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四十七章鬥法(上)

第四十七章鬥法(上)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1-24 16:33  字數:3671

「也許真是如此吧。」白髮老者嘆了一口氣,顯然也不願再多討論此話題了。

這時候,一行人已經進入石屋之中,順著裡面一個斜通地下的石階,直往深處走去了。

柳鳴一路緊跟朱赤而行,並不停打量著四周的一切。

整個石階全都是用青石砌成,並且每隔一段距離,一側石壁上還有一個石制燈台,將附近區域照的通亮

他們在走到地下三十多丈深的時候,前面豁然開朗,走進一座四通八達的大廳中。

此廳四面八方各有一個打開的殘破石門,不知通往什麼地方。

前面帶路的青年卻毫不遲疑的往左一拐,進入到一條通道中。

但一行人再走了沒有就多遠,前面又出現另外一個一般無二大廳,同樣各有數個通道相連一起。

此地竟是一個人造的小型地下迷宮。

不過九竅山弟子顯然早已將這地方探索的一清二楚,帶路弟子只是帶著柳鳴等人左一拐,右一繞後,就在不久後出現在一扇紫紅色銅門前。

朱赤和鍾師姑一見此銅門,都神色微微一動。

「嘎嘣」一聲。

原本緊閉的銅門,在兩名九竅山弟子搶出用力一推後,緩緩的一打而開。

看他們吃力模樣,竟彷彿重逾萬斤的樣子。

銅門方一打開的瞬間,一股炙熱氣息滾滾而出,讓後面緊跟的柳鳴等蠻鬼宗弟子,都嚇了一跳。

而朱赤一感應到門後的炙熱氣息後,也眉頭一皺,但下一刻就和道姑毫不遲疑的走了進去。

柳鳴緊跟的走進了銅門後,四下打量一遍後,臉上現出一絲吃驚的神色來。

這是一個數畝大小的地下洞窟,地上全是青色石板,四周隱約可見一些淡紅色晶石,中心處則有一顆丈許高的赤紅色果樹,上面結滿了拳頭大小的翠綠色圓果,足有三十多枚樣子。

整顆果樹都但被一層淡藍色光幕罩在其中,但根部下方數丈範圍內的暗紅色泥土中,赫然一團團的炙熱氣息不停湧出,讓洞窟中人都彷彿身處一個大火爐旁一般。

但是無論朱赤還是鍾姓道姑,目睹此景、都沒有太意外的神色露出。

而朱赤更是盯著果樹片刻後,就緩緩的說道:

「看來當初預料的果然沒錯,靈果成熟後不久,就是下面地火噴發之日。真是可惜了這一株靈樹了,否則只要再多等一些年,就可再得到一些天瓊果的。

「要不是都看出此情形來,你我都不會輕易放手此靈樹的。哪還有今日客客氣氣分配靈果的時候。」大智笑眯眯的說道。

「等地火一噴發,座伏蛟島都不復存在了、而靈樹已經在此種下多年,一旦沒有地火滋養靈根,瞬間j就枯萎成灰了。又有何爭搶的!好了,我已經查過了,樹上靈果一共三十三枚,和當初離一般無二,並沒有缺少。下面就商討鬥法比試的事情吧。」鍾姓道姑開口了。

「我等弟子鬥法比試,自然不需要太複雜的。這樣吧,既然有三十三枚靈果,那就將靈果分成三批,每批都有十一枚靈果,由獲勝者親自去摘取如何。當然這只是比試,若是鬥法中出現哪一方弟子可能重傷斃命的事情,你我都可出手阻攔的。不過一旦出手,也就自動承認門下弟子在比試失敗了。」很少說話的木冠老者,也開口了。

「大尚道友看來已經考慮的很周全了,朱某都沒有意見。但是二位也已經應允不會給弟子高階傀儡使用,若是貴門出場弟子一旦動用了三階和三階以上機關傀儡,也算輸了比試。」朱赤卻目光一閃的說道。

「這個自然沒有問題。」大智滿口答應了下來

於是二人再商量了幾句後,木冠老者單足一踩地面,足尖一下深入地面數寸之深,接著驟然身形一動,在附近一陣模糊的晃動後,就在看似堅硬無比石地上划出了一個畝許大的圓圈。

這看的柳鳴等人都心中駭然。

此老看似滿臉皺紋,蒼老異常,雙足卻似乎不是血肉之軀一般。

「好了,主動認輸者,出圈者,喪失行動能力者,均都算輸!現在可以各派一名弟子進入圈內了。」木冠老者退出圈外後,木然說道。

而在他話音剛落的瞬間,就從九竅山弟子中走出一名十五六歲的短袖少女,腰間掛著一個黃色皮袋,梳著七八個小辮,雙目晶瑩,小嘴微翹,十分俏皮的樣子。

「於誠,對方也是靈徒初期,你先上試試吧。」朱赤看了少女樣子,當即點名的說道。

在這種時候可不是用什麼心計時候,若是他們敢一開始就派蕭楓或者柳鳴這樣的靈徒中期弟子,雖然第一場十有八九肯定能拿下,但也相當於放棄了下面兩場勝利,這種既壞自己名聲又無法利益最大化的事情,自然不是朱赤和鍾姓道姑想要的。

於誠答應一聲後,面帶一絲興奮的走了出去,並在方一走進圓圈的瞬間,氣身上息一漲,體表驟然就有一層黃光浮現而出。

對面少女見此,抿嘴一笑後,忽然單手往腰間一淘,就拋出一個黃乎乎的圓球來。

一陣「嘎嘣」亂響後,黃色圓球在著地的瞬間,一陣巨漲變形後,就化為了一條六尺上的黑色蟒蛇,從一節節黑黝黝身軀和體表泛著寒光的鱗片來看,明顯就是一隻傀儡獸。

「去」

少女單手一掐訣,另一手往自己額上一點後,口中一聲嬌叱。

「噗」的一聲。

傀儡獸只是尾巴往地面狠狠一拍,就彷彿弓弩般的沖對面激射而出了。

「來的好!」

於誠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