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六十五章養魂袋

第六十五章養魂袋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2-03 15:33  字數:3639

柳鳴一看骨球表面那些骨刺所化的模糊黑芒,心中也頓時一凜,一手掐訣,點點青光在手指間浮現而出,另一手卻手腕一抖,虎咬環嗡鳴聲大起,一個黃色虎頭浮現而出。

但未等他發出手中攻擊,從身後處,卻「嗖」的一聲,一道尺許長赤芒搶先一步的激射而出,正好擊在了骨球之上。

「轟」的一聲巨響。

赤芒爆裂而開後,一下化為赤紅光焰的將骨球淹沒進了其中。

骨球滾動之勢一下嘎然而止,並發出一聲痛楚之極的低吼聲,當周圍光焰一閃而,就一個模糊的恢復了人形狀態。

骨屍身上傷痕纍纍,顯然剛才那一擊讓其吃了不小的苦頭。

這時的鬼物,雙目綠血焰跳動,惡狠狠的看向柳鳴這邊,卻似乎又有什麼顧忌,如此近距離竟沒有馬上撲過來。

柳鳴目光微微一閃,飛快轉首看了一眼。

只見珈藍正手持一柄淡綠色長弓對這骨屍所在,上面搭著另外一根赤紅箭矢,一副蓄勢待發的冷冷模樣,其肩頭那個血洞此刻已經徹底癒合了,只剩下一條淡淡紅線了。

「白師弟別分心,這頭骨屍靈智很高,並且非常狡猾和一般悍鬼大不相同的。但我二人聯手的話,還可和他周旋一二的。」清秀少女一見柳鳴回首分心看她,黛眉一皺的提醒道。

「周旋一二!如此厲害的鬼物,師姐難道不打算降服嗎?」柳鳴聞言雖然將心神重新放回骨屍上,卻有幾分奇怪的問道。

「這種天生有靈智的人形鬼物雖然極其厲害,和其他由陰氣中自行誕生的鬼物是大不相同的,光靠通靈術的震懾是無法降服的,除非實力真的遠遠超過它們,否則就算暫時被你收服,也很可能日後遭受反噬的。本宗有不少師叔都是這般隕落的,我等就更別想打此主意了。」珈藍一聽這話,淡淡的回道。

「原來如此,那就只能將它給徹底拆掉了。」柳鳴聽了這話,心中大感可惜,嘆了一口氣的說道。

「拆了?」縱然珈藍此女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聽了這話,也不禁微微一怔。

對面骨屍似乎也能聽懂柳鳴的話語,一聽完此話,頓時目中血焰一盛的暴怒起來,兩手一動,就從自己身上拔下兩根黑色骨刺,再一晃後,就化為了兩根丈許的骨矛,接著大步一動,就再沖了過來。

清秀少女瞳孔一縮,手中一松,長弓上赤芒頓時激射而出。

「轟」的一聲!

在滾滾光焰中,骨屍原本已經衝到近前的龐大身軀,又被硬生生擊退了丈許遠處。

但此鬼物似乎也徹底被激發了凶性,竟然不顧身上再次增添的眾多傷痕,二話不說的將手中兩根骨矛狠狠一投而出,自己一聲大吼後,又張牙舞爪的飛撲而來。

「嗖」「嗖」兩聲,柳鳴單手一揚,兩枚青色風刃瞬間激射而出,正好站在了激射而來的骨矛將,讓它們方向微微一偏,從其兩側一閃而過。

後面珈藍臉色一沉,兩手一個模糊後,長弓中赫然又是一根赤芒一飛而出。

同樣的一聲巨響,但這一次,骨屍只是身軀微微一顫,竟然就頂著爆裂威力的從光焰中一衝而出。

柳鳴目光一凝,就看清楚了骨屍身前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塊不知名的巨大骨片,竟一手抓著彷彿盾牌般的沖了過來,只是幾個大步,就已經衝到了他面前了,一股腥氣一卷而至。

「師弟,快退。」珈藍見此情形,臉色一沉,口中低喝說道,同時袖子一抖,手中長弓一下消失不見,卻多出了一枚淡銀色符籙,準備立刻激發而起。

但讓她馬上一驚的是,柳鳴對其剛才話語猶若未聞,根本站在原地不閃不避,反而手臂一抬,虎咬環上浮現的虎頭一張口,一道白茫茫音波就沖骨屍頭顱一卷而去。

骨屍只是頭顱一偏,就躲過了虎咬換的音波攻擊,眼中血焰猛然一跳後,兩隻大手就狠狠的沖柳鳴一抱而來。

以此鬼物渾身骨刺的猙獰樣子,哪怕靈師存在被其一抱而住,恐怕也會一命嗚呼的。

清秀少女這一下,真的臉色大變了,再想採取什麼補救措施,卻根本來不及了。

「噗」「噗」兩聲。

骨屍身下沙土中突然飛出兩隻黑色巨鰲,一個模糊後,就夾住了兩根白骨森森的足腕,雖然沒有將其一剪兩段,但也讓骨屍衝過來身形一下嘎然而止,並差點一個跌蹌的摔倒在地。

此鬼物大驚下,一手急忙從胸前抽出一根黑色骨刺,一模糊的就沖一隻黑色巨鰲一紮而下。

但就在這時,又「噗」的一聲。

一根黑線從也從沙土中激射而出,一個閃動後,就閃電般洞穿骨屍抓著骨矛手臂,讓其一個顫抖後,骨矛無力的一落而下,同時一股佛墨汁般黑色的迅速從其手臂上洞穿處一蔓而開。

黑線赫然是一根黑黝黝的猙獰鉤尾。

骨屍體痛楚之下,頓時感到一股無力之感從手臂上蔓延開來,心慌之下,僅剩一隻手臂舞動不停的向那根鉤尾狂抓而下。

但此鉤尾堅韌異常,鬼物十指縱然鋒利,也不過在上面留下一些淡淡白痕而已。

而就在此時,柳鳴雀口中念念有詞,兩手一合,再緩緩一分後,一道半丈長的巨型風刃頓時一現而出。

「去」

柳鳴一聲低喝,兩隻手腕只是一抖,巨型風刃就化為一道青光的從骨屍腰間一閃而逝。

「砰」的一聲。

骨屍體原本掙扎的身形頓時凝固起來,接著上半部分身軀只是微微一晃後,就從腰間分為兩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