。不過,白師侄倒是運氣不錯恰好在坊市中購得了一些防禦符籙,否則恐怕也無法逃得性命的。要不是我從執事堂查到近期回宗的弟子中有你名字在,恐不知道還有其他弟子生還的。」中年道士嘆了一口氣的說道。

「張師弟無需自責什麼的,誰能想到原本只是想引出蜂盜一群跳樑小丑的圈套,竟會引來了這頭惡蛟來。而且三名靈師中,也只有張師弟一人能活下來,已經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圭如泉轉首安慰了一聲。

「我也是因為風火門的赤陽前輩突然現身,驚走了那頭惡蛟,否則同樣無法生還。此惡蛟之利害,遠超傳聞之上,即使身負重傷也絕不是我們這些靈師能夠招惹的。可惜聽說赤陽前輩追了兩天後,還是將此蛟追丟了。」中年道士苦笑一聲的說道。

「這已經是不錯的結果了,再過一段時間,彥師叔應該就可以再次出關了,到時本宗還有希望從中分的一份好處的。」圭如泉卻微微一笑的說道。

「希望如此吧。對了,白師侄可以回去了,另外有關惡蛟和坊市事情一字都不可以外傳,違者要宗規處之。」中年道士點下頭,又沖柳鳴神色一肅說道。

「是,弟子知道了。」柳鳴心中一凜,當即答應一聲的退了出去。

「你這弟子不錯,竟在那頭惡蛟嘯聲中還能保持清醒,這可不是一般弟子能做到的事情。」一等柳鳴真離開了大殿,中年道士出口讚許了一聲。

「嗯,此子無論心性機智都是上佳之選,唯一可惜的只是三靈脈資質,否則我早將他收為親傳弟子了。」圭如泉點點頭,面露一絲笑容的回道。

「原來只是三靈脈,這真是太可惜了。不過他若能進入靈徒後期的話,奪得一名核心弟子的位置還大有可能的。」中年道士聞言,同樣有些惋惜樣子。

「對了我還未恭喜師兄一聲,聽說朱師兄和鍾師妹去了一趟海族坊市,並換回了一塊深海寒光鐵。嘖嘖,此物可是煉製真正飛劍劍胚的材料之一。恐怕不久後,天月宗那邊就會派人找師兄了。」中年道士又想起了另外一事,嘖嘖恭賀的說道。

「呵呵,這是朱師弟他們福緣到了,不過此物雖然能當做劍胚來用,也只能煉製出下品飛劍,況且我們幾個另有大用,並不打算出售給天月宗。」圭如泉一捻鬍鬚後,也有幾分高興之色的說道。

「啊,原來如此。那可真有些可惜了。天月宗對飛劍劍胚材料可是一向不惜花費代價收購的。」中年道士微微一怔,彷彿有些不能相信的模樣。

「嘿嘿,此師弟以後自然知道真假了。」圭如泉嘿嘿一聲後,似乎不願意多談。

隨後二人又談了一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