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七十三章蛟現

第七十三章蛟現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2-07 15:12  字數:3614

一秒記住,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我二人任務已經完成,已經確認這些蠻鬼宗弟子中並沒有凝液期修鍊者,剩下的自然全都是刑老二他們的事情了。『文學館WWW.WXGUAN.COM』不過看他們飛行器具倒也算玄妙,說不定會有隱匿行跡的效果,刑老二不會跟丟了吧。」童子終於開口了,聲音竟然蒼老異常,猶如老翁一般。

「放心吧。我先前在坊市中已經給蠻鬼宗一個弟子身上種下了萬里香,哪怕是相隔千里之外,邢老三也能準確無誤的找到的。」粉衫少婦,面現陰險之色的說道。

「很好,這樣的話,以邢老三他們全是靈徒後期修為,拿下這些蠻鬼宗弟子絕無問題了。好了,我們也離開吧。做了這一票後,大玄國是不能再待了,要再換一個地方了。」童子滿意的點下頭。

「嘿嘿,想走。你也要看老夫答應嗎!」

忽然空中傳來一個冷冷的聲音。

這讓少婦和童子心中一驚,均都向上一望而去。

只見高空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名身穿錦袍、腰束玉帶的威嚴老者,雙手倒背,冷冷的望著他們二人。

「不好,是木老怪,快閃人!」粉衫少婦一看清楚老者面容後,當即臉色大變的失聲起來。

旁邊童子二話不說的一揚手,一團白霧狂涌而出,瞬間將方圓十幾丈內全都淹沒進了其中,接著其身軀一扭,就往地下一鑽而去。

「砰」的一聲悶響,童子雙足方入地不過半尺,四周泥土一下變得彷彿精鋼般堅硬,讓他一下無法動彈分毫了。

血光一閃!

童子頭顱一下滾落而下,接著旁邊波動一起,閃現出另一名高瘦的血袍男子,一手中握著一口還在滴血的細長血刃。

這男子方一現身,並面帶殘色的長刃再一抖,頓時童子無頭身軀也一下在血光中被斬成了十幾截,連藏在裡面的精魂都一聲慘叫的在血光中化為了青煙。

「什麼不老童子,也不過如此。區區一名後期靈徒,也敢如此自稱。」這時,血袍男子才冷冷的說了一聲。

「你是血河殿的血鴉!」

粉衫少婦再一看見血袍男子,臉色更加蒼白了,但悄然後退兩步後,體表青光一閃,竟忽然化為一團青光的向遠處破空遁走了。

血袍男子見此,冷笑一聲的並未加以追趕。

空中錦袍老者卻二話不說的袖子一抖,手中驀然多出了一柄赤紅色的羽扇,只是遙遙的一揮。

「噗」的一聲。

已經遁出數十丈遠的少婦,只覺四舟虛空一熱之後,整個人就化為一團火球的洶洶燃燒而起。

片刻後,這位千嬌百媚的女修就在虛空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哼,木老怪,沒想到你陰火之術修鍊的更加精純了,竟然不知不覺就能給一名後期靈徒種下陰火之種了。」血袍男子目睹此景,哼了一聲的說道。

「我這點雕蟲小技如何能和道友的血刀相提並論!」錦袍老者說道,目光卻朝血袍男子附近一灘污血處望了一眼,充滿了忌憚之色。

那些污血赫然就是先前童子殘屍所在地方。

「不過有些奇怪,外界不是傳聞作為這群蜂匪首領的不老童子是一名靈師,怎麼只是一名後期靈徒。要不是如此,怎會讓你我兩人同時留在這裡的。」錦袍老者略一沉吟後,又有一絲疑惑的問道。

「既然是傳聞,那就不一定是實情了。多半是外界之人以訛傳訛,誇大了這些邪修的本事罷了。再說這群蜂匪邪修這幾年雖然名頭不小,也沒聽說真和什麼人硬碰硬過。被他們劫殺的也都是靈徒級修鍊者,並沒有招惹過什麼靈師存的。他們有這些名頭,也是行事狠毒狡詐一些而已。這一次我們提前收到消息,並布下了這個圈套,也存了將他們一網打盡的念頭。現在能這般輕鬆解決掉為首之人,我倒是覺得是正常的事情。」血袍男子不慌不忙的說道。

「也許真是如此吧。現在我們解決了為首兩人,想來張道友那邊也快行動了吧。」錦袍男子想了想後,也就點下頭的說道。

「嘿嘿,這次的誘餌是張道友本門弟子,自然要親自過去才能放心的。不過照我所說,這些弟子若是連一些同為靈徒的劫匪也應對不了,死了也就死了,又有何足惜的。」血袍男子冷笑一聲的說道。

「血鴉道友以為蠻鬼宗是你們血河殿不成,門下弟子修鍊的全是殺戮之道,個個都實戰經驗十足,能獨擋一面的。況且蠻鬼宗近些年招收的開靈的弟子越發少了,怎會捨得這般放棄的。況且其中還有一位他們宗內排名前十的核心弟子。」錦袍老者微微一笑的說道。

「核心弟子,你說的是錢丫頭嗎,她的確資質不錯。若是她也在誘餌中的話,難怪張道友會這般上心了。對了,血道友可知道數月前蠻鬼宗彥前輩和九竅山靈玉前輩同時外出又同時受傷而歸的事情嗎?」血袍男子忽然問了一句。

「血道友是想說那頭通靈赤蛟的事情吧?」錦帕老者沉默了一下後,忽然一笑的回道。

「果然你們風火門也得到了消息。想想也是,一頭化晶期妖獸在大玄國也不知多少年沒出現了。看來貴門的赤陽前輩肯定暈要出馬了。」血袍男子聞言,嘆了一口氣。

「這是自然的事情。化晶期的普通妖獸都一身是寶,更別說是蛟龍類的。蠻鬼宗和九竅山雖然是最先發現之人,但既然沒有一鼓作氣的拿下,自然無法將此消息再掩蓋下去的。不光本門,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