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五十二章驚變

第五十二章驚變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1-27 01:34  字數:3614

「既然靈果都已經輸給二位道友了,這消息對我們來說自然沒用了。二位道友可知道,海族坊市再次開啟了。海族這次指定兌換的東西中,天瓊果就是其中之一。」大尚淡淡的說道。

「什麼,海族坊市出現了!二位道友不是開玩笑吧,是在哪一國?我二人為何絲毫風聲都未收到!」朱赤聞言,大吃了一驚、

「哼,是在海岳國境。要不是我們有門下正好去此國辦事,也不可能知道此消息的。」大智哼了一聲的回道。

「海岳國,這就難怪了。哈哈,多謝二位道友如實相告!」朱赤哈哈大笑起來。

鍾姓道姑聽完這番對話後,臉上也滿是驚喜交加的神色。

「朱兄也別高興太早了。海族坊市雖然裡面各種天材地寶不計其數,但也要有足夠運氣,才能得到想要的東西,否則很可能白白便宜了那些海族,反一無所獲而回的。」大智沒有好氣的說道。

「這一點就不勞大智道友操心了。既然得此良機了,我等自然會好好謀劃一番,才會過去的。」朱赤臉上笑容一斂的回道。

包括柳鳴在內的所有弟子人,都是第一次聽到海族坊市的名字,均都一頭霧水起來。

「好了,聰天,你用這東西,將所有靈果打落,全裝入籃中吧。記住,天瓊果是火屬性靈果,千萬別用身體直接接觸,否則全都會化為火靈力憑空消散的。」這時鐘姓道姑將面上笑容一收後,忽然從袖中掏出兩張符籙,往身前一拋後,頓時在白氣中化為一個赤紅色竹籃和一個同樣顏色的小錘。」

「是,弟子明白了。」柳鳴一聽此話當即低首答應一聲,手臂一動的撿起了兩物,但一下觸動了身上的各處燒傷,不禁一咧嘴。

「慢,我這有一瓶靈藥,你擦在傷處,再過去吧。」鍾姓道姑見次,神色一動的從身上拿出一個小瓶,遞了過來。

「多謝師姑。」柳鳴自然一喜回道,當即接過小瓶,從中倒出一些清澈透明靈液往燒傷處一塗抹後,一股清涼之意頓時遍布全身,身上痛楚頓時減去了大半。

他精神一振後,將藥瓶一收而起,就提著竹籃和小錘向那顆靈樹走了過去。

柳鳴一走到果樹外籠罩的那層藍色光幕前時,略一猶豫後,見朱赤和鍾姓道姑都沒有任何表示後,就繼續大步向前。

眼前藍光一閃!

他只覺體表一涼後,就一下走進了光幕內,一股比外面還要炙熱倍許的熱氣滾滾而來。

柳鳴眉頭一皺,體內法力微微一催後,絲絲黑氣從體內一冒而出,炙熱之感頓時減去了不少。

他這才幾步走到靈果樹,抬手舉起小錘對著一顆綠色靈果一敲而下。

「噗」的一聲。

天瓊果彷彿已經熟透多時,應聲的從枝頭上滾落而下,掉入了下面等待多時的紅色竹籃中。

柳鳴見此,再沒有任何遲疑的將手中小錘舞動而起。

一顆顆靈果滾落而下後,轉眼間就將竹籃填滿了大半。

外面的朱赤和鍾姓道姑見此,不禁相視一笑。

大智大尚則只能苦笑不已。

「走吧。既然靈果沒有我們的,多留這裡也無用的。」白髮老者這般說道。

木冠老者聞言,自然沒有反對的意思。

於是二人招呼一聲,就要帶著一干門下弟子離開這地下洞窟了。

而這時,柳鳴剛好將最後一枚天瓊果一打而下,微微一笑後,就想提著竹籃返回朱赤二人身邊。

但他方往回走了幾步,身後地面猛然一震,不禁一呆的急忙回首一看。

只見靈樹所在地表處,竟一下浮現十幾個斗大赤紅符文,接著轟隆聲一響,一道水缸般粗大火柱從泥土中一噴而出,瞬間將靈樹淹沒進了其中,化為了灰燼。

滾滾火焰一下向四面八方狂卷而來。

柳鳴大驚失色,不及多想的身形一動,就要逃離此地,但是其身形方一跳起,忽覺兩側身影一晃,朱赤和鍾姓道姑竟然同時一閃而現。

其中朱赤單手一掐訣,大袖沖對面一抖,頓時面前火焰一個倒卷而回。

而鍾姓道姑卻一下擋在了柳鳴身前,口中說了一聲小心後,目光閃閃的盯著火焰處不語了。

這時附近破空聲再起,原本已經走到出口處的白髮老者二人,竟也一窩蜂的飛了過來,滿臉訝色的看著赤紅火焰。

片刻間工夫後,從土中噴出的火焰就一斂而空,但在原地留下一個丈許大的赤紅法陣,四周十幾個赤紅符文微微閃動不已,還散發著絲絲的熱氣。

「小挪移陣」

朱赤一看清楚法陣樣子後,神色一變的說道。

「不錯,的確是此法陣不假。嘿嘿,這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伏蛟真人果然在此地還設置了藏密之處,只是我等都沒有想到,這靈樹被毀後,這入口才會顯現的。」大智也盯著赤紅法陣,嘿嘿一聲的說道。

鍾姓道姑和木冠老者雖然沒有說話,但目的吃驚色,任誰都能看的到。

「看來二位道友打算要現在進去一探!但我等不做些準備,現在就進去的話,是不是太冒失了一些。」朱赤轉首過來,沖白髮老者遲疑的問道。

「做什麼準備?既然靈樹被毀,地火應該很快就會爆發而出,到時候整座島嶼都被一起毀掉了,上哪再尋伏蛟真人的寶物了。這樣吧,先讓我等門下弟子退出島外,然後我們兩家再聯手一探裡面如何?至於誰能得到什麼寶物,全靠各自機緣了。」白髮老者連連搖頭的說道。

「好,那朱某也就冒一次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