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四十二章南柯一夢

第四十二章南柯一夢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1-22 01:42  字數:3786

不過當他目光一落身旁的一木匣中時,卻一個激靈的恢復了幾分清醒。

在木匣中,赫然還放著十來塊鮮紅色鼠肉殘渣,顏色和其離開時一般無二,根本看不出有絲毫的改變。

柳鳴心中詫異萬分起來。

雖然靈獸血肉因為含法力緣故,保存時間遠比普通肉類長的多。但若半年時間還能保持新鮮模樣的話,自然是一個說笑事情了。

柳鳴臉色連變數次,目光再往附近仍裝著清水的木桶看了一眼後,手臂一動,往後背摸了一把,赫然有些濕漉漉的感覺,背上汗水還未乾透的樣子。

他臉色更加有些不太好看了,但下一刻又想起了一事來,猛然從懷中掏出了兩物來。

一個看似普通的青色木匣,一個做工粗糙的銅質沙漏。

青色木匣看似普普通通,沙漏也是靜靜在其手中,細沙都集中在一端處。

「果然真是如此。」柳鳴倒吸了一口氣後,臉色變得精彩萬分起來。

木匣和沙漏都是其用來計算時間的工具。

而他記得清清楚楚,在離開空間的時候,此木匣表面早就被其刻上了密密麻麻痕迹。

那銅質沙漏更是為了計時方便,一直留在那神秘空間地上的,離開時根本未曾來及帶在身上的。

他先前經歷的神秘空間一切,竟然全是一場幻覺,自身根本未曾進入過什麼空間中。

看似半年長的被困時間,更不過是自己的南柯一夢而已。

可是先前半年的被困生活也未免太真實了一點,他甚至能清晰記得每一天修鍊法術時的種種情形。

柳鳴將心神定了一定後,又一咬牙的將意識沉入體內,再次查看靈海中情形。

結果他心中微微一松。

靈海中空空如也,那個破裂掉的小氣泡赫然無影無蹤了。

若只是做了一場大夢,就能將這邪門東西擺脫掉,也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柳鳴心中這般想道,但為了萬一起見,還是一催冥骨決,試著催動了一下靈海。

結果他神色頓時一變,並一下失聲出口起來。

「不可能,消失的法力,怎麼又恢復了。」

他催動靈海後,赫然發現體內法力不知為何的又恢復了許多,足有原先被那氣泡吞噬掉的一半之多。

更讓他吃驚的時,這股新增加法力雖然數量遠不如以氣泡吞噬前,但給其感覺卻似乎比以前精純的多了。

柳鳴驚喜之下,急忙再次觀察自己靈海。

只見看似氣濛濛的靈海還和原先一樣大小,但是所散發銀光更加柔和一些,同時給人感覺也比以前更凝實了兩分。

按照典籍中記載,這的確是法力提純過後才會有的徵象。

不過,法力提純不但萬分危險,還是一種極其消耗時間的事情!

一般只有在靈徒靈師卡在瓶頸上多年或進階未果,才會有人冒險加以一試的。

而修鍊者法力若是精純過的話,在同等境界下,體內可以容納儲存更多法力,並且在施展各種法術和催動符器靈器時候,威力也會有一定的增幅。

這對柳鳴來說,自然是一種難得的好事!

不用說,這股精純法力自然也是那消失氣泡做的手腳了。

柳鳴臉上喜色微微一收後,不禁陷入了沉吟中。

這一次思量,他足足用了小半個時辰,才再長吐一口氣的回神過來。

那氣泡到底是何來歷,為何會吞噬其法力,再讓其做了南柯一夢後又返還給部分精純過法力,這實在太錯綜複雜了一些!

他縱然腦袋想大了一圈,還是沒能捋清楚清其中關係。

「算了,不管怎麼說,那東西已經不再了。而用損失一半法力來換取另一半更加精純法力,也不算吃虧的。」柳鳴也只能搖搖頭的這般想到。

這時,他轉首向屋子唯一開啟的窗戶看了一眼。

只見窗外太陽高高懸掛空中中間處,並散發著微熱的陽光。

柳鳴雙目一眯。

他沒有記錯的話,他被拉入那古怪空間前的時候,太陽好像也是空中此位置上的。

看來他所經歷的南柯一夢,根本就是瞬間發生的事情了。

柳鳴心中這般想著,一下站起身來,推開木門的走出了屋子。

他站在小院中,在毫無遮攔的陽光中將手臂一張而開,感受著一股暖洋洋力量照映全身上下,心境不覺漸漸平靜了下來。

在那神秘空間中獨自一人的生活半年的,實在是一件考驗人意志的事情,

就算他現在想起來,也有陣陣的心悸後怕。

還好只是半年時間就從中出來了,若是再長一些,即使只是夢境,恐怕也會給他精神上留下不輕後患的。

柳鳴一想到自己精神,當即心中一動的睜開了雙目。

他才發現自己精神力比南柯一夢前似乎真有了一些漲幅,雖然不明顯,但的確有了增加不可。

柳鳴露出一絲苦笑之色。

如此一來,自己也稱得上是因禍得福了吧。

他如此想著,目光隨意一轉後,落小院外的一顆青色大樹上。

在此樹旁邊,原本有的一顆小樹,早化為一根光禿禿樹樁的豎立在那裡。

柳鳴見此情形,不禁會心一笑,幾乎下意識的手臂一抬,看似隨意的念念有詞起來。

「噗」「噗」兩聲後,兩顆拳頭大赤紅火球瞬間在手上浮現而出,再一閃後,就化為兩團紅光的擊在了青色大樹上。

「轟」「轟」兩聲巨響。

碩大樹木當即被滾滾赤焰包裹,片刻間化為一堆黑灰。

柳鳴原本微笑的面容,一