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六十四章骨屍

第六十四章骨屍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2-03 02:15  字數:3495

隨後白影縱身一跳,就從鬼物身上一跳而開。

正是那條白骨蠍。

「噗」的一聲。

天空中一顆淡紅色火球一落而下,瞬間將鬼物屍體全都籠罩在了洶洶火焰之中。

柳鳴正在三十多丈高空中的灰雲上,一邊提著一個不大的獸皮包裹,一邊面無表情的看著下方一切。

他剛才發射火球,赫然是刻意控制了大半威能,故而當下方火焰一斂而滅後,沙地上還留下幾截晶瑩的骸骨。

白骨蠍再一動,又一下飛撲而來,抓住其中一根骸骨的大口啃咬起來。

柳鳴這才緩緩落而下,將手中包裹一打而開,將其他幾根骸骨全扔進了其中。

此刻包裹中,總共才不過十餘根鬼骨的樣子。

柳鳴看了這些鬼骨幾眼,不禁輕嘆了一口氣。

一走出白骨蠍的狩獵範圍,此沙漠的確有不少低階鬼物,這已經是他擊殺的第三頭了。而之所以才得到這麼一點骸骨,自然是因為後來發現並非所有鬼物骨頭都對白骨蠍傷勢有用,必須是那些特別堅韌,似乎蘊含鬼物一定精華的骨頭。

而這種骨頭,一隻低階鬼物體內也不過三四根而已。

如此一來,這讓柳鳴暗暗的叫苦不迭起來了。

若是按照現在這種速度搜集鬼物之骨的話,剩餘時間恐怕還真不夠用的,這讓他不禁有些著急起來。

他一等白骨蠍將嘴中骸骨吞噬完後,當即一提包裹,就要帶其再次騰空而起,去尋找其他鬼物。

但就在這時,他忽然聽到遠處天邊破空聲一響,一灰一黑兩團雲霧竟從天邊飛射而來。

柳鳴一怔,急忙雙目凝神一望而去。

前邊灰雲上隱約站著一道苗條身影,後面黑雲卻腥風陣陣,不時的傳出陣陣的低吼聲。

明顯前麵灰雲速度沒有後面黑雲快,但每當黑雲快要追上前面目標時,灰雲上苗條身影便會揚手向後射出一道刺目赤芒,將後面黑雲逼的不得不避開躲閃,似乎對赤芒十分忌憚的樣子。

二者一追一逃下,轉眼間就到了黑色沙漠上空處。

「咦,竟是她」

柳鳴雙目一眯後,終於看清楚了前麵灰雲上的苗條身影的清秀面容,赫然是珈藍此女,不禁一怔起來。

不過此女被追的這般狼狽樣子,明顯後面鬼物起碼也有悍級實力,也就說只有靈徒後期弟子才能抗衡一二的。

柳鳴心中略一猶豫,一時間也不知道是否該插手此事。

而就在這時,天空中驟然異變發生。

黑雲再一次躲過前方珈藍射出赤芒後,忽然從中也射出一根丈許長的黑色骨矛,一閃之下,就流星趕月般的到了灰雲後面數丈遠處。

珈藍似乎對此早有預防,單手一掐訣,灰雲驟然方向一變,就向一側橫移出丈許遠處,正好可以避開後面骨矛。

但就在這時,後面黑雲中突然傳出一聲鬼物低吼,骨矛當即一個模糊後,竟一分為二的另化出一道黑矛虛影、。

此虛影一個拐彎後,就用不可思議速度從珈藍肩頭處洞穿而過。

一聲悶哼後,此女肩頭頓時多出一個血洞來,並似乎喪失了對法力控制,身下灰雲一散而滅,就從天空中直直墜落而下。

柳鳴見此情形,再也顧不得多想什麼,單手一揚,一根長長黑索彈射而出,將離地不過七八丈的少女一卷其中,再袖子一抖,就硬生生的拉扯到了自己身前處。

「是你!」

清秀少女面色蒼白異常,但一看清楚近前處的柳鳴後,不禁低呼一聲。

「的確是在下,珈藍師姐,沒事吧。」柳鳴苦笑一聲的說道。

「我沒事,我只是剛才法力一時失控,現在無事了。」清秀少女面上詫異很快消失不見,但馬上從身上取出一枚淡青色符籙,往肩頭血洞處只是一拍。

「噗」的一聲,一團暖洋洋的青光浮現而出,血洞中的流血不止現象當即停了下來,並且周邊徐徐的開始凝固癒合起來。

就在這時,天空中一聲充滿煞氣的大吼傳來,那團黑雲方向一變之後,驀然向柳鳴這邊激射而下。

「白師弟,幫我爭取一點時間。這頭悍級骨屍的骨矛有毒,我必須一次全都驅逐乾淨,才能再動手的。」珈藍少女見此目光一閃的說道,臉上隱現一絲焦慮之色。

「骨屍,是那種由修鍊者屍體直接轉化成的有靈智鬼物!好,我知道了。」柳鳴先是一驚,但馬上眉梢一挑的點下頭。

他有那頭同樣身為悍級的白骨蠍在身邊,面對同樣的悍級鬼物,倒也真沒有太大懼意。

而這時,白骨蠍早已無聲的潛入黑沙之中,珈藍此女匆忙之下都未曾發現附近還有另一頭鬼物的。

不過此蠍還無法飛行,自然需要讓黑雲中鬼物落下才應對的。

故而柳鳴面對激射而下的黑雲,除了單手往胸前一拍,激發出一面淡黑色光盾擋在身前後,絲毫沒有主動攻擊的意思。

黑雲中鬼物自然不會客氣什麼,借著向下飛來的驚人速度,「嗖」「嗖」兩聲,又是一根黑色骨矛激射而下。

不過這次目標,赫然換成擋在少女前面的柳鳴。

柳鳴見此情形,雙目一眯後,口中一念決,單手一揚,一顆火球沖骨矛激射而去。

「噗」的一聲。

火球直接從骨矛處洞穿而過,竟然只是一道虛影而已。

而下一刻,柳鳴只覺眼前波動一起,另一根黑色骨矛就絲毫徵兆沒有的在近前處顯現而出,並一閃的狠狠紮下。

他臉色一變,不及多想的單手沖身前光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