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五十六章鬼老

第五十六章鬼老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1-29 01:05  字數:3708

「珈藍」

雷震一看清楚女子面容後,一下露出驚喜之色凡人叫出口外。

「原來是雷師弟?」青衣少女一見雷震,卻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但目光一落在柳鳴身上時,目中卻閃過一絲意外之色來。

「雷師弟?你就是雷師兄的那名親侄?」前面美婦聞聽此言,目光如刀般的沖少年一掃而去,冷冷的問了一句。

「弟子拜見冰師叔!」雷震一聽這話,再一看青衣少女一眼,當有些恍然的急忙一禮。

旁邊的嬌小女子,也慌忙同樣躬身一禮。

「起來吧,我和雷師兄關係還算不錯,你們倒也不用多禮。」美婦神色微微一緩,抬手讓二人起身了,接著目光自然而然的向柳鳴這邊也看了一眼過來。

「九嬰山弟子白聰天,拜見冰師叔!」柳鳴雖然不清楚美婦是何人,但也只能硬著頭皮的微一躬身。

「九嬰山!」美婦微點下頭,就不放在心上的帶著珈藍向大殿一角走去,隨後在原地不動的同樣等候起來。

因為有美婦在場緣故,雷震和那名嬌小女子自然不敢再隨便交談什麼。

一時間,整座大殿變得靜悄悄的。

這一次僅僅過了一盞茶時間,大殿一側某個偏門就一打而開,從中走出來一名四十來歲的黑袍男子,生有一個碩大鷹鉤鼻子,面目看起來頗為陰沉。

「冰師妹,你怎麼會在這裡?」黑袍男子一看見大殿中的美婦,頓時一怔起來。

「李師兄,小妹為何不能來。我這次帶珈藍去幽冥鬼地,是有些事情要做的。」美婦淡淡說道,似乎和黑袍男子十分熟悉樣子。

「原來如此。不過師妹應該很清楚,傳送進入幽冥鬼帝,靈徒和靈師的消耗截然不同,所需貢獻點更是天差地別的。」黑袍男子聞言,露出了幾分凝重之色。

「這一點我自然清楚,好在我前段時間也攢夠了足夠多的貢獻點,應該夠我進去一次了。」美婦毫不在意的回道。

「師妹願意支付這般多貢獻點話,自然就沒有問題了。」黑袍男子聞言,神色一松下來。

美婦淡淡一笑,不再多說什麼。

這時,黑袍男子目光在雷震柳鳴等三人一掃後,就再說道:

「既然這邊還有三人,正好夠一次傳送了。你們都跟過來吧。」

話音剛落,他就不再理會三名靈徒,袖子一抖,取出了一面黑乎乎的鬼頭鐵牌在手,自顧自向大殿正面一堵高大牆壁走了過去。

美婦帶著珈藍不慌不忙的走了過去。

雷震柳鳴三人見此,自然也跟了下去。

黑袍袍男子手臂一動,用鐵牌沖著近在眼前牆壁晃了幾晃,當即一道黑光激射而出,一閃的沒入牆壁中不見了蹤影。

下一刻,牆壁一陣模糊後,赫然憑空浮現出一扇白濛濛光門來。

黑袍男子毫不猶豫的大步走了進去。

其他人自然也尾隨走進了光門中。

柳鳴只覺眼前白光一斂,就已經身處一個不大的密室中。

此密室除了過來的那扇光門外,四周全都是反射金屬光澤的厚厚牆壁,並且上面印著許多看似玄妙的艷麗靈紋,讓整間密室都充滿一種說不出的神秘味道。

在密室中間處,則是一個大小不過丈許的銀色法陣,邊緣處則有整整一圈的用來放晶石的專門凹槽。

黑袍男子將手中鐵牌一收而起後,身後光門一閃的憑空消失了,手中取而代之的卻多出一根淡金色的短棍來。

其他人見此,紛紛那麼將自己銘牌一一遞上,開始繳納各自的貢獻點。

黑袍男子將貢獻點收完後,當即金棍一收而起,又從身上取出一顆顆拇指大小的晶石,往法陣邊緣處凹槽中一一安上。

這些晶石和柳鳴以前見到的截然不同,竟然散發著淡黑色的光芒,彷彿一顆顆黑色星辰一般。

青衣少女看到這些晶石,神色微微一動。

「這些是空間晶石,就算在五行屬性晶石之外,也算是非常稀有的東西。否則傳送你們去幽冥鬼地,又何必要收這般多的貢獻點。不過平常傳送你們的話,只要三四顆就夠了,現在加上我的話,恐怕要耗費十倍以上了。」美婦似乎看出了自己徒弟的好奇之心,淡淡的解釋了兩句。

聽了這話,不光青衣少女點了下頭,柳鳴和雷震等人也有些恍然大悟。

空間晶石的名字他們雖然都早已聽說過了,但是實物可是真正的第一次看到。

柳鳴更是仔細打量了這些晶石几眼,彷彿要將它們樣子全都深印腦海中一般。

黑袍男子就像美婦所說的那般,一口氣在法陣四周安上了三十多顆空間晶石,才停手起,轉身沖眾人神色一肅的說道:

「好了,可以進入法陣了。雖然你們都應該已經知道幽冥鬼地的危險之處,但我還要例行的再提醒幾句。那邊是真正的陰氣鬼物之地,無論修為高低都最多只能在那邊滯留一個月時間,一旦超出此時間,肉身精魂就可能被陰氣同化,有很大幾率也會成為鬼物中一員。所以你們必須在一個月內,通過那邊法陣回到這裡來。遲了的話,後果只能自負了。」

黑袍男子一說完這話,就單手一掐訣,沖法陣虛空一點。

嗡嗡聲一響,整座法陣開始泛起五顏六色的光芒。

美婦柳鳴等人見此,自然不敢遲疑的紛紛站入到金色法陣中。

在一陣劇烈波動中,美婦柳鳴等人的身影一閃的就全都消失不見了。

黑袍男子輕吐一口氣,在附近地面上盤膝坐下,不慌不忙的雙目一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