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七十五章爭寶

第七十五章爭寶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2-08 16:51  字數:3676

雖然霧舟上,其他人全都躺在甲板上生死不知,但柳鳴這般一個大活中年道士不可能沒看到的。

可是這位張師叔根本沒理會他,就一陣風般的只帶著錢師姐二人逃掉了。

這讓他心中一涼下,也只能採用自救手段了。

柳鳴想到這裡,原本盤坐不動身軀「咕咚」一聲,也倒在了甲板上。

與此同時,其氣息和體內血液流動全都一下變得若有若無起來。

這正是他施展了閉息秘技的效果。

「轟」的一聲巨響。

空中巨大光團終於在裡面恐怖氣息再一漲後的爆裂而開,一陣熱風向四面八方一卷而開。

方圓里許內一切被這股熱風一卷而過後,紛紛的模糊不已,甚至蜂盜木舟和霧舟兩件飛行器具也一個當場潰散而滅,一個玩具般的被卷出七八個跟頭去,再碎裂而開。

柳鳴則只覺身下一空之後,整個人就和其他蠻鬼宗弟子全都從空中跌落而下。

他一驚下,卻不敢提動法力騰空,只能在快要要摔到地面上時候,袖中一根粗大黑索向下方一彈射出。

「噗」的一聲。

柳鳴一下斜著橫挪數尺之遠,不但墜落之勢一下減緩了大半之多,並且避開了下方一塊看似十分堅硬的青色石頭。

但就是這樣,他從如此高地方落下,還是不禁一咧嘴,只覺渾身上下無一處不痛。

好在現在骨骼比以前結實了許多,倒是沒有出現骨折的現象。

他都如此了,其他蠻鬼宗弟子的下場更可想而知了。

最近的幾名蠻鬼宗弟子全軟綿綿的躺在地面上,身下全是汩汩流出的鮮血,明顯已經氣息全無了。

這時,光團爆裂的原處,半蛟妖物重新顯現而出,可除了身上焦黑了一些外,赫然並沒有增添半分真正傷害,反而獨目中一絲暴虐湧現而出,一隻爪子驟然朝下方虛空一抓。

「嗖」的一聲,

先前驅使飛劍的婦人屍身,當即從地上衝天而起,一個模糊的落在了此妖爪中。

半蛟妖物大口一張,一下咬去了婦人大半頭顱,再幾下咀嚼吞下後,又一聲尖鳴發出,再張口衝下方噴出一團赤紅火球,就帶著婦人鮮血淋淋的屍身,化為一股黑風的也遠去了。

看其所追方向,赫然正是那頭陀所逃方向。

「轟隆隆」的一聲巨響。

看似普通的火球方一落到下方地面上,竟化為一根火柱的衝天而起

滾滾火焰當即向四面八方一卷而開,化為一片滾滾赤海。

所有沾染到火焰的東西,無論樹木石頭全都瞬間的飛灰湮滅。

幾聲慘叫發出!

赫然有幾名還有氣息蜂盜邪修,在火焰中掙扎了幾下,就和其他人一般的化為了灰燼。

不愧為化晶期的妖獸,隨手一擊,竟然就有這般恐怖威能。

而柳鳴在火球一落下的時候,就也知道大事不妙,再也顧不得赤蛟是否會重新返回,飛快從身上掏出數張符籙,一口氣的給自己加持了數層光濛濛光罩,再一拍養魂袋的將白骨蠍一召而出。

白骨蠍心念相通下,方一在光罩中現身而出,立刻張口噴出了奇寒無比的滾滾陰氣來,將堪堪逼近的赤焰略一阻擋,就帶著柳鳴向某一方向一衝而去。

「砰」一聲。

當他和白骨蠍堪堪逃出最火海的時候,身上一層光罩也威能耗盡的碎裂而開。

柳鳴這長吐了一口氣,回頭望了望火海,臉上不禁滿是後怕之色。

他剛才若是遲疑了半點,恐怕也會葬身此地了。

不過才剛剛購來的數張防禦符籙,卻幾乎全都耗盡一空了,這讓他又不禁大感心疼起來。

但話說回來了,若沒有這些符籙,他恐怕這次就小命不保了。

柳鳴心中這般想著,低首看了一眼白骨蠍。

只見這頭鬼物在短時間內噴吐這般多陰氣後,也變得無精打采起來。

柳鳴為了以防萬一,並沒有立刻召回白骨蠍後,而是目光一掃還在燃燒的洶洶火海,又面露一絲可惜之色來

如此厲害火焰,其他人身上的符器靈石等東西自然全都無法倖免了,否則說不定還能撈些便宜的。

至於蠻鬼宗隕落在此的其他弟子,對在凶島上不知見過多少人命消失的他來說,除了心中有些感慨外,倒也不會有什麼悲傷之類情緒出現。

柳鳴再略一思量後,讓白骨蠍先一下鑽入地下,自己則朝先前那名婦人掉落之處飛快走了過去

雖然此婦人屍身已經被那頭妖蛟攝了過去,但其掉落的那口青色短劍應該還在附近處的。

既然能被婦人這名靈師用來應付大敵的器物,肯定是靈器之流了,並且多半品階還不會太低。

這種寶物對現在的他來說,自然不能放棄的。哪怕冒著那頭赤蛟重新返回的危險,也要找上一找。

好在那名婦人原先掉落處,他記得很清楚,片刻間就到了附近處,並一眼看到了半插在某塊石頭中的青色劍柄。

他大喜之下,就要一走過去。

但就在這時,對面一顆樹木後人影一晃,赫然也有一人走了出來,一看見對面同樣出現的柳鳴,臉上露出的之色也為之一凝。

柳鳴心中吃驚可想而知了,神色一下凝重的飛快打量了這人幾眼。

一身灰色長袍,三十來歲樣子,滿臉精悍之色,手中提著一個黑乎乎短錘,也陰晴不定的打量著柳鳴。

「蜂盜」

柳鳴一看清楚對方面容後,幾乎瞬間就有了判斷,心中此戰肯定無法避免了。

雖然不知道對方如何也能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