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六十三章危機與收穫

第六十三章危機與收穫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2-02 18:31  字數:3752

白骨蠍雖然身上還是傷痕纍纍依舊,但柳鳴非常輕鬆的溝通了其神識,甚至在裡面找到了自己所留的神念標識。

他這才心中一松下來。

果然和他原先想的一般,這白骨蠍既然也是神識進入了那神秘空間,在空間中降服了其後,返回外面後,通靈術還是同樣有效的。

柳鳴當即單手一點,將白骨蠍身上黑索一松而開,同時額頭銀文也破空消散,微微一笑的就要站起身來。

但就在這時,他忽然感到原本枯竭的靈海中一震,一股精純之極能量從中狂涌而出,讓體內法力以難以置信速度飛快狂漲起來。

柳鳴先是一驚,但馬上大喜起來,雙手一掐訣,就在原地吐納調息起來。

一小會兒工夫後,他體內法力就恢復到了進入神秘空間前的近半之多,但靈海湧出能量驟然一變,變得陰寒之極起來。

柳鳴只覺這股寒能在體內一散而開後,整個身軀一下如同墜入冰窖中般的僵硬無比。

他大驚之下的急忙想改換法決,但是就這瞬間工夫,卻連手指都無法動彈一下了,體內寒能卻如同泄洪之口般的繼續狂涌而出。

他面色蒼白之極下,目光勉強再朝下方一掃而過後,卻赫然發現原本飽滿光澤的雙手竟以肉眼可見速度飛快萎縮,同時身上其他地方肌膚也開始乾癟起來,並隱約的發青起來。

「鬼體轉化」

柳鳴大駭之下,腦中瞬間浮現這般一個從典籍上看到的字眼,同時心中也恍然大悟這股陰寒能量的來歷。

它們十有八九是先前被氣泡吞噬的從白骨蠍那邊吸來的大量陰氣,如今和其他法力一般也經過一番提純後,再次反哺而回。

但是這些陰氣他來說,雖然也可以增進法力,但其中蘊含的陰寒之力卻更能將其血肉之軀轉化為純陰屬性鬼體,從而成為鬼物中的一員。

柳鳴轉眼間想通這些事情後,心卻直往下一沉而去。

其體內奇寒能量越來越多情形,渾身法力也彷彿凍徹住一般,根本無法做出任何舉動來。

他大急之下,忽然心中一橫,冒著法力反噬的危險,僅靠神念之力猛然一催靈海。

原本近似凝固的靈海微微一盪之後,一些法力終於從中波動而出。

柳鳴則藉助這些法力瞬間催動起了冥骨決,打算拼著讓體內各處經脈身負重創,也要將這股寒能全都強行納入掌控之中。

但就冥骨決方一勉強運行而起的時候,不可思議的事情出現了。

一部分奇寒能量驟然間一分為二,一部分化為了精純法力,另一部分卻紛紛自行的沒入各處骨骼之中,就此消失的無影無蹤。

柳鳴心中一驚,但眼下這種情形下,只要能阻止自身化為鬼物,自然也顧不得其他的事情了,當即心念只是略一轉動,就繼續拚命催動冥骨決。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一邊是柳鳴靈海中不停湧出奇寒能量,一邊是在冥骨決催動之下,奇寒能量紛紛化為法力和溶入骨骼之中。

二者之間,一時間形成了一個臨時的平衡。

不過柳鳴正在轉化的鬼體,終於停止了下來。

一盞茶工夫後,他靈海微微一顫後,湧出的奇寒能量一下嘎然而止了。

柳鳴一發現此事,大喜之極,更加狂催冥骨決不止。

不知過了多久後,當他體內最後一絲陰寒也被冥骨決消融掉後,身軀也同時恢復了正常。

柳鳴將法決一停,再打量一下重新變得飽滿光澤的雙手後,長吐了一口氣,但心中還是後怕不已。

剛才他若是稍微遲疑了一下,恐怕就真要成為鬼物中一員了。

不過冥骨決竟能夠化解陰寒之力的侵蝕,這實在是讓他大感吃驚的事情。

若是如此的話,豈不是說他以後即使在這幽冥鬼地長時間修行,也可以無恙的?不對,若是真能如此的話,他剛來幽冥鬼地的時候,催動冥骨決嘗試修鍊的時候,為何未出現此種情形的。可見出現他體內的這股精純陰寒,和普通陰氣還是大不一樣的。

畢竟那陰氣所化能量先是從白骨蠍那邊傳送過來,然後再經過那神秘氣泡吞噬吸納,又加以精純再吐納而回,屬性早已改變了不少。

柳鳴又搖搖頭的這般思量著。

況且剛才一番經歷差點讓其真變成了一頭鬼物,實在是驚險萬分,就算在此地修鍊能有一些增幅作用,他也絕不真想再去嘗試一下的。

柳鳴一想到白骨蠍,不禁轉首看了過去,隨後微微一怔起來。

只見這時的骨蠍,被一大團滾滾綠氣徹底淹沒了。

以這團綠氣的濃厚幾近凝實程度,即使以柳鳴眼力,都無法看清裡面的骨蠍在坐什麼。

他眉頭一皺後,當即就想起了剛才反饋的那股陰寒能量。

這頭骨蠍既然也進入到了那神秘空間,難道也有此種能量反饋給它,若是如此的話,對其自然只有好處而沒有壞處的。

如此一想後,柳鳴心中略松,就在一旁靜靜等待起來。

結果這一等,就是一頓飯時間之久。

當一聲怪鳴傳出,綠氣就此的一散而開後,骨蠍身形才重新顯現而出。

柳鳴仔細一看後,不禁有一絲訝然了。

只見這時的白骨蠍,雙目綠焰閃動,鉤尾烏黑髮亮,體表一些傷痕全也都消失不見,甚至軀也比先前長了半尺之多,只是身側那個大洞仍然存在,同時身軀處骨骼顏色似乎有些微微灰白起來,似乎不復當初的白森森模樣。

柳鳴見此,自然大感詫異,但再施法溝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