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四十四章靈果之爭

第四十四章靈果之爭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1-23 01:29  字數:3652

柳鳴看了看在腳下昏迷不醒的白皙青年一眼,不輕嘆了一口氣。

修鍊者之間爭鬥果然和他以前經歷其他打鬥大不相同,看似一個簡單的冰錐攻擊,竟然也會突然出現超乎預料變化來。

而對方還只是一名看似沒有修鍊過多少秘術的中期靈徒。

若換做修鍊時間更長,或者修習了更高深法術秘術的其他靈徒,他豈不是應對起來更加吃力了。

柳鳴心中這般想著,稍微活動了一下肩膀後,就毫不客氣的開始檢查地上三人身上的東西來。

一番細細搜刮後,他得到了三件符器,三十多枚靈石,以及一瓶半辟穀丹,和一些亂七八糟的材料,其中有類似藥草的東西,也有一些不知名的獸骨。

柳鳴將這些東西全都打包放在了一起,往肩頭一背後,就騰空而起的往蠻鬼宗方向一飛而去了。

半日後,當他再次進入宗內執事堂二層的時候,大廳中熙熙攘攘的已經有不少人,但其中小半都擠在了發表任務的晶碑前,並指指點點的在議論著什麼。

柳鳴見此不禁覺得有些奇怪,不過倒是沒有急著過去,而是走向了另一邊石台前。

將魚簍往石台上一放。

一名中年執事當即探首往裡面看了一眼,就點點頭的讚許說道:

「不錯,的確是鷹嘴魚。白師弟雖然年幼,但最近中完成的任務可著實不少啊。我看好師弟,以後再多多努力吧。」

中年執事一邊說著,一邊熟練異常的接過柳鳴遞過的銘牌,將一根金色棍子往上面一點,又扔出一個裝滿靈石的小布包。

「多謝師兄吉言了。對了,最近新出現什麼任務,怎麼這般多師兄都聚集在那裡。」柳鳴將銘牌和布包一拿而起後,報以一笑的問了一句。

「呵呵,這是毒靈一脈的張師伯需要幾名看爐弟子,貢獻點多少不說了,但附加報酬是願意指點煉丹術,所以才有許多人都動心了。畢竟張師伯可是我們蠻鬼宗第一煉丹師,萬一真能從其手中學到丹術一二,恐怕終生都會受用無窮。不過也要真能讓張師伯滿意才行!」中年執事聞言,嘿嘿一聲的說道,但臉上卻明顯閃過不以為然的神色。

「師兄,莫非其中另有什麼玄機?」柳鳴聞言心中一動的問道。

「呵呵,師弟可以回頭看看任務下準備接任務的弟子都是些什麼人?」中年執事微微一笑說道。

柳鳴聽了心中自然有些詫異,不禁回首看了一眼過去。

結果片刻後,他不禁露出一絲訝色了,而中年執事卻不慌不忙的繼續說道:

「以前張師伯也曾經發布過幾次類似的任務,去接取任務的弟子也不知道有多少,但是從未有人真正完成的。那些接取任務的弟子,除了在張師伯那裡被罵了一個狗血噴頭和浪費了數個月時間之久後,全都在煉丹術上一無所得的。所以後面再有此任務出現的時候,那些稍微年長些弟子全徹底都無視了。呵呵,也只有這些年紀輕些的師弟們,才仍抱有成為煉丹師希望的願意一試。」

「原來如此,多謝師兄指點了。」柳鳴有些恍然了。

雖然對方所說不多,但他也明顯聽出了這位毒靈一脈的「張師伯」可是不好伺候的,自然也熄了也去接取此任務的想法。

失敗還好說,但白白浪費幾個月時間的話,對他來說可實在不值了。

當然他此前從一些人口中已經知道,煉丹師和陣法師,靈植物、靈獸師、鍊氣師等一些精通特殊技能的存在,在修鍊世界是非常受歡迎的,特別是其中最稀有的煉丹師,對一個宗門來說幾乎是必不可缺少的。

不過在他心底深處,還是對煉丹師頗感興趣的、

畢竟他若自己就是一名煉丹師的話,上次得到的綠毛巨鼠肉就可以煉成丹藥,能發揮出最大效果的。

柳鳴心中這般想著,轉身離開了石台,但在經過晶碑的時候,腳步微微一頓的向上面掃了一眼,很快找到了那位張師伯發布的任務。

果然就像中年執事所說,當三個月爐火弟子可以得到一百點貢獻點,並可得煉丹術的指點,但是最後另附加了一條,若是得不到這位張師伯的滿意認可,所有報酬將都不會支付的。

柳鳴一咧嘴,當即不再停留的離開了二層大廳,走出了執事堂,駕馭往住處飛去了。

此後的兩個月中,柳鳴再也沒有離開九嬰山,一心在住處苦練冥骨決。

這一日,正在屋中修鍊的柳鳴,忽然感覺身體一輕,一股讓心魂都為之顫抖的感覺從丹田處狂涌而出,當即忍不住的一張口,發出長嘯之聲。

嘯聲渾厚異常,彷彿巨浪般的連綿不絕,足足持續了半盞茶時間,才最終停了下來。

這時的柳鳴,滿臉驚喜之色的打量著全身上下,並感受著體內充沛之極的滾滾法力。

他赫然已經修鍊成了第二層冥骨決,成為了中期靈徒。

同一時間,九嬰山頂的某座大殿中,中年儒生一聽殿外隱隱傳來的嘯聲嘎然而止後,當即沖盤坐在對面的披髮男子,一笑說道:

「聽這嘯聲強度,看來是本脈一名弟子進階中期成功了,這可算是一個可喜之事了。說不定,這就是預兆我們商量之事,將會一帆風順的。」

「希望如此吧。誰也沒有想到當年的順手而為之舉,竟然會給本脈帶來了這般一個天賜良機。不過越是如此,恐怕那兩個老傢伙越不甘心真按約履行的。」朱赤聞言,苦笑一聲的回道。

「哼,他們除非真不要九竅山的臉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