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四十八章鬥法(中)

第四十八章鬥法(中)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1-25 01:24  字數:3663

「南大師最鍾愛的孫女?」

一聽大智此話,朱赤和鍾姓道姑互望了一眼,均都露出一分苦笑之色來。

柳鳴在旁邊聽的好奇,不知他們口中的「南大師」到底是什麼樣人物。

於誠一見少女無恙,意外之下倒也沒氣餒什麼,但口中當即念念有詞起來,同時兩手一揚,各有一道青色風刃一甩而出,接著再一握拳,就直奔少女一撲而來。

對面少女見此,沒有催動那條傀儡蟒蛇,反而一聲冷哼,手中竹黃圓盾和赤紅符籙,同時一模糊的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各自多出了數枚黃色符籙,只是迎風一晃後,當即有六顆火球連成一串的激射而出。

於誠見此大驚失色,再想閃避卻已經遲了。

他身上的厚厚黃土,足足讓身形比以前凝滯了倍許不止,前兩顆火球應聲和兩道風刃撞擊一起的一閃而滅,第三、第四顆火球就硬生生砸在其身上厚土上,當即在兩團火光中,將他身軀震的連連後退不已。

不過當第五顆火球和第六課火球幾乎同時到達的時候,於誠中才勉強從袖中摸出一柄短刃的硬生生劈開了其中一顆,剩一顆火球則又狠狠砸在了其身上。

這一次,他一下發出一聲慘叫,身上厚土終於在火光中碎裂而盡,身體被洶洶火焰包裹了進去。

「咳,這一局,我們認輸!」

一聲長長嘆息!

圓圈外的朱赤,身形一晃,出現在了紅髮少年身邊,大袖一抖後,頓時狂風驟然一起,將所有火焰都一卷而滅。

朱赤深深望了少女一眼,轉身而走。

此刻的於誠,因為相救及時,雖然頭髮眉毛全都被火焰燒掉大半,全身上下都一股黑乎乎的焦糊模樣,但除了肌膚上被燙出一些水泡外,實際上並未真的燒傷多厲害。

但他跟在披髮男子回去的時候,一臉垂頭喪氣的模樣。

他這一次失敗,一方面是因為南姓少女出人預料的擁有這般多符籙,另一方面自然是因為施法錯誤,竟然沒有及時取消自己身上的土甲術,讓身形一下笨重無比,否則也絕不會敗得這般快。

要知道在九嬰山練習的時候,他可從未施展過土甲術,原本想在真正比試中當做殺手鐧來用的,沒想到最後反成了落敗的原因。

這讓朱赤對紅髮少年也有一分不快之意了。

第二場比試,九竅山那邊並未馬上派人上場,顯然這一次對方是先等他們派出弟子後,才會再挑選弟子應戰的。

「聰天,你……」

「慢著,師妹!這一局直接讓楓兒上吧。」

鍾姓道姑原本剛想招呼柳鳴上去的時候,朱赤卻忽然這般的打斷道。

「師兄的意思是……」鍾姓道姑有幾分意外了。

「若是一連兩局都失利的話,恐怕給楓兒的壓力太大了。反正看對方樣子,是打算三局全都拿下來的,一定會讓那叫金宇小子用來對付楓兒的,不如現在就一搏更有利一些的。」朱赤這般的說道。

「師兄此話也有道理。楓兒,你的意思呢……」鍾姓道姑思量了一下,點下頭,又轉首問蕭楓一句。

「師叔師姑放心,不管那叫金宇傢伙的傀儡獸是什麼,我都不會失敗的。」蕭楓十分自信的回道。

「嗯,你已經修鍊成了那一門秘術,此戰的確應該大有優勢的。那你就先上場吧。」鍾姓道姑終於也同意了。

於是蕭楓一笑後,就胸有成竹的走了上去。

朱赤和鍾姓道姑,目光緊隨的也往對面望了過去。

只見九竅山弟子一分,從中走出來的果然是那個名叫金宇的陰沉少年。

二人的心,都不由的提了起來。

據他們得到的消息,在九竅山開靈大典的時候,這位叫金宇的少年,雖然只是六靈脈之身,但因為一心多用的天賦卻比一般九靈脈弟子還受眾多靈師爭搶,拜入大尚大智二人門下後,更是重視之極,幾乎已經視作缽傳人般的樣子。

柳鳴見到這二人的關切神情,心中不由的苦笑一聲。

看來這兩位真對他最後一局的取勝不抱太大希望,而將一切都寄托在了蕭楓身上了,否則也不至於從始至終都未問過自己一句。

這種不要被人太重視的效果,雖然大部分是他特意在九嬰山營造出來的,但此刻心中自然也有些不太舒服的。

「你有什麼手段,儘管施展出來吧。否則,我一動手,你就沒有機會了。」陰沉少年一走入圓圈中,就淡淡說道。

「哼,這話也正是我想對你的說的。」蕭楓一聽這話大怒,手臂一動,手中一個模糊後,頓時多出一口淡青色長刃,一聲冷哼的回道。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客氣了。」陰沉少年面容絲毫不變,袖子一抖,一顆拳頭大青色圓球一拋而出,並在一個滾動間漲大變形,化為了一頭三尺來高的青色螳螂傀儡。

此傀儡獸和那條蟒蛇傀儡不同,除了兩隻寒光閃閃的前臂看似鋒利異常外,其他地方都青光濛濛,給人一種輕盈異常的感覺。

「青光螳螂!你們竟然敢將此傀儡給一名新入門弟子,他恐怕根本無法發揮此傀儡的實力?」朱赤一見此螳螂傀儡,當即臉色大變起來。

鍾姓道姑也目露凝重之色來。

「呵呵,這青光螳螂雖然煉製的複雜特殊了一些,但也並未超出二階傀儡獸的範圍,至於操縱的問題,朱兄就更不用擔心此事了,金宇這孩子的一心多用天賦,一會兒就能讓二位道友大開眼界的。」白髮老者呵呵一笑的說道。

「是嗎,那二人就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