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五十章機關護鏡

第五十章機關護鏡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1-26 01:13  字數:3637

「不用了,對此結果我二人已經很滿意了,不用再比試了。」鍾姓道姑卻忽然開口的說道。

「的確,聰天這孩子這一場只是僥倖獲勝,但若對上金宇的話,怎麼看勝率也太低了一些。」朱赤這時也一下恍然了過來,直接出口拒絕了下來。

他們就是在賭註上再佔便宜,若是無法取勝,自然還是竹籃大水一場空的。

「既然這樣,我這邊再加上一百斤鐵精如何?」大智眉頭一皺後,竟然又一下加大了賭注。

這話一出,朱赤真的怔住了,鍾姓道姑表情也一下凝滯了。

「我沒聽錯吧,二位道友為了這剩下的三分之一靈果,竟然還願意再加上百斤鐵精。百斤鐵精的價值恐怕已經不遜色此地所有靈果了。」朱赤回過神來後,有些不信的說道。

「不瞞朱道友,鍾仙子,我二人此次對這些天瓊果是勢在必得的,要麼一顆都沒有得到,要麼就全部得到。至於其中緣由,卻不能相告的。不過二位道友放心,即使令弟子比試失敗,我二人也願意留下這百斤鐵精當做補償的。」白髮老者同樣肅然的回道。

朱赤和鍾姓道姑互望了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一絲訝然之色。

「二位稍等一下,我和師妹恐怕要商量一二,才能做出決定的。」朱赤只能先如此的回道。

「這個自然,二位道友儘管商量,這點時間老夫二人還是等的起的。」白髮老者自然滿口的答應下來。

「聰天,你抓緊休息一下吧,一會兒說不定還真要你再比試一次的。」鍾姓道姑沒有反對,反一轉首,異常凝重的沖柳鳴說道。

「是,弟子知道了。」

柳鳴答應一聲,真的原地盤膝而坐,開始默默運功恢復法力起來,不過心中自然是同樣的萬分驚訝,不知九竅山兩位靈師到底打什麼主意。

朱赤和鍾姓道姑,這時卻已經走到了另一邊處,嘴唇微動不已,卻沒有任何聲音傳出,正是極為玄妙的傳音術。

此術只有到了靈徒後期以後才能學習,故而柳鳴也是第一次見到,看了一眼後,不禁心中大感好奇起來。

於誠和蕭楓自從柳鳴意外獲勝後,兩人臉色就變得異常複雜起來,特別是蕭楓更覺自己難堪之極。

他一個九靈脈弟子都無法贏得一場,結果卻讓柳鳴一個三靈脈弟子拿下一局,並且似乎還要再和對方再比試一場的樣子,這實在讓其心中的不甘可想而知了。

他望向柳鳴的目光,不禁帶有一絲嫉妒之色來。

足足一盞茶工夫後,朱赤和鍾姓道姑才商量完事情,重新走了過來。

大智大尚見此情形精神一振,露出準備凝聽的神色來。

「既然二位道友無論輸贏,都原意贈送百斤鐵精,我二人自然也不好拒絕的。不過我二人還有一個條件!」朱赤面無表情的說道。

「有什麼條件,二位道友儘管說就是了。」大智大尚互望一眼後,白髮老者緩緩回道。

「這場比試,我們門下弟子若是輸了,我二人自然二話不說的帶著鐵精立刻離開此地,靈果全都歸二位道友所有。但是若是贏了的話,二位道友則需要如實告訴我們看重這些天瓊果的真正原因。」朱赤不加思索的說道。

「告訴你們原因?好,若是輸掉了這些靈果,我自然也沒有保守此消息必要了。」大智聞言臉色微微一變,但略一思量後,也就一口的答應下來了。

「好,那就如此約定了。」朱赤雙眉一挑,伸出一隻手掌去。

「啪」「啪」「啪」三聲後,白髮老者和朱赤各擊了一掌,然後四名靈師各自向圓圈外走去。

「聰天,我不知你是否還另有什麼手段,但下一場比試盡可全部施展出來,只要能贏了這叫金宇的小子,比試所得的所有好處,我二人做主全都分你十分之一。」當朱赤經過柳鳴身邊的時候,忽然轉首沖其鄭重的說了一句。

「不錯,只要你贏了比試,我也可做保此承諾的。」鍾姓道姑也肅然的加了一句。

「弟子知道了,一定會盡全力的。」一聽可以得到五分之一的好處,柳鳴也不禁心中驟然一跳,忙低首的回道。

這時,大智大尚二人也鄭重的囑咐了陰沉少年幾句,才放其離開。

金宇面無表情的也走進了圓圈中,袖子一抖,青色圓球一滾而出,又一下化為了一隻青光螳螂傀儡。

「師妹,你覺得聰天能有幾成勝算?」朱赤站在圓圈外,驀然向鍾姓道姑問了一句。

「若是在上場比試前,我只能說只有半成了。但他既然火彈術已經小成了,並且上場比試贏得那般輕鬆,想來應該還有其他手段未用出的。但就這樣,勝算應該也頂多只有三成吧。畢竟金宇此子的一心多用天賦和那頭青光螳螂傀儡獸配合後,實在厲害之極。」鍾姓道姑沉默了一下後,才這般回道。

「三成啊。這也夠我們賭上一把了。看大智大尚樣子,我們若不比試這最後一場,恐怕也不太會讓我們這般輕易離開的。」朱赤冷笑一聲的回道。

「嗯,我倒是更好奇他二人為何這般重視這些天瓊果。」道姑卻緩緩的說道。

「嘿嘿,若是聰天能取勝的話,我們自然就能知道了,若是不能的呼,拿著百斤鐵精回去,也算是滿載而歸了。」朱赤嘿嘿一聲的回道。

「的確如此,我們現在能做的,也只有靜等結果了。」道姑微點下頭。

這時候,柳鳴已經站起身來,一縷縷黑氣從體內飛竄而出,再單手一掐訣,手腕上銅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